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正清:黄琦案情况通报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2日 转载)
    
    隋牧青律师因被司法行政拟吊照的影响,于2018年1月27日下午给我来电要我接手办理此案。我因近期心力憔悴,称想休息一段时间。后黄琦妈来电称是隋律及四川朋友的极力推荐,希望我代理此案。我告我很忙,没时间代理此案。第二天黄妈又来电告此案已起诉到法院了,黄在看守所的身体状况她一点也不知道,很着急!希望我尽快来成都见黄琦一面。我则要她到附近找一位律师。第三天(2018年1月30日)上午黄妈又来电催我到成都见黄琦。我因2018年2月7日上午揭阳一信仰案要开庭,便答:7号晚上飞成都。订好机票后,揭阳法院突然来电告改期开庭。我便将机票改签为3号下午飞成都。
    

    2018年2月5日清晨5:30随黄妈等人租车从成都至绵阳看守所会见黄琦。告知黄琦隋律拟吊照由我接替之事后,黄除向隋致歉、致谢外,还向关心他的朋友致谢!黄告:其身体状况还是如以前一样俘肿,只是没以前那么厉害了,最近2个月其身体检查:肾功肌酐指数按时间先后顺序分别为:257、187、180。入看守所至今只拿到了家里送的钱800元,还有14000元警方扣着没给他,母亲送的两床新被子,只收到了一床。
    
    下午到绵阳中院拟复制黄琦案卷材料。向经办法官周立青递交法律手续并要求阅卷。因我的钢笔丢了,周非常“客气”地送我一支笔,并称此案是国家机密案要签保密协议。我说没问题。周又说他们通过检察院复制后再将光碟给我。我说我不一定要光碟,我可以拍照,我晚上还要飞广州。周说你事先又没预约,不是你说要复制就马上给你复制,并约第二天下午13:30来复制。心里暗忖:拍照与给光碟不都一样吗?何况拍照即走人于他们不更省事吗?凭我多年的经验,其中必有蹊跷!为了不影响明天能顺利拿到光碟及破解该蹊跷,我隐着性子不与周理论!
    
    第二天(2月6日)上午再去绵看会见黄琦,下午准时(13:30)到周办公室。周要我签保密协议,我即签。后,周将案卷材料搬到茶几上让我看(一边等光碟)。黄琦妈也和我坐在茶几边。周法官明明看到黄妈坐在我旁边,也不提醒要她走开。我出于对党国的无限忠诚和保守国家秘密的高度政治敏感,同时也是出于自保,怕早已准备好的摄像头逮过正着!我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黄妈已85岁了,非法律专业人士),即要黄妈坐到别处!
    
    为了破解这个蹊跷(只给光碟不让拍照),我便将光碟放在事先准备好的电脑进行核对,发现光碟中有一卷标明为“起诉意见书(一审公诉案件)”,心想“起诉意见书”是应入法律文书卷,怎么会单独成一卷呢?这样就更加引起了我的警觉——便对案卷中的每一卷进行核对。当核对到光碟标明“第6卷”时发现与之对应的纸质证据卷(封面标明“证据卷六”)不一致。我便问周法官:这是怎么回事?周告:此卷是国家绝密卷,律师只能看,不能复制,也不能摘抄,要我找四川保密局。此类案子我已办多了,我是不会按其预设的节奏跳舞的!!于是我就平静地说:“你给我的光碟能不能任意删除其中的内容?”。周答:“该光碟是不能删除里面的内容。”,我说:“这样就好,不要说是我自己删了,到时说不清。”,接着仍平静地说:“此案不让律师复制全部案卷材料,肯定是要搞到最高院的,我不会跟你争吵!既然签了保密协议,难道还有绝密、机密之分吗?况且封面上盖的印戳也是机密。”说完甩手就离开了周的办公室。
    
    特别说明:
    
    1、我签的“保密协议”(而不是单方的承诺书)顾名思义,应该是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但周只让我签了一份即拿走了。因我无意于要将案卷材料向外泄露,故无论其条款如何的严苛,我都能接受,同时也是对公权利的信用,所以该协议我没细看,也未索要一份。
    
    2、光碟中的每一页都刻有“刘正清14401200110810581”的水印。在此要特别预先声明:提供方亦有存底,若外界出现此类字样的资料,我会配合有关当局的调查,但我处不是唯一的源头!!特预先提醒当局切实做好保密工作!!!
    
    3、光碟“遗漏”的又不让律师复制的那卷材料,我不会按周法官预设的节奏去找四川保密局,况且保密重地在何处我既找不着,出于自保我也不会去打听!!!我会通过司法行政、律协维权机构,乃至最高院寻求救济!鉴于此信息四川当局定会收集到,为此,特借此形式向四川当局告知!
    
    最近,因年关了,很忙。未能及时通报,特向关心黄琦的亲友致歉!!
    
     黄琦的辩护律师:刘正清
    
     2018年2月10日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博讯 boxun.com)
12309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琦案律师复印案卷被阻 法院声称需保密 (图)
·被控提供国家机密 黄琦案移送四川绵阳法院 (图)
·黄琦案通报
·黄琦案或下个月开审 曾遭入狱贪官殴打
·隋牧青律师:12月18日黄琦案通报
·黄琦——民间维权十八年 换来牢狱祸连连
·黄琦传病危 八旬老母进京向中央求助 (图)
·隋牧青律师通报黄琦案之行:人道 能否成为超越政治的底线 (图)
·黄琦:强迫我认罪,你们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李静林律师11月3日会见黄琦情况录 (图)
·黄琦狱中受虐 律师已向检察院投诉 (图)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狱中遭虐待 被殴打腿部受伤 无卫生纸使用 (图)
·黄琦母亲80高龄蒲文清盼有生之年能见儿一面
·黄琦母亲蒲文清盼有生之日能见黄琦一面 (图)
·流亡泰国的原天网义工柳学红、邢鉴呼吁释放黄琦 (图)
·李静林律师关于黄琦案件的说明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案:律师阅卷再被推诿取消
·黄琦案再送检 律师要求阅卷二次被推诿
·黄琦案:律师阅卷被取消/隋牧青
·四川“六四天网”义工李昭秀疑因替黄琦呼吁 肝部手术前遭成都市双流区公安局刑拘 (图)
·黄琦:民间维权十八年 换来牢狱祸连连 (图)
·高洪明:强烈要求四川当局无条件释放黄琦先生!
·沈源:为黄琦先生和一批中国的良心呐喊(图)
·刘丹:从黄琦的被判刑说胡锦涛“和谐社会”的骗局
·中秋团圆话黄琦/陈云飞
·新修法律遭遗弃 律师不得见黄琦/RFA
·保卫黄琦,保卫四川,保卫全中国/法天
·就黄琦被捕问责成都市公安局/法天
·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
·避免再演“官逼民反”历史、当局应从释放黄琦先生开始/张建平
·强烈谴责周永康当局立即释放民族英雄黄琦/孔强
·侏儒:谈黄琦为何被抓
·黄燕明: 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图)
·张建平:全民拯救黄琦先生!(附:两个内部文件)(图)
·黄晓敏:黄琦失踪为哪般?(图)
·给黄琦等被绑架朋友的呼吁/田永德
·黄河清:八卦炉中黄琦雄(散曲)
·杨宪宏访谈黄琦等:如何让美台中善待内战牺牲者(图)
·黄琦:我满怀信心大声吼
·黄琦:民进党关注大陆人权 马英九须担负责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