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富豪捐别墅为何分不出去?村民们有顾虑怕不够住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27日 转载)
     3月26日,因一则“乡贤回乡捐款建别墅送村民,分不出去”的消息,位于广东省西南部雷州半岛的湛江市遂溪县遂城镇的官湖村正处于舆论漩涡。
    
    现年52岁的官湖村的乡贤、亿万富豪陈生计划出资2亿元为本村村民建设258套别墅,无偿赠送;在首批158套别墅建好后,准备分配时,有村民提出多分几套、一套不够住、如果拆老房子需要补偿等种种要求。
    
    官湖村的村民被冠以“刁民”,遭到指责;因为捐建,陈生惹来一地鸡毛,被质疑捐建的动机。
    
    澎湃新闻走访官湖村,并采访了陈生的身边人,试图还原这个捐别墅事件的原貌。
    
    探寻风格迥异的新旧村场
    
    距离遂溪县城仅需一刻钟车程,沿着遂化路穿行约7公里来到一处写有“天佑官湖,我辈努力”的颇为壮观的村牌,即到了位于村子最南端的入口。
    
    官湖村的村口地势较高,站在村牌之下仅能看到三幢外形漂亮的楼房,沿着村道一路向下穿行,旧村场的面貌才开始真正显现。
    
     富豪捐别墅为何分不出去?村民们有顾虑怕不够住


    官湖村入口
    
    两至三层的楼房是村里质量和外观均为上乘的房子,更多的村民则居住在红色砖房、甚至泥土建设的旧房之中,这些房子有的规整、有的则低矮、拥挤,但均颇具生活气息。
    
    有靠近马路的村民拿出自己一楼的房屋开设小卖部,满足村民需求之外,也常常聚集村民在一起闲聊甚至辩论,比如捐建的别墅究竟如何分配。
    
    当然,也有村中少年在小店买了一支冷饮或者零食之后,高歌一曲黄家驹的粤语歌扬长而去。
    
    潇洒少年毕竟少数,更多的村民更关心生活。路边晒着烧柴用的枯树枝,而为防雨天到来,有的泥土质地的房屋被盖上了油布遮挡,和周边红色的砖房形成鲜明对比。
    
    如惯常看到的中国乡间村落一样,这些结构不同的房屋门外,有妇人闲聚,邻里招呼,鸡鸭奔跑,孩童们四散着追逐打闹。
    
    村道两旁,房屋之外,还有闲置的低矮屋棚交错出现,这些破旧的房屋有些已经不再住人,而仅仅是用来放置耕作的农具,或者养牛、养鸡、养鸭, 虽然稍有破旧之感,但却并不违和。
    
    从南到北走完旧村场里生活气息浓厚、长约1000米的村道,再跨过满是浮尘、旧村场才会有的泥土路,即到了别墅区。
    
     富豪捐别墅为何分不出去?村民们有顾虑怕不够住


    
    与旧村场的凌乱和拥挤不同,这里有规划整齐的一排排三层别墅,白色墙体甚是干净,配有砖红色的屋顶。各家门前均设有停车位,周边种有绿色植被和花圃。
    
    别墅区的中间位置规划有景观湖,并向别墅区的南北延伸,可能因为新建,湖底的石头清晰可见。在景观湖的西侧建有篮球场和供村民活动的广场,鲜有村民活动的迹象,篮球场被有的村民用作停车之地。
    
    这是陈生为村民规划的别墅群一期,一共158套,二期的房源原本规划在村民目前居住地上,为了建设二期,村民们需要把原来的老宅拆掉,这也是让村民变成”刁民“的主要矛盾起源。
    
    别墅的来源:老板陈生的“城乡共荣计划”
    
    别墅的捐建者是亿万富豪陈生,现为广东壹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主要经营醋饮料和土猪生意。
    
    官湖村是陈生出生和成长的村落。1980年18岁的陈生考入北京大学,因家庭条件并不宽裕,前往北京上大学的费用也是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凑齐,使得陈生对村民心存感激,被认为陈生回乡帮扶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1年陈生的一次回村,让他萌生了对村落彻底改造的想法。
    
    陈生助理向澎湃新闻介绍,这一年,回乡的陈生发现村民的居住环境不尽如意,萌发未村民建设集中别墅改善村民居住条件。于是,一个名为“城乡共荣实验”计划开始成型,并逐渐进入实施。
    
    按照计划,陈生将投资2亿元,在村集体的土地上建设129栋258套别墅,2栋农村公寓,这也是陈生“共荣实验”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个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改善居住条件的“输血”部分,还有一个是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造血”部分。
    
    在陈生的规划中,村庄将被全部现代化改造,建设集中居住,条件完备的别墅区,另外还将规划建设现代的小学、幼儿园、养老院、村委会办公楼、农贸市场等等公共设施和场所。
    
    2014年《羊城晚报》的报道显示,陈生回头评价自己的设想,“直接给钱的输血方式不能彻底解决家乡父老致富的问题,一定要有造血机制。”
    
    目前,已经建成、正在等待分配的69栋138套别墅为第一期,二期则需要在原来旧村场的位置进行拆除后再兴建。
    
    有了别墅“输血”的计划之后,陈生造血的计划也同时启动。2011年当年,陈生花费1.5亿元在村里建设能容纳约8万头猪的养殖基地,村民则可以到养殖基地上班。
    
    并与2012年,将此前村里为筹钱建桥而出租出去的山林以每亩250块的价格高价租回当初25元每亩租出去的山岭,统一种植荔枝林,分配村民,每户五亩。
    
    2014年《南方日报》曾报道陈生对官湖村的展望:每户送一栋280平方米的别墅,还送五亩荔枝林,每户根据劳动力情况,在养殖场养猪500至1000头,猪苗、饲料、疫苗由公司统一提供,按标准出栏后统一收购。”
    
    有村干部给记者算了一笔简单的帐,按照一头猪半年出栏计算,每养一头猪可增加收入150元至200元不等,而官湖村养猪的出栏量约7万至8万头之间,合计可增加收入1050万至1600万之间,这几乎相当于给村里人均增加1万元,一年就是接近两万元,这对于一个广东省级贫困县而言,相当可观。
    
    接近陈生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前几年有人有人凭借养猪一年赚到了70万,也有人因为养猪开上了路虎车,这在从前,村里人是不敢想象。
    
    由于陈生对身后家乡的帮扶,2011年被列为广东省名村建设项目,摆脱省级贫困村的帽子官湖村成为新农建设的样本。
    
    面对外界建别墅目的的质疑,陈生的助理林秀花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真要做房地产,完全可以把这笔钱投在广州、深圳,到现在也已经赚了很多钱,怎么会去占村里的土地?
    
    陈生捐建别墅项目的负责人、官湖村村干部等多位相关人员均向澎湃新闻表示,土地是村集体的,房子永远是村民的,陈生只是出资的建造者。旧村场所在的土地将来拆除后,也被规划为别墅项目的二期,一切和陈生及其公司无关。
    
    离不开的旧村场
    
    新旧村场的对比一目了然,面对捐赠的别墅,缘何村民宁愿被骂作贪婪的“刁民”,不愿搬家整齐、宽敞的别墅之中?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别墅的赠送并非单纯赠送,而是由附加条件——拆迁老房子。
    
    这也使得村民们顾虑重重。
    
    村民张秀华,嫁到官湖村10多年,有个已经读四年级的儿子,家庭不富裕的她,为了照顾儿子,只能选择在村里劳作,农闲时前往周边的村镇做做零工,以补贴家用。
    
    户口已经分出来的张秀华一家和公公婆婆及两个小叔子生活在一处院落里。按照有的分配方案,张秀华一家三口,可以获得一套别墅,显然较现在的生活空间要宽裕许多。但是,因为两个小叔子虽然也娶了亲但没有分户,他们和公婆也只能有一套,总的来说住房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但面对如何看待别墅的分配方案得询问,直言“不愿意下去(编者注:指搬去别墅区,由于别墅区比原本村落地势低,村民们把去别墅说成“下去”),那我们的户口分两套不够住,如果不拆老房子,以后不够住的我们可以自己拆了重建,或者在一楼的基础上加盖”。
    
    看似“贪心”的张秀华讲述了自己反对的原因和顾虑,“其实,我们觉着分一套也是好的,我们也开心下去的,我们靠种田打工什么时候才能建起别墅?但是我们一大家有近10口人,其实是四个家庭,但只有我们的户口分出去了,公婆和两个小叔子还是一个户口,也只能分一套房子,老房子又拆了,就不够住了。”
    
    拆老房子成了张秀华一家不愿搬迁的症结,这样的案例并不少。和张秀华家一样,还有王美丽家,因为需要拆老房子,家里人口众多,别墅不够住。
    
    王美丽是个干练的女人,见到她时,一边看着年幼的女儿,一边做着家务,还告诉记者,自己喂猪刚回来。
    
    和村里大多数的低矮砖墙不同,王美丽家兄弟三个,自己的丈夫陈水来是老大,另外两个弟弟也已经结婚生子,陈家在自己打院子里建了三幢楼房给儿子们结婚使用。
    
     富豪捐别墅为何分不出去?村民们有顾虑怕不够住


    村民家的老房子
    
    村民家的老房子和记者讲话期间,王美丽的女儿和弟弟家的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玩耍,“你看我们家院子好多,小孩子可以在里面玩的。”
    
    面对搬迁,王美丽不反对也不赞成,只说“我们够住的话,我们就愿意搬下去。”
    
    原来,王美丽和陈水来夫妇因为结婚早的缘故,已经单独成户,而后来结婚的两个弟弟家户口还是和公婆在一起,按照原有的分配标准,陈家也是只能分配两套别墅。
    
    刚刚新建了房子的村民更不愿意动。
    
    家里有三个儿子、因为建设楼房欠下2万元债务的林素云则希望拆除自己老房子时能给予一定补偿,如不能补偿给养猪也是可以商量的。
    
    “老板给大家分房子是好事,但是分的不公平是坏事。”在林素云看来,自己家用楼房和大院子是换两套别墅,别人家用小小的泥瓦房也是两套房子,这不公平,所以应该按照拆迁一样,算好一平米给自己家补多少钱,这才合理。
    
    也有不愿意改变生活的老人。
    
    在村里一幢两层的楼房前,年过六旬的老人陈茅根看到迎面而来的陌生人,直接判断记者身份,并丢下一句,“拆我老房子,我就不要去。”
    
    随后以听不懂普通话为由,拒绝再多言。
    
    周围村民告诉记者,老人和老伴平时就居住在这处2层楼房里,家里孩子都已分出去,并不存在不够住的情况,老房子有个大院子,老人起居都在一楼和院子里,还养了些鸡鸭,自己感觉生活方便。老人并不觉得别墅比自己的房子好在哪里,宁愿住在习惯的老地方。
    
    有村民主动提起外界质疑群众贪婪,“要很多套别墅的说法太离谱,说我群众贪婪是不合理的。”
    
    林素云说道,“有人说别墅价格贵一点,但对我们来说值钱不值钱没什么实用,你看我自己房子很方便,也是新盖的,有那么大的院子,可以放车,养鸡,什么都宽敞。”
    
    不愿意搬迁的村民基本反映是不够住,或者觉着楼房和泥土房一样换别墅不公平,但均表示,如不拆老房子,均会愿意搬进新房。
    
    愿意搬迁的村民则更多是现在居住环境不佳,或者兄弟一个,不会存在日后分房顾虑的人家。
    
    截至目前,别墅的分配方案仍未最终确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取的最新消息显示,“村委会给了一份分配方案,老板(特指陈生)很满意”。亦有官湖村的村民向记者表示 “没说别墅怎么分,今天只是开始进行登记户口,并说明是否同意拆老房子。
    
    综合来自现任村委和接近陈生的工作人员的消息,可以确定的是,村里会专门开辟一块地留作备用,分配给日后有建房需求的村民,顾虑到农村的生活习惯,村里也会开辟集中的鸡舍、牛舍等。
    
    (应采访对象要求,其中部分村民为化名)
    
    来源:澎湃新闻 (博讯 boxun.com)
3571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贿赂联合国大使 澳门富豪遭美检求刑6年
·中国能源富豪叶简明被查 华信事件冲击中俄和中捷关系 (图)
·明显!中国“两会”代表中富豪人数减少 (图)
·中国两会富豪代表人数减少 总财富额却增多 (图)
·中国的人大政协堪称中国超级富豪俱乐部
·人大政协富豪人数153人,总资产超4万亿人民币
·中国全国两会金光闪闪 超级富豪153人与会 (图)
·人大政协堪称中国超级富豪俱乐部 (图)
·人大政协富豪人数153人,总资产超4万亿人民币
·人大政协富豪人数153人 总资产超4万亿人民币
·报告:近6成中国富豪不想移民
·近6成中国富豪不想移民 这份报告这么说
·中国民企富豪泰合系控制人王仁果失联 股民恐慌
·吸引中国富豪出国相亲 广告称俄罗斯女多男少 (图)
·中国再传富豪民营企业老板失联 (图)
·金融界暗流涌动 再传千亿富豪失联股民恐慌 (图)
·大陆富豪刘强东要求宗亲助查族谱疑招来“白撞”亲戚 (图)
·投资不过山海关 中国富豪斥官员豺狼
·富比世十大财富增加最多富豪 中国3人
·深圳富豪在伦敦花60亿买下两栋地标 (图)
·一位巴西富豪的中国影像 (图)
·美国富豪民粹主义的危险何在?
·扫荡!人大政协是贪官富豪老外的俱乐部 /龙七公
·何清涟: 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 (2) (图)
·何清涟: 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1) (图)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曾节明
·高洪明:我看中国富豪郭文贵其人其事其爆料
·法新社: 亿万富豪郭文贵向北京开战 (图)
·终于明白中国富豪为何境外大买房产了
·《费加罗报》:北京打算让流亡富豪闭嘴 (图)
·中国那些赚翻了的富豪都移民到哪里了 (图)
·查建国:美大选富豪决斗比中一党内定好(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87)
·肖金:“高校富豪榜”含金量有多高?
·中国富豪集体移民 美国到底好在哪里/陈秋颖
·中国富豪“飞机退订潮”在警示什么/信力建
·林天悟:从新华社批港富豪到罢免田北俊的启示
·予龙:中国富豪的又一个梦魇
·习近平的反恐斗争与富豪的海外购房潮 (图)
·胡润:希望中国“吸血鬼富豪”早点死掉
·天朝富豪精英傲翔天上/貌强
·中国富豪过多并不正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