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穆文斌 纽约报道)2015年10月6日,旅澳女作家 、《黑墙里的幸存者—父女囚徒》与《红狗》的作者齐家贞演讲会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著名作家郑义,独立学人王康,《北京之春》杂志发行人于大海,《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北京之春》杂志总经理薛伟,著名时评家和作家陈破空,耶鲁大学教授康正果,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和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公民议报》主编王雪笠(空气)女士,学者翁寒松,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副主席陈立群女士,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女士,《中国人权》周刊主编一平,西诺等近百人参加演讲会。
    
    齐家贞女士1941年出生于中国重庆,她从小天资聪颖好学,立誓要成为中国的“居里夫人”的阳光女孩,因为她想要出国留学,被人告密陷害,被重判十三年,1961年入狱,1971年十年后得到提前释放。1987年46岁的齐家贞出国到达澳洲重新开始自由的生活。
    
    齐家贞父亲齐尊周1912年出生,曾经留学美国,原国民政府时期南京市公共汽车管理处处长,一位曾经留学美国的青年才子,一位心怀救国报国宏愿的热血男儿,在国民党战败后,毅然拒绝了权利金钱的诱惑,留在了中国大陆,渴望能够学有所为,报效养育自己的热土。不料却被冤入狱23载,出狱后已韶华早逝,家庭破碎。感慨人生之余,觉得有负家人。三十年后,七十二岁的他再次远渡重洋,徒手打天下,并于82岁高龄之际,在美国买下一家旅馆作为子女的出国担保。1998年,齐家贞父亲齐尊周在洛杉矶长堤自己的旅馆里与世长辞,享年八十六岁。
    
    齐家贞作为本色作家,晚年先后出版《黑墙里的幸存者-父女囚徒》(原《自由神的眼泪》),《红狗》。《蓝太阳》,《蓝月亮》,《蓝星星》系列著作即将定稿出版。
    
    齐家贞于2008年在澳洲注册成立了非盈利机构“齐氏文化基金会”,以父亲不多的遗产,朋友的捐赠和她本人的养老金,每年颁发“推动中国进步奖”,至2015年已经颁发到第八届,今年颁发给维权律师唐荆陵,奖金5000澳元。
    
    齐家贞女士表示,她一生中有贵人相助,如果一次两次这是巧合,不足挂齿。她一生之中,贵人大大小小从来没有断过。这次来纽约举办演讲会,也是贵人相助。她小时候两次差点失去生命,也有贵人相助。1987年去澳洲留学,申请签证,也得到贵人帮助。生病中风,也有人救命,打电话给老公,送进医院,医生说如果晚了就可能救不了。
    
    她表示,在监狱中十年,出狱后全部希望是爱情,但是失败了。后来去澳洲求生存,求发展,也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特殊照顾我。她没有沉伦,没有堕落,也是有贵人相助。
    
    齐家贞自问:为什么写书?年轻时候的理想就是做居里夫人,但是当六个警察来抓她的时候,她的美梦破灭了。她有一个梦想,就是把这些故事写下来。终于她“怀胎”四十年,“生产”下来,就是现在出版的两本书。
    
    她今年75岁,以前经常染发,今年她白发苍苍来面对大家。她把著名作家郑义请来参与今天的演讲会,郑义白发苍苍,她也是白发苍苍,以真实面貌示人。
    
    有人说,齐家贞写的书谁看?有人说,挣钱吧,不要写。她说,她写的书是自己的忏悔录。她可能会忘记狱友的名字,因为很多人已经死了,很多人不能写下自己的故事,她要把狱友们的故事写下来。
    有人把她写的书送到她曾经坐牢的四川省第二监狱,现在的重庆市监狱,第一本书翻烂了,第二本又送进去。她写的收卖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流传下去和多少人看过,这两本书代表中国受苦难的家庭,代表中国上亿的受难幸存者。
    
    《红狗》是她出狱后到出国前的故事,讲述家庭和爱情,与以前的书不同。如果一个人被推到河里喊救命,和一个人自己掉到河里喊救命是不同的,这是时代制造的悲剧。
    
    齐家贞透露她的写作计划,《蓝太阳》是写她46岁后在澳洲拼搏和生存的故事,学英文,和一个澳洲人结婚。《蓝月亮》是写她和现在的先生到今天的故事。《蓝星星》是她所有的短歌和小说。她总结自己的写作,就是三种色彩,红,黑,蓝。“红”是《红狗》;“黑”指《黑墙里的幸存者-父女囚徒》;“蓝”是指《蓝太阳》,《蓝月亮》和《蓝星星》。她还打算定电影剧本,搞小说创作。她认为写作是非常艰苦的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北京之春》杂志发行人于大海认为,齐家贞20岁以莫须有罪名入狱,中共黑暗统治没有推翻,刘晓波,高瑜,王炳章等还在中共监狱里。齐家贞的书对大家是一种鼓励,有利于推翻中共专制政权。
    
    来自陪都重庆的独立学者王康先生和齐家贞女士有共同的家乡,同为重庆人。他透露,著名作家郑义正在写一本关于抗战的书,可能超过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
    王康认为,当年法国作家司汤达写作《红与黑》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后来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现在齐家贞女士写的“红与黑”系列作品,是现代版的《红与黑》。
    
    有人认为齐家贞的作品文学价值不大,主要价值在于历史。王康认为《红狗》在文学方面有独到之处,齐家贞开创中国文学新的道路和,也是中共暴政下的女性写作的新道路。齐家贞的作品,是讲她的生活,也是爱的文学宣言。
    
    王康认为,20世纪是女性沉默的世界,男性主宰了世界。欧洲女作家写作主要以家庭生活和爱情为主,女性只是有自己生活的世界写作。20世纪也有少数优秀女性作家,张爱玲,冰心,丁玲,萧红等。
    
    齐家贞的作品,王康认为已经超过欧洲和中国全部女性作家的作品,这与她十年监狱生涯有关,让她的写作,告别其它传记作品。齐家贞没有看过多少文学作品,只有雨果,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等作家的作品,但是这几位作家的作品已经足够了。
    
    齐家贞作品中的故事和细节,打动人的是人性的光辉。王康注意到齐家贞的发誓,父亲和自己坐牢多年,狱友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自己只能用文字写下来。齐家贞的写作状态接近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当年也是发誓为亡父申冤,才去创作写下作品。
    
    王康留意到,齐家贞的誓言,齐家贞的感恩,她的一生没有白过。她一生遇到很多贵人,可能是上帝之手。郑义先生是虔诚的基督徒,齐家贞不是。
    
    齐家贞没有漏掉监狱里的狱卒,王康透露自己父亲也曾在四川省第二监狱(现重庆市监狱)被关了八年之久,最后也是莫须有的罪名,说是关错了,就放了,没有任何说明,白白关了八年。
    
    齐家贞的写作,有很多四川方言和重庆地方语言。中国白话运动,被中共利用,现在全是毛体和中共语言。齐家贞打开了另外一个门户,用家乡纯朴的语言和文字写作,她是语言大师。
    
    王康指出,托尔斯泰也是用方言写作,索尔仁尼琴写作《古拉格群岛》有大量监狱里的黑话,大大丰富了俄语。齐家贞用大量重庆方言写作,不能否认齐家贞的文学创作。
    
    文学是最能记录一个民族的命运,“只有美才能拯救世界”,这是闪着光芒的真理。王康认为,莫言和高行健两位华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莫言是中共党员,高行健已经加入法国国籍。中苏两国都有深受共产党影响的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文学应该拯救一切,基督是救赎精神,这个比瑞典文学院的标准高多了,当然诺贝尔奖是一个国际标准。齐家贞的作品是拯救,索尔仁尼琴最终回到了东正教的怀抱,宗教永远存在。
    
    王康认为,齐家贞的作品是她的忏悔录,也是自我审判。在中国作家里,齐家贞是一位纯真的女性,她年轻的时候想做居里夫人。经过40年的“孕育”,只有这位中国女性用文字来表达出来,只有齐家贞这一人。
    
    中国从林昭以来,还有高瑜,中国男性作家太不称职了。王康坦言,齐家贞的“红与黑”,还有“蓝色”系列,是她孤独和无所畏惧的奋斗。
    
    来自重庆的著名作家郑义最近在写一本关于抗战的书,很少参加活动。但是,郑义为齐家贞的作品所感动,特意写了长长的一篇读后感。
    
    郑义是重庆人,齐家贞书中写到和平路,他对此非常难受,他大姐在和平路疯了。大姐看到一个又一个运动,她作为一个旁观者,最后吓疯了。她每天半夜站在床上,扒着牢房似的高高的小窗朝街上惨叫。在他的印象里,和平路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郑义年轻时,读过俄国作家写下的文字,大意是:每一个反抗沙皇专制的囚徒,都会献给我们一部苦难的关于监狱生活的自传。为什么这么说?郑义最后选择了逃离中国。他不反对揭露黑暗,他也是从那里出发的。但黑暗,或者具体地说共产极权那种邪恶的创造力是无与伦比的,任何一个作家,任何人类想像力无法企及。
    
    郑义曾把写作《一九八四》的作家奥威尔奉为先知,因为在他的著作中,对于极权黑暗的想像和预言达到极点。但是,面对眼下的中国,奥威尔能说什么呢?极权主义的最新变种竟然可以控制空气,人工制造“阅兵蓝”,实名购买菜刀。
    
    对于每一部囚徒自传,郑义都是比较苛刻的。每一位反抗共产极权的囚徒,都需要重复一遍我们早已熟知的残暴吗?
    
    郑义认为,齐家贞是诚实的人,她的作品是一部公正的公人回肠荡气的书。齐家贞并没有自我美化,而对自己进行了严格的审判。她不加掩饰地写出在狱中的自我改造,“活学活用”,被狱卒的“信任”所奴役种种。十年铁窗出来,为共产党辩护,让家人惊讶,说她“比省委书记还要进步”。
    
    齐家贞父亲是被她连累的,她先出来,探监时还要批判父亲的顽固不化。这种忏悔精神是绝大多数自传性作品所缺乏的,是齐家贞作品的亮点。
    
    郑义认为出卖齐家贞的线人蒋忠梅一家也写得好。许多细节也写得好,如拿马桶当镜子,吃蛔虫,吃死孩子,饿得要死,“连长在树上的青花椒米米也抹下来吃。吃了过后,两片嘴唇麻得像两块木板,失去知觉。
    
    郑义指出,齐家贞笔下性格丰满而令人敬重的,首推与毛泽东势不两立的熊兴珍。这是一位家庭妇女,性情温柔的女人。她的罪行是用毛语录塞老鼠洞,加上被逮捕时高呼“打倒毛主席”,更多的没有了。熊兴珍的解释是,拿毛语录塞耗子洞是因为大小正合适,呼喊“打倒毛主席”是因为来抓住她的人把她激怒了。有意思的是,她根本不认为自己错了。
    
    狱卒命令熊兴珍向毛像低头认田大口,她总是“身子却不露行迹地一点一点偏离毛像,直到转过去四十五度。”她的头始终没有正对过毛像,她只是用一个小小的执拗的动作坚持她的全部信仰。在那种场合,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可能招致当场打死。郑义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势不两立。熊兴珍这个小小的动作,同样是一个“势不两立”的精神象征。
    
    毛泽东曾辩解:“我们不是靠杀人来统治。”其实他心里明白,他正是靠杀人来统治的。从“富田事件”到“镇反”,“文革”,最重大的几波屠杀甚至滥杀,都是毛亲自发动和指挥的。它传达了一个信息:只要你敢于反抗,哪怕仅仅是一句话和一个动作,杀无赦。绝大部分受害者都把这种残暴归于执行者,而善良地认为毛并不知情,被蒙蔽,经是好的,被念歪了。
    
    熊兴珍因为与毛泽东的直接对搞被捆绑多次,从不认错,捆着还说:我当反革命,当反革命死。熊兴珍有一次被捆绑后,齐家贞被命令帮她写悔过书,她的口授仍然是:打倒毛主席!毛主席来了吃不好,穿不好,耍不好。蒋介石来了吃得好,穿得好,耍得好!打倒毛主席!坚决打倒!她被关进小号,又发明用厚敦敦的牛皮菜当黑板刷子,不断把旧标语刷掉,再写新的。
    
    这个把希望与信仰建立在广柑上的温柔妩媚的女人终于被他们谋杀了。她被戴上手铐,在刺刀押解下去参加“宽严大会,丝毫没有觉察肃杀之气,还以为即将获释回家。监狱长宣布”熊兴珍死刑,立即执行”时,她呕吐了。
    
    齐家贞的回忆录中写到好几个精神状态十分微妙的女囚。她们游移在发疯和半疯之间,似疯非疯和清醒却又不完全清醒。齐家贞笔下的另一位女囚王大芹,她是一个优秀的女大学生。
    
    齐家贞第一次看到王大芹那个坑坑包包奇形怪状的大铝碗时,就确认它是举世无双的。据说五大芹父亲是大地主,被新政权镇压后母亲改嫁。王没有和父亲“划清界限”,却与母亲划清界限。母亲寄来一双布鞋和一个大铝碗,布鞋被她扔进马桶,铝碗则被她当作气筒在地上砸扁。砸扁千百次,同监犯人千百次捡起来敲平,给她盛饭。
    王大芹原判四年加刑五年共九年,刑期届满被狱吏捆了一绳,据说是想治治她的疯病,松绑后,齐家贞试图帮她把扭曲在背后的双手放回前面,她却像触电一般尖叫起来。齐家贞这才明白久绑的手只能让它一丝一丝自行复出,否则如同再次上刑。
    
    齐家贞写道,有一天,两人一起扫地,王不扫,手握帚把站在那里唱歌,齐摧她往前扫,不要钉在那里不动。不料王用帚柄重重地照齐家贞头上一击,打得齐眼冒金星。王大芹紧忙道歉道:手是我的,但不是我自己要打。王大芹精神出现问题,很像是比较严重的双重人格。再一次,王和刘一起站在报架前看报时,她突然指着大批判文章说:这又是搞白色恐怖了。
    
    又一次,她用手指指着“三忠于”和“四无限”的新闻笑道:这是办不到的,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事物,“无限”就是把事物绝对化,就只能流于形式了。一针见血,振耳发听!齐家贞感到,透过王大芹似痪非疯的话语,她看到了真理的光辉。郑义认为这一段写得好,闪亮的真理,闪亮的文字。齐家贞具有这种条件:不仅观察细致入微,有文学修养,还跟她们朝夕相处多年。
    
    郑义指出,齐家贞书里还记叙一个“令人毛骨耸然的有峨边农场,一万多人,三年大饥荒下来,只剩下一千多人。“每天早上,任何一个还活着的犯人,必须先拖两具尸体扔进山谷里,才准吃早饭。”这些死亡边缘的犯人还要劳动,而且是拉纤。最恐怖的事,狱吏的鞭子不敢打下去:没有人还能经得起轻轻一鞭,一鞭就打倒一个人; 只要一个人倒下,二三十个人就都会被拖倒,一个接一个,倒下便断气,没有一个能再站起来。
    
    郑义质疑:为什么这样震憾心灵的画面没有产生出像列宾《伏尔加河上的纤夫》那种伟大的作品?无论是文学,绘画,音乐。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认为,齐家贞在书中引用了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但是雨果的《悲惨世界》用词在齐家贞的书中份量太轻。雨果《悲惨世界》和鲁迅文章中的人物最多生活在八层地狱里,就已经把词用完了,我们在十八层地狱已经没有词可用了。
    
    胡平认为,中共洗脑术在齐家贞身上是成功的,但是用在她父亲齐尊周上是不成功的。中共洗脑术是利用人的趋利避害的本能,改造人的思想,接受改造就有好结果,不接受改造就没有好结果。
    
    齐家贞在监狱里接受改造认罪,获得提前释放。齐家贞父亲齐尊周坐满才出狱,后来才知道被抓理由不成立。中共思想改造,有主动和被动的压力,齐家贞后来认为自己有罪,释放出狱后,家人认为她“比省委书记还进步”。
    
    胡平指出,《古拉格群岛》中的洗脑方式威力无穷,大部分人没有斗争经验,很多人没有成为反革命,就宣布是反革命。20岁的齐家贞,只是有点不满,想出国留学,满脑子就是中共伟光正。齐家贞被宣布有罪,因为她相信共产党,认为自己有罪。
    
    中共政府教训你,不会怀疑有错,认为自己被抓就是反革命,心理学上的暗示,真象他们产的罪犯。
    
    胡平反问:为什么齐家贞父亲齐尊周拒绝洗脑?因为齐尊周老先生本来就不认可共产党,不信共产党,他有心理基础。
    
    胡平认为,人的观点,特别是政治观点,喜欢与别人沟通,别人赞不赞成是一个标准。共产党整天宣传党国观点,有些人就扛得起。纳粹时代,天主教徒就扛得住,个人是扛不住的。
    
    孟子说过: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有些人受不了中共的摧残,成为自己的信仰。
    
    齐家贞表示,她写的书是父亲和她的故事。她回忆,到澳洲后,牛刀小试,写了一篇她和现在先生相识相爱的故事,复印了60分,寄给全世界很多朋友,效果好极了,很多人表示非常好看,这篇文章后来获得了金奖,奖金2000澳元。
    
    齐家贞是一个60岁的女人,回忆20岁的女儿。她回忆,年轻的时候看《赵一曼》,就想当赵一曼。一心想当英雄,但是结果成了狗熊。
    在劳改队,齐家贞检举别人,但是有一个底线:一个人知道的事不说,大家都知道的才说。 她透露,有一位狱友写了一封信,没有标点,但是她翻译出来了,最后成为这位狱友加刑的理由,她感到终身忏悔。狗熊活下来了,英雄死了,有的吊死了,有的枪毙了。
    
    《北京之春》杂志发行人于大海表示,中共的思想改造非常不成功,所以才有齐家贞女士今天的作品。《北京之春》杂志总经理薛伟也有被洗脑的过程,但是也没有成功。他表示,非常敬佩这些人,表现了人性的光辉,非常积极的人生。
    
    著名时评家陈破空表示,他表示对齐家贞的敬意。他认为,齐家贞的作品每一个章节都有血有肉,写得风声水起。齐家贞被捕时举手的细节,公安问,你母亲是谁?在哪里?她母亲没有责怪,也没有哭喊(此时陈破空深受感动,说不出话来),平静地说:唉,家贞,楼下的饭馆,你想不想吃点什么?
    
    陈破空想起他坐牢的故事,想起他的父亲。他父亲总是说儿子是对的。小时候,他爱打架,喜欢给别人取外号,他父亲也说:我儿子没有错。他长大后,爱看《三国演义》,因为参与六四学生运动坐牢,他父亲也说:我儿子是对的。父亲的话是很盲目的,但是这一句话鼓舞他一生。每当他遇到困难,他就反问:父亲会同意吗?因为他8岁失去母亲。
    
    齐家贞的“红与黑”,体现了中国式的悲剧。陈破空认为,悲剧的生命力比较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比四大喜剧更有生命力。整个中国就是一个悲剧。
    
    齐家贞从小有远大的理想,小时候想当居里夫人,结果她43岁才读大学,46岁出国到澳洲重新开始,这是苦难与激情的交响曲。陈破空没有想到,在监狱里女犯间也存在爱情,恋情之外还有第三者。但是,火热的激情只能面对冰冷的现实。
    
    陈破空表示,以前的人听到国际歌也感到激动。齐家贞把过去的经历写下来,她在写历史。
    
    耶鲁大学教授康正果认为,齐家贞和父亲齐尊周是中国黑暗统治下的幸存者。有两种幸存的方式:优化幸存方式和劣化幸存方式。根据适者生存的原则,比较低劣的人可以活下来。
    
    共产党从创立开始,革命,逃到延安,抗战,定都北京,共产党也是幸存者。国共两党斗争,共产党是斗争幸存者,非人性的东西多一些。
    
    共产党从土地革命开始寄生,打土豪拿到金钱和粮食养活自己。共产党又寄生在抗战中,破坏抗战。1949年,共产党也是国共内战中的幸存者。毛泽东说过: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朋友就是共产党的寄生者和利用者。
    
    齐家贞父亲齐尊周在国民党政府工作过,共产党掌握政权后,他以为新政权会量才而用。领导说国民党100%腐败,他站起来表示不同意,至少他不腐败。齐尊周老先生受齐家贞连累,被判刑15年。
    
    唐正果教授认为,1949年后出现两次记实性文学,五十年代回忆民国历史,用回忆掩盖打土豪分田地壮大中共的历史,共产党在抗战后方幸存。
    
    唐正果教授和齐家贞是同代人,也是长在红旗下。著名画家陈丹青谈民国,称“民国范”。共产党把好的说成坏的,把坏的说成好的。
    
    齐家贞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不让参加高考。齐家贞没有想到蒋忠梅被引诱到反革命集团当线人,这了是优化的幸存方式和劣化的幸存方式。正中因为蒋的弟弟告诉齐家贞,齐才知道蒋是线人。
    
    唐正果教授认为,1949年后,一个正直的人想走优化幸存的人很难生存。齐家贞在监狱里学毛选,积极表现,这是她幸存的方式,她不可能象熊兴珍一样。
    
    1949年至今,对共产党的反思回忆文学产生,齐家贞的写作,一泄千里,象水库一样。这种记忆的分享,使得第一次记实文学彻底破产。
    
    来自重庆的“《公民议报》主编王雪笠(空气)女士表示,她和齐家贞姐、王康老师、薛伟兄、郑义老师都是陪都重庆人。看过电影《一双绣花鞋》的人可能知道,重庆是一个遍布“国民党特务”的“黑窝”,他们正是这个“黑窝”里“前朝余孽“或者说”战犯“的子弟。
    
    雪笠表示,她读家贞姐的故事,仍然是每读几句话,以就要刺痛一下,就要把眼睛移开,鼓起勇气再移回来。家贞姐住的较场口和她住的七星岗,都是国府军政人员聚居的所在。家贞姐被绑走的那个简陋的蜗居,和她出生和长大的家,和她爷爷战友们的家,简直差不多的模样。
    
    齐家贞小时候成为居里夫人的理想,也是王雪笠的理想。在这团黯淡的苦闷的色块上,齐家贞却以她少女的抗争抹上了鲜丽的一笔,再用她数十年的坚持,不断追求,不断向上,一笔又一笔,将生命再度刷亮。
    
    王雪笠指出,大西南尤其重庆,是一个女权相当张扬,甚至可以说相当“张狂”的地方。“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袍哥文化从反清复明开始就成了四川的传统。最初的袍哥禁止女性入会,清末就开始有了女袍哥和女舵把子,参国辛亥革命的女袍哥不在少数,这里面最出色的女杰首推王三大娘和杜黄。四川保路运动兴起时,王三大娘以81岁高龄率领女袍哥同志军攻打县城,而且还攻克了。后来这两位女英友取代了关公,成为重庆各个女袍哥组织参拜的偶像。
    
    重庆女袍哥的总堂就设在黄桷垭的高玉林茶堂,她的创办者就是重庆第一号女袍哥薛智有。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颁布后,薛智有创立女子袍哥组织“巾帼社”,其它女袍哥组织最盛的时候多达两百多个堂口。
    
    1950年,中共组织元旦大游行,薛智有公然带妇女上街反对。4月,中共重庆市军管会在菜元壩广场召开七万人大会,以破坏学生爱国运动为名,将薛智有公审枪决。
    
    薛智有烈士牺牲了,抵抗却没有结束。从薛智有想到了林昭和张志新,有一群中国人,她们从来没有上当,她们一直醒着,她们自始至终为自由中国而战。
    
    王雪笠认为,她们不该被遗忘。不服输不言败的齐家贞,奋斗不止的齐家贞,浴火重生的齐家贞不孤单,在中国有千千万万,她们就是自由女神。
    学者翁寒松认为,齐家贞的作品有社会政治意义,也有很多文学手法。中国人比较容易忘记和失忆,集体健忘,集体造假。文革的灾难,也是中国人的集体犯罪,恶性循环,文革简单地归结于几个人,做恶者选择新的方式继续作恶。
    
    齐家贞写的作品,是新的一种伤痕文学,唤醒了记忆,有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和张戎的《虹》一样,强化了记忆,把这些犯罪的人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里有一个大我和小我的关系。齐家贞的成功在于实现了社会性和公共性,文学在这里是不可替代的。中国从一个正常的社会变成一个不正常的社会,老人跌倒了不敢扶起来。
    
    齐家贞用人民生活百科全集的手写到社会人性恶的问题。《水浒传》也是反映人民真实的生活,齐家贞的文学手法评价很高,她有天才,驾驭文字能力非常强。
    
    高光俊律师表示,他当年在重庆学习,没有齐家贞这样的经历。他认为,齐家贞这样的经历,文革期间很普遍。他伯父被关,被活活打死。文革到现在,这样的故事天天发生。
    
    有些人关了很多年,没有跑出来。有些人跑出来,没有写下来。这 是体制的问题,这个体制不结束,这样的故事仍然发生。
    
    他认为,我们今天读齐家贞的书,应思考怎么结束这个体制 ?文革时齐家贞在监狱里,整个中国是一个大监狱。美国监狱只是没有自由,在中国文革期间,农村出村都要路条,中国就是一个大监狱。
    
    今天的中国搞经济,就是一只猪,吃饱了就什么也不要想,象猪一样生活。我们对共产党不要抱任何幻想,希望大家支持齐氏文化基金会。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表示,2007年看到齐家贞的书很感动,从社会角度是证据,齐家贞太真实。王军涛平时也喜欢看人物传记,齐家贞写的都是我们经历过的事情。
    
    他认为,我们来自不同的世界,将来离开回不同的世界。齐家贞误入红尘,她应该很累,她的表现,选择了真诚,让大家感怀。齐家贞的人生态度是感恩。她反对共产党,无怨无悔无恨,只有爱。
    
    齐家贞是一个心灵纯洁的人,受过很苦难的人。有人说,坐过五年牢的人比较固执,有一些常人没有的性格。这样的人有一些生存方式,才能从监狱里了生存下来。
    
    齐家贞大姐误入红尘,这样的经历,只有前苏联和中国才有。胡平说作家把第八层地狱的词用完了,我们在第十八层地狱已经没有词可用了。怎么办?我们只有改变这种制度,投身到这场运动和革命中去,下一次做的更好,早日结束这个制度。
    
    《中国人权》双周刊主编一平感谢齐家贞坚持传统的价值观,中国几十年对人性的消灭,被黑暗吞噬的时候,很多人在奋斗。我们不要忘记,身体被消灭了,但是人的精神是永存的。
    
    一平表示,读这些苦难的回忆,明白中共政权是金融反文明的政权。生活在所谓“新中国”,优秀品质被失去。中共政权的本质,继承中国最黑暗和极权的力量。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品质消来了,黑暗胜利了,反文明胜利了,这是文明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
    西诺先生认为,有些人按中共方式来做,有些人归结于中国传统,其实共产党才是邪恶和痛苦的根源。在共产党统治下,永远不能安宁。抛弃阶级斗争,才是一个大写的人,对得住自己的一生。
    
    齐家贞总结演讲会表示,齐氏文化基金会将2015年“推动中国进步奖”颁发给维权律师唐荆陵,奖金5000澳元。有人说她做了毛泽东的好学生,共实漏了一句:恐惧!小时候,我家附近枪毙人,最多80多人。这种恐惧从1949年开始,她一个十岁的孩子,由于恐惧,牙齿上下发抖,被逼迫检举父亲贪污。她指出,我们做的事非常为有意义,感谢薛伟先生,才能成功举办此次演讲会。
    
    (全文完)
    
    (以下照片均由博讯记者穆文斌 拍摄)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齐家贞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于大海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黄翔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陈立群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王康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郑义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胡平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陈破空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康正果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王雪笠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翁寒松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高光俊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王军涛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一平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西诺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齐家贞
    
    旅澳女作家齐家贞纽约演讲会讲述中国“红与黑”(图)
    齐家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46717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义:守护心灵深处的光辉——在齐家贞《黑墙里的幸存者》讨论会上的发言
·雪笠:追求自由的中国女性——在齐家贞书会上的发言
·茉莉:在写作中凤凰涅槃——读齐家贞《黑墙里的幸存者》 (图)
·尊者达赖喇嘛,圣地达兰萨拉/齐家贞
·言论不自由泛滥到了自由世界——伦敦书展拾遗3/齐家贞
·言论不自由泛滥到了自由世界——伦敦书展拾遗/齐家贞
·蒋忠泉,藏汉同胞永远铭记你!/齐家贞 (图)
·记廖亦武澳洲之行/齐家贞
·齐家贞给艾晓明的一封信
·我发誓,我活着,我要写/齐家贞 (图)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齐家贞:一个非正常活着的人(代后记)
·廖天琪:浴火重生齐家贞——为《红狗》序
·齐家贞:晓波不在家,刘霞,我与你作伴
·齐家贞: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
·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澳大利亚)齐家贞
·一隻折斷了翅膀的雄鷹——紀念父親齊尊周逝世十周年/齐家贞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右派兄弟之歌/齐家贞
·马力,别忘了天安门屠城的冤魂/齐家贞
论坛最新文章: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比利时9岁天才男孩将大学毕业 想读博士
  • 《回声报》:菲利普最终推出退休改革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