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官员称死囚捐器官之说被曲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8日 转载)
    中国官员称死囚捐器官之说被曲解


    中国被指大量利用死囚作为移植器官来源 (AFP)
    
    中国负责器官捐赠和移植的官员日前再次否认中国新的器官移植系统允许从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有评论认为,中国当局允许死囚捐献器官,不法分子会借此继续强制摘取死囚器官。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11月27号报道,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赠与移植委员会委员,他曾表示,囚犯也是公民,因此在新规章下,他们可以捐献器官。引起广泛质疑。他日前回应表示,他的说法是“哲学”层面的,他否认中国政府在实践中允许死囚捐赠器官的做法。
    
    黄洁夫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说:“作为医生,我们不能拒绝囚犯的善意和良知”。“但是,在实际操作层面上,我们不能把他们归为普通平民的捐献。”中国官方媒体和《纽约时报》等都报道和引用了黄洁夫的有关评论,引来医学伦理学家和维权人士的愤慨。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批评中国当局从死囚身上获取器官。黄洁夫的评论显示,中国从未真正放弃这一政策。去年12月,黄洁夫就曾承诺,中国会放弃使用死囚器官的政策。但又简单地地把死囚犯归类为公民,以继续取用他们的器官。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负责人谢家叶博士就此表示,黄洁夫说的死囚犯有权自愿捐献器官从理论上没有错:
    
    “但是在中国的实际上情况是,很多司法程序不透明。死囚究竟是自愿捐献还是被强制?谁也说不清楚。实际操作中很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以权谋私。”
    
    谢家叶博士认为,中国大陆的器官捐赠程序本身就不公开透明,而且器官的分配也没有建立一个透明和公平的平台,比如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排队名单:
    
    “在美国,等待器官捐献的人都必须排队,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大家一视同仁。”
    
    报道说,黄洁夫现在担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改革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也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该基金会为器官捐赠计划提供资金支持,其副秘书长庄一强也曾公开表示,囚犯有捐献器官的权利,而且应该鼓励。
    
    上周在基金会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黄洁夫并没有否认自己说过那些据称由他发表的观点。他重申了囚犯“有权”捐献器官这个论点。
    
    在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黄洁夫出尔反尔,已经失去了公信力:
    
    “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经好多次。以前他曾经一直否认中国做过摘取死囚犯的器官事情,后来又承认中国政府确实摘取死囚器官,但这种做法不道德,因此禁止。随后,又提出可以允许死囚自愿捐献器官。现在又否认这一说法。在中国大陆,死囚自愿捐献器官这个漏洞一旦出现,就会被人非法利用。”
    
    报道说,黄洁夫在采访中说,他不能排除仍有死囚犯器官被非法使用,但他表示,这些器官不会在负责管理器官捐献和分配的国有系统里使用。他说,“在政府系统里没有,”“不过我不能保证市面上没有死囚的器官。
    
    刘青指出,中国政府既然禁止使用死囚器官,就应该说到做到,不留任何漏洞。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29607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官员称周永康是摘取死囚器官幕后黑手 (图)
·周永康落马切断死囚器官来源? (图)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 (图)
·中国全面禁止使用死囚器官:真的假的
·退休军医蒋彦永:军队医院普遍买卖死囚器官 (图)
·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停用死囚器官不会造成短缺 (图)
·官员谈停用死囚器官:国外曾借此妖魔化中国医生 (图)
·中国从1月1日起全面停止死囚器官移植 (图)
·中国医生亲历 死囚器官移植全过程 (图)
·中国临床医生亲历从获取死囚器官到移植全过程
·禁用死囚器官民间忧助长非法摘取活动
·中国将停摘死囚器官 外界压力还是良心发现? (图)
·中国2015年1月1日将停止死囚器官使用 (图)
·中国计划取消死囚器官移植
·中国高官承认:取用死囚器官并未停止 (图)
·黄洁夫:死囚器官捐献有望被公民自愿捐献取代
·中国官员:2014年中旬起禁止移植死囚器官
·中国官方再度承认曾“系统利用死囚器官”
·为死囚器官 医院变刑场 律师网爆刚执行 网友哗然
·钟南山院士抗议官方强夺九成死囚器官
·何清涟: 死囚器官移植:周永康难以独自承担之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