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三峡大坝变形后安全与否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7月21日 转载)
    
    
 三峡大坝变形后安全与否 舆论要求真相

    中国当局2011年5月18日承认,三峡水库对周围环境引发不良影响。
    Getty Images
    
    (法广RFI 安德烈 )有观察人士指出;在这个多事的夏天,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突然成了中国舆论关注的中心,但在当局的紧急应对之下,这个重大新闻像流星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是,一个重大的疑问挥之不去,当局是否在掩盖什么?三峡建成前后,似乎一直带着一个难以告人的原罪。就是禁止一切探讨,把一个涉及数亿人生命的问题变成三缄其口的禁区。
    
    官媒的任意报道更加重了人们的怀疑:2003年,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新华社2007年5月7日报道改口:“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七月,中国央视引述专家称:三峡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三峡水库好像是一个梦,随着时间,美梦变色。
    
    现在,随着湘江长江流域发大水,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及对周边的影响及三峡潜在的危机的质疑再次掀起。
    
    近日网络广为传播中国法学家贺卫方与朋友一段关于三峡大坝的对话。贺卫方呼吁:“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生民性命的份上,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真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对坝之吉凶利弊作出专业、公开且权威之审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啊!”朋友圈里一位写到,“川大的水电专业很强,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长江下游水患不断,网络传言很多,据称外电报道大坝变形后,三峡现在根本不敢蓄水,加上上游连续长时间普降大雨和暴雨,才有如此后果。一位名叫喻启的网友说:“三峡毁掉长江下游我是亲眼目睹的。冬天枯水期三峡蓄水,下游洞庭湖,鄱阳湖全面缺水,本人就曾经徒步从长沙过湘江,开车进入鄱阳湖大草原,下游湖泊丧失了蓄水能力。”
    
    三峡真相到底如何,需要独立调查。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湘江大坝的水位与三峡泄洪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关于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有关系。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是将长江中下游堤防的防洪能力从防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据说今年湘江洪水是五十年一遇。三峡工程论证防洪组顾问陆钦侃先生早就指出,三峡工程防洪能力十分有限,对长江中下游支流洪水无能为力。”
    
    三峡大坝这次的争议是由一张谷歌公布的大坝变形照片引起,在经过短暂的恐慌后,官方先不承认变形,后援引专家指变形在可允许变形的弹性范围之内,结果引起的疑虑更大。。
    
    舆论现在要求的是真相,三峡大坝到底怎么啦?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崩溃?官方有没有以防万一的计划?因为这件事涉及亿万百姓生灵,谁也不希望出事,万一出事,形同半个中国崩溃。
    
    梁京评论说:“不难想像的是,涉及如此多人生命和财产安危的新闻如果是发生在一个‘正常国家’,一定会引发舆论持续的关注,政府也必须做出很大的努力给公众一个交代,但中国当局竟能这么轻易就把这件事给‘打发掉了,这不禁令我细思极恐。”
    
    诡异的是,号称世纪工程的三峡大坝2009年举行竣工仪式时,中共高层竟然无人出席,竣工多年也没有验收取得证书。钜石智库创办人吴奕军质疑:“似乎官方没有人想背这个大锅。”2011年,中共国务院首次公开承认三峡大坝存在诸多弊端负面影响,但只是点到为止,并未采取实际措施。曾经深度参与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王维洛2016年受访时点出:三峡工程违反科学原则,“是一个政治决策”,“工程技术人员撰写工程可行性报告,是为政治决策做技术上的准备”。调研报告“完全是屈服于政治家的政治压力下写的”。
    
    吴奕军则认为,在中共迅速专制恶化的政治环境下,三峡大坝是否变形,难昭公信。“除非有大型国际专业单位前往三峡大坝进行长期而彻底的评估,并且公诸于世,否则此将永远疑云密布,只怕直到大坝崩溃、生灵涂炭,一切为时晚矣。”
    
    毛泽东前秘书,前水利部长李锐之女李南央7月14日明镜访谈时表示:当时中国国内水泥的浇注强度,只有大坝设计要求的一半,而国际最高的浇注强度也只有设计要求的四分之三,怎么解决?不讲科学,强行上马。李南央还认为,如果没有八九六四镇压,就不至于急于用建造宏伟的三峡大坝掩盖血迹的立项,反对意见就仍有发生的余地。
    
    六四镇压“有功”的中共前总理李鹏一直把建造三峡水库当作“千秋大业”“人民杰作”,在各方面反对和异议不断情况下,利用六四后的诡异局面和江泽民威信不足需要拉拢其联合统治的局面,以罕见的超低票率在人大通过建设三峡方案。今天,李鹏尚在,针对三峡的质疑不断。而针对三峡工程的指责也多被引诸李鹏家族身上,奇怪的是,中共多次出面“声援”李鹏家族。2015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汶川地震、极端恶劣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的文章。 2018年4月2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从宜昌前往荆州。在荆州港码头登上轮船,顺江而下,察看长江沿岸生态环境和发展建设情况。而且,李鹏之子李小鹏也一同到现场考察。
    
    三峡工程的建设过程发生的贪腐和偷工减料也屡屡曝光,李鹏卸任第二年,三峡就查出重大贪腐案,更大的争议发生在2014年3月下旬。当时,参与三峡建设项目多年的三峡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与总经理陈飞在中央巡视后罕见被同时免职。中国媒体当时引述三峡内部人士的话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博讯 boxun.com)
522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峡大坝有哪些安全设计考量? (图)
·“三峡大坝扭曲变形”,是否空穴来风?
·三峡大坝传变形后中国游客齐赞坚固雄伟 (图)
·中国否认三峡大坝存在安全问题 (图)
·三峡大坝“变形” 景区暂停开放 (图)
·三峡大坝要崩溃?赤裸裸的假新闻 (图)
·网上地图揭三峡大坝严重变形 斥反华势力造谣官方指属许可范围 (图)
·网传三峡大坝变型专家:谷歌卫星图算法有偏差
·中国高分六号卫星亲测 三峡大坝“没毛病” (图)
·微信传三峡大坝显变形可能溃坝 官媒急澄清 (图)
·王维洛博士: 三峡大坝成为敌方对中国的最大定点威胁目标 (图)
·王维洛:拆除三峡大坝只是时间早晚和主动被动的问题 (图)
·三峡大坝经得住多大洪水考验? (图)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图)
·王维洛:东方之星沉船与三峡大坝运转有关 (图)
·齐岳山断裂:三峡大坝最大隐患已经浮现
·救东方之星 三峡大坝减泄洪
·长江委调度三峡大坝减少水速流量
·人大代表炮轰三峡大坝翻坝收费奇高
·三峡大坝垃圾延绵数十公里 粪便排入长江 (图)
·王维洛:三峡大坝形变是事实 一旦溃坝民众如何自救?
·三峡大坝的确变形了!新京报从否认到承认 (图)
·为什么四川近年多地震?与三峡大坝有关系吗?/王晓明 (图)
·习近平武吓甚或武统台湾暗助北韩划一朝鲜而登三峡大坝/徐文立
·三峡大坝是造成四川省频繁大地震的原因
·春申建康:三峡之殇,三峡大坝之于中共的命定之数
·王维洛: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从拆除三峡大坝到平反六四 (图)
·三峡大坝或许可分为两类不同的问题/杜明达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陈维健
·快把三峡大坝炸了吧!/作者.柳白
·三峡大坝:一群疯子战胜了一个科学家 申纪兰误国/石三生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