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现!史上最违法的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名单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10日 来稿)
    
    最近,中国大陆教育界又惊现一桩奇闻:天津财经大学第二届校学术委员会名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14年颁发实施的《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教育部令第35号,简称《规程》)明目张胆地违反,到了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的程度,堪称史上最违规违法、最不可思议的名单!
    

    该名单以津财发[2019]1号文件的形式,于2019年2月26日16时08分在该校官网发布。文件名为《关于成立第二届天津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的通知》,主要内容为“经研究,决定成立第二届天津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成员组成如下:主任委员:刘金兰 委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马亚明 王爱俭 孙洁 白仲林 任碧云 刘金兰 刘乐平 张书华 张初兵 孟昊 侯欣一 高方露 彭正银 秘书长: 刘乐平”。文件内载明的决定日期和印发日期为2019年1月17日。
    
     即使在笔者这样一个不学法的人眼里,这份大学校级学术委员会名单(以下简称《名单》),内容上的4点违法也是非常明显而严重的:
     (1)中国教育部《规程》第6条硬性明确规定大学校学术委员会人数应为“不低于15人的单数”,但此《名单》中全部成员只有13人。
     (2)中国教育部《规程》硬性明确规定“担任学校及职能部门领导职务的委员,不超过委员总人数的1/4”,但此《名单》中的校正职领导和行政职能部门领导至少占5人,超过1/3,超过国家规定13个百分点。
     (3)中国教育部《规程》硬性明确规定“不担任党政领导职务及院系主要负责人的专任教授,不少于委员总人数的1/2”,但此《名单》中的专任教授最多只有4人,所占比率30.77%,比法定的1/2少了近20个百分点。
     (4)中国教育部《规程》第10条明确规定大学“根据需要设若干名副主任委员”(实践中除了目前的天津财经大学,还没有一个中国大陆的大学敢不设立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但此《名单》中,1名副主任委员也不设立。
     这不仅意味着一旦“主任委员刘金兰”(该校新任校长)有事、出差或有病,该校校学术委员会将无法有效开会和决策(因为没有副主任,无法委托副主任),更意味着:该大学的校学术委员会、校学位委员会和校学术规范委员会等所有核心权力,都将由“主任委员刘金兰”一人行使(因为中国大陆的大学,校长必然是校学位委员会主席;校学术规范委员会是由校学术委员会派生的,其主席一般应是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以上)。
    
     据笔者在该校的亲戚等多名教师强烈反映,程序上问题更大:
     (1)换届大学的校学术委员会这么重大的事,没有通知上一届委员和各二级学院,没有履行教育部《规程》要求的民主推荐等程序,而是故意放在寒假里,找了几个心腹偷偷拟定后就发布执行,而几个心腹都进了《名单》。
     (2)决定和发布该《名单》前,没有几个人知道,当然,更没有遴选和公示。
     (3)该校上一届学术委员会委员25人中,被免掉17人,绝大多数没给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提前告知。
     (4)绝大多数被免的上一届委员(都是该校各学科中颇有影响和代表性的知名教授),从网上公布后才得知“换届了”“被免了”,如冷水泼头,深感失望、不被尊重并群情激昂、充满愤怒。
    
     因为亲戚既是该校又是全国有名的财经界教授,被称为“教育界的良心”,故慎重细致调查后,特予以客观而全面的补充:
     (1)天津财经大学是拥有60多年历史的财经名校,系新中国最早成立的5所财经院校之一,曾拥有杨曾武、李宝震等全国顶尖的学术大师,曾培养出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袁卫、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相当于院士)高培勇等杰出人才,2014年还被中国教育部评为全国50家就业先进典型之一。
     (2)天津财经大学的上一届和再上一届的校学术委员会的构成及其章程,能够依法依规,没有出现问题,可见此事件与已退休的前几任校长无关。
     (3)天津的其他高校校学术委员会,也基本能够依法依规组成和产生,基本没有问题。
     (4)此事件,发生在2019年1月至2月期间,天津财经大学当时没有校党委书记,应该说与该校的前几任党委书记以及2019年4月以后才到位的新任校党委书记也没有关系。
    
    那么,为什么在2019年1-2月期间,当时天津财经大学的个别决策者,不请教不尊重前几任领导、不通知上一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和各二级学院,不经法定程序,无视教育部的刚性规定,无视该校大学章程和校学术委员会章程的现行有效条文,悍然推倒和废弃了上一届校学术委员会,贸然成立了所谓的“第二届校学术委员会”?难道,这预示着,中国个别大学的教育改革已经疯狂、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是无知还是无畏,公众拭目以待,期盼有关部门尽快严肃处理。显然,这不是小的过失或错误,而是非常明显的严重违法,是“乱作为”的典型,是对国家法律法规、公职基本履职程序和广大师生意志的漠视和践踏,是一个贻笑全世界的丑闻;严重败坏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形象,让“大学校学术委员会”这个极其重要而圣洁的学术机构被任意摆布、形同虚设、彻底蒙羞。
     我们将一直跟踪和关注有关部门的处理结果。
    附录:有关照片
    (说明:下图是《名单》官方网络文件的照片截图,自2019年起,该校的网络文件发布时均不加盖校章,有关的纸质文件也不再下发。但事件的真实性确定无疑、不容更改和篡改。即使此丑闻曝露后,有人把网络文件删除、把有关纸质件销毁,想瞒天过海、避重就轻地处理,也有该校的广大师生可以作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2317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从浮士德将灵魂典押给魔鬼谈妓女之子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 谢选骏文革也能推动历史进步
  • 台湾小小妮香港🇭🇰加油💪⛽❤
  • 三鞠请安谈中西方文明中的三大不同思维
    论坛最新文章:
  • 王毅:针对中国的“滥诉”是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 王毅谈台湾问题:奉劝美方丢掉幻想放下政治算计
  • 中国驻法使馆祝贺穆斯林开斋节遭法国网民拍砖
  • 加拿大政治病毒阴影排华冲击多元文化
  • 四川美院学生制作“武统台湾”图片引台湾网民呛声
  • 王毅回应战狼外交:我们从来不会主动欺凌别人 ,但有原则
  • 美海军测试激光武器海上击毁无人机 罗斯福号航母再出航
  • 台湾当局加强对大陆党政军人员来台管控
  • 金正恩再度露面 主持军事会议讨论提升朝鲜核威慑力
  • 彭定康牵头国际200政界人物联署谴责中国“香港国安法”
  • 反美公号至道学宫也被封号了
  • 法国新冠疫情缓解 民众放松 政府担心
  • 反送中后港人赴台居留人数增加 去年突破5千人
  • 西班牙7月份重开边境接纳外国游客
  • 德国新冠疫情:图林根州计划取消管控限制
  • 港府教育局局长杨润雄:香港社会日后需要多做国安教育
  • 英澳加外长联合声明关注港版国安法 中使馆:粗暴干涉内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