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子打天下,儿孙分国産:王震不认儿子?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明镜网 
    
      邓 小平时代中共“八大元老”的后裔中的103人中多人在外国工作、生活或学习,共有34名元老后代在美国工作或拥有物业。这百余人中,43人开办了自己的公 司或是在私人企业中任高管,有26人是中国大型国企的高管。仅王震的儿子王军、邓小平的女婿贺平、陈云的儿子陈元这3人在2011年就掌握着总计资产超过 1.6万亿美元的国企,这相当于中国年度经济产出的五分之一。
    
      从共产主义的红色接班人到富可敌国的大商人、大买办乃至窃国者,衹有短短二三十年,这是红色权贵们最初的迷茫,还是最后的疯狂?
    

  王震不认儿子的虚僞一面
    
      彭博新闻社对邓小平时代中共“八大元老”的后裔中的103人的财富情况进行的追踪调查,通过上万字的文字报导和动漫图表,揭示了他们的财富与父辈权力之间,以及他们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彭博社称,为了进行调查该社追踪了103名的元老后代及配偶,查阅数千份公司档案、财产明细以及官方网站和案卷,并且采访过十多位生活在大陆和美国的后代们。
    
      八大元老“邓小平、薄一波、陈云、宋任穷、彭真、王震、李先念,杨尚昆”在天之灵如果看到今天富可敌国的子子孙孙,是会有耻于见人的一脸羞愧,还是会露出会心且满足的微笑——这正是当年他们精心布局自己子女接班的必然结果,着实引人联想。
    
    
老子打天下,儿孙分国産:王震不认儿子?

    
      或许为面子计,他们中的一些人也会装出王震的不满和愤怒,正如彭博社的文章中所描述的——1990年,王震将军躺在北京一家军医院的病床上对一位前来探 望他的访客说,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几十年前他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一个人人平等的无产阶级乌托邦战斗,他是共产中国的革命元老之一。但其曾高举的共产主 义的理想却被他崇尚资本主义的子女们彻底毁掉了;王震的孩子们成为中国金融业、航空业和计算机业的商业大佬。“一群王八蛋,”王震这样告诉来访的客人, “我不承认他们是我儿子。”
    

  高官之后处处染指,不停揩油
    
      一位曾在国企担任高管的厅局级干部为元老和太子党们开脱说,王军﹑贺平﹑陈元掌控1.6万亿美元资产的说法带有严重的误导性,中国庞大的国企与西方私企截然不同,很多太子党是代表国家持股或掌舵,他们支配不了“掌管”的所谓资产,因为真正的后台老闆是“党组织”。
    
      但世人皆知,中共高层裙带比比皆是,由来已久,从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大官的子女大捞,小官的子女小捞,捞钱﹑捞权,从国家命脉央企到党政各个实 权部门,再到解放军四总部等核心机关,这群高官之后处处染指,不停揩油,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行“窃国”之实——实打实的遵照并实现了这些元老们红 色江山由自己的后人全面接掌的夙愿。
    
      远的不说,已经被官方证实了的薄一波后人的财富有多少?仅一个项目,参股的英国商人海伍德的预期利润分成就高达上亿元人民币,操大盘的薄熙来家能赚多少?他的几个兄弟薄熙永﹑薄熙成﹑薄熙宁又哪个不是身价不菲?
    
      另外,在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大上,山西副省长、李鹏之子李小鹏当选候补中委,虽然在171人名单中得票倒数第一,但仍不影响其扶正官至正部,谁又是背后推手?
    
      俗话说得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看看民间又是怎样评论的——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莫知许在推特上评论:“简单说,彭博、纽时、华尔街这几篇报道,比大陆所谓媒体63年来所有报道加起来所揭示的高层真相还要多。”
    
      他进一步指出,“中国式改革开放,给予了许多人由极权到开明威权的期待,尤其是在加入WTO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许多人甚至认为这一转变已然接近完成(在 下也曾于此摇摆过),但和谐社会政策背后的新极权体制,在2005年以后逐步强固,在今天再谈转型为开明专制,已经缺乏相应条件了”
    
      在腾讯微博上,针对彭博报道中披露的中共八老孙子女辈很多留学海外私立名校,网名“帅律师”的网友一针见血地评论说:“红二代捞钱、红三代花钱。”
    
      网民“巴山秋雨”则认为:“红二代是主力,加上改革右派势力新贵,国家就成为这些人的家了!”
    
      《南方週末》记者刘俊在新浪微博上写道:“看完彭博的雄文,失眠了。一部分是因为我们做不出这么牛逼的报道而惭愧,更多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如此庞大的利益 集团真面目,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我在做的能改变这个国家多少呢?我们13亿普通的中国人真的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吗?”
    
      如今,王震的两个儿子正计画将位于中国西北的南泥湾开发为一个16亿美元的旅游景点——绝对的大手笔。
    
      南泥湾解放前曾是王震的三五九旅开展大生产运动的地方,一度在官方颂歌里被誉为“陕北的好江南”。
    
      当然,被隐秘起来不为人所知的,还有和当时其他兄弟部队一样,王震领导下的三五九旅在南泥湾也曾种植过鸦片。和国民党控制地区的鸦片贸易一度是陕北中共 的主要财政来源。当年毛泽东和他的中央红军被围堵在贫瘠的陕北,来自莫斯科和共产国际的外援被切断,十几万人的吃穿等开销都要依赖鸦片生产和贸易。这段历 史因为过于骯脏而在建政后被中共所严密封锁。
    
      如今南泥湾旅游开发项目的主导人之一就是王震的儿子王军。他曾经帮助建立了中国最大的两大国企帝国:中信集团,这是一家国有投资巨鳄,解放后首家在海外出售债券的中国公司;中国保利集团,一度隶属军队,向非洲出售武器并在非洲开采石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02287005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揭秘中国高官子弟 红色家族掌经济命脉 (图)
·王国信: “红色家族”式新富阻挡了多少草根崛起
·红色家族是富豪三大来源之一 须限制政商结盟(图)
·“红色家族”的财富传奇缘何又被翻晒?/何清涟
·何清涟:漫谈中国的“红色家族”(全文)
·荣氏红色家族的兴衰/林保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 联合国:中国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对其政策“洗脑”
  •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 桃花源记的丑陋
  • 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 ACallforaUNInvestigation,andUSSanctions,ontheHumanRigh
  • 搴熷瀮鍔犲簾鍨冭繕鏄瓑浜庡簾鍨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川普掐住了习近平的咽喉
  • 张成觉名著的改編
  • 吴倩救恩之母:”反基督”将公然宣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
  • 谢选骏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 东海一枭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 谢选骏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 东海一枭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 张杰博闻中共恐惧的事快到了子弹也击落不了它
  •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 郭知熠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 谢选骏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 金光鸿让侵略者在理性的战场上被我们征服--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
  • 谢选骏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 李芳敏144000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 金光鸿共产亡于共管,共管长治久安
  • 璋㈤夐獜鏂囬泦鐙鍙娇涓撳埗鍥藉閬垮厤杩呴熷穿婧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联邦的频频天灾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影星黄晓明卷入股票操纵案有望无罪
  • 瑞典医生获准探望桂民海
  • 美国之音记者山东采访孙文广被拘6小时获释
  • 法媒关注土耳其危机是否会扩散?
  • 德国紧缩企业并购法 引来点赞和批评
  • 特朗普签破纪录国防预算遏制中国膨胀
  • 伦敦议会楼前汽车撞伤多人 被疑恐袭
  • 朝鲜高丽旅行社停办外籍旅客签证 理由不明
  • 特朗普签国防授权法 加强军力应对挑战
  • 蔡英文获美突破性待遇 北京重申反对此类过境
  • 在朝鲜的日本男子被拘或因拍摄军事设施
  • 解读经济数据 中国金融界与外交界有不同焦点
  • 美台关系又一突破:蔡英文过境获准公开演讲
  • 经济学人警告香港日严的政治审查将损其宜居排名
  • 香港终审法院裁定港府须付黄之锋等人诉讼费
  • 多艘美国煤炭货船为避免新关税赶赴中国
  • 土币暴贬大陆旅客趁机抢购Chanel等名牌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