[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3月15日)
(博讯2020年03月16日发表)

    
    今天是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 第三十篇 为什么外国人不抄我们的作业
    
    晴天,温度达到摄氏二十多度。往年,这样的天气正是年轻女子炫耀身材的大好时机,樱花也自然成为年轻人的热门话题。
    
    今天的新增确诊人数仍在个位数。但解除封闭的迹象并不明显,有人说希望就在眼前了,三月底就可以解禁了,有人却说确诊病人的总数非常大,疑似患者的数目也很大。傍晚时一个歪歪倒倒的老太婆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为什么还不能出去。是啊,这也是我想问的。
    
    今天一如既往地搬卸米面肉蔬菜等等,无穷无尽,一直忙到晚上9点。累一点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种忙碌非常愚蠢。但仔细想一想,又觉得如果不这样可能还真是不行。就如同封闭城市和小区,假设不采取封闭的措施而像美日等其他国家那样,那会是什么结果。但是那些国家又是怎么回事呢。真的,有一种预感令人眩晕。
    
    我觉得自己穿越到了近代,盘着大辫子,站在河岸看那冒着黑烟的火轮船,一阵眩晕。周期性的循环往复,是中国历史的显著特征。那些洋人们到底在搞什么,好像啥都不做,又好像什么都做了,而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趴在窗前漫无边际地胡乱思索。差距在哪里,为什么不抄我们的作业。依旧茫然得一塌糊涂。
    
    网上一封《刘医生的求助信》,引来网友们的围观,对医院行政干部霸凌医务人员的行径愤愤不平。其实我们这里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学术权威是教育系统的领袖,手术台上的一把刀二把刀是一家医院的真正实力和本钱,大法官是真正掌握法律的人,很多外国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我们这里不是如此。我们看不懂外国人,外国人好像也看不懂我们。
    
    权力是我们的核心,我们都是在权力这座金字塔下生活的人。很多网友不喜欢欧美国家,其实从近代以后,自古传承的权力确实被染上西方世界的颜色。我们真心地学习西方的一切,而最后得到的却是可谓中西合璧的权力特色。我觉得世上没有比这更令人沮丧的事了。
    
    还是要说到封闭,现在我们仍在封闭之中。封闭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控制疫情,而我们除了封闭城市封闭居民小区,其实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不屑于美英的那一套,其实我们也根本学不了。试想,一个连医生们的口罩都难以保证的地方,怎么可能用病毒测量设备在商场甚至大街上鉴定测量病毒感染人员,检测人数一天以万数万计算。我们在小区商场测个体温就已经觉得非常非常现代化了。这怎么比。这很可悲,而且无解。就如同我们说,肆虐的权力是阻碍我们奔向文明的罪魁,那我们能不能驱除权力这个东西呢,回答是,不能。因为我们几乎人人热爱权力,追逐权力。一个人哪怕拥有了芝麻绿豆大的权力,他就可以俯视他人,可以侮辱蹂躏他人,我们哪怕只是拥有一个看守出入口的权力,就可以呵斥侮辱甚至教训那些必须从这里出入的人们。我们就喜欢这种感觉。咋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3/2020031602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