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3月23日)终结篇
(博讯2020年03月24日发表)

    编者按:观众朋友们,武汉知识人风中葫芦所撰写的《武汉疫情日记》自2月15日到今天已经写了三十八篇。今天是最后一篇。在这三十八天里,日记记载了武汉的封城生活,这里面有武汉人的恐惧、无奈、愤怒和泪水。《武汉疫情日记》与武汉作家方方的日记共同还原了一个真实的武汉。目前武汉疫情缓解,这个被封闭了60天的城市正在慢慢挣脱束缚在它身上的绳索。肺炎病毒并未远离这座苦难的城市,三千余个无辜的亡灵仍萦绕在城市的上空,但那些制造了这场惨绝人寰灾难的人仍在主宰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肺炎病毒从武汉登陆,走向全国并正在祸害世界。幸存的武汉人、中国人是否应该从这场灾难中感悟些什么,并为自己和子孙做些什么呢?
    
     今天是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 第三十八篇 (终结篇)
    
    温暖的天气使多数人脱去了线衣。根据经验,在真正进入夏季之前天气还会有所反复,一阵春雨过后天气就会转凉,但气温很快又会升起,直到人们真正穿上单衣,炎热彻底占据这座城市。
    
    伴随着花瓣的纷然坠落,青翠的嫩芽布满桃树那妖娆的枝头。勃勃生机鼓动着坐落于长江、汉水交叉之地的武汉三镇。自武昌起义武汉名声鹊起,依长江与盘踞于出海口的大上海同气相求同声相应,同为近代中国最具有现代文明气息的文化、经济重镇。
    
    今天它在这场瘟疫中以极端高昂的代价艰难挺立,但灾祸对于这座城市并非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们理应建立一座巨大的纪念碑,镌刻每一位逝者的姓名,记录下我们的哀泣和犯下的罪以及劫后余生者的沉思、忏悔和期许。非如此,我们无以安抚这座城市的灵魂,抹不去那充满腥臭味的血泪.........
    
    伟大,必以沉重为基。
    
    高尚,必在污浊中砥砺前行........
    
    现代和文明,如同租界、摩登、探戈、肥皂、香水、股票、威士忌、汉阳造、飞虎队、水兵等等这些名词,对于武汉这座以码头文化为特征的城市和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并不陌生,而且非常熟悉。而所有这一切直到某一天戛然而止,然后沉沦,直到重新浮出水面,喘息着,述说着往昔,如墨绿间的嫣红.......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而在这段日子里,我的目光只愿截取那段充满灰色和光亮的时间,之前太模糊,之后太过熟悉。藉此我逃避眼泪,逃避无情的喧嚣叫嚷声.......
    
    打开封闭已久的玻璃窗户,江风迎面而至,熟悉的汽笛声令人难以自禁。
    
    紧挨在国民政府大楼的民众乐园,文书巷的曲折幽深,孙中山铜人像后面的纸醉金迷,沿江码头的暗流涌动,昙华林的清净,胭脂巷这个我至今只知其名的神秘巷子,车站路烟熏火燎的气味、人群,令人怦然心动的火车鸣笛之声,大舞台、越剧院的丝竹莺语,小偷,流浪者,卖凉薯和瓜子儿的小孩,仿佛非常遥远的湖滨,烟云笼罩中的义士坟冢,九女墩........
    
    我是个没有理想的人,所有这些我觉得都可以有,无论你叫他自然秩序甚至市场经济什么的都无所谓。在我的世界里,只要有常识就可以生存,城市就足以延续,其他的都应该关进盒子里,之所以要关进盒子,是因为我们没法将之抹去,就好像我们的心中的恶与罪。
    
    我看见很多人正涌上大街,男的穿着严整,女的花花绿绿,他们没有重量,仿佛随风而至,他们在等待,在倾听,而声音好像过于遥远,于是他们听的更加认真.......,他们是未来者还是早已逝去的魂灵?我在高楼的一端,紧挨着窗台.........
    
    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这座城市的诗句,我觉的可以当做这部日记的结尾和告别。那其实是一首挽歌。
    
    真遗憾,那首诗已经找不到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20/03/2020032404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