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沪指3600点泡沫仍严重,兼论两种抢劫/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沪指已于3月20日跌至3600点,几经挣扎,沪深股市3月24日再次出现“黑色星期一”暴跌行情,但中国股市泡沫仍然十分严重,中国股市将在政权庄家的控制下继续下跌。2007年中国股市的坐庄者其实就是过去十五年中的既得利益集团,也就是由上海帮与太子党组成的江家帮。
    
     庄家曾释放出烟雾,股市上涨会一直持续到2008年奥运会,为了奥运稳定,在此之前政权是不会让其下跌的,大家炒吧,千万别停手。而庄家真实的心理底线是2007年中共十七大,因为庄家知道,十七大是党的权力再分配的分水岭,胡锦涛将会正式全面掌权。在此之前胡锦涛并未真的获得最高政权实力,因此无能量打压股市。其次,为了大局稳定,权力能按计划分配,胡锦涛也不会打压股市。所以在十七大之前,暴抬股市至6000点,让不明就理的散户股民接盘奔奥运,十七大后庄家立刻脱手套现,转移资产国外。既得利益集团赚钱外逃,股市暴跌,让胡锦涛去应付,局势不稳垮台最好,太子党就可以堂而皇之提前接班,这就是江家帮的如意算盘。 (博讯 boxun.com)
    
    从某种意义上讲,胡锦涛也的确在股市上被江家帮成功劫持了,看着股市上窜至6000点,干着急没办法。十七大后胡锦涛如愿以偿,成功地逼退党内对手曾庆红,全面掌权,并急于为股市降温。胡与幕僚的作法很简单,就是让股市阶梯式回落,防止出现一泻千里的暴跌,防止造成公众恐慌情绪。比如每次下跌400点,就回拉200点,一段时间后,再下跌400点,然后再回拉200点,直至现今的从3600点回升的3800点,但又开始跌到3600附近。这实际上就是政权有序抢劫的一种方式,只不过这次是江家帮抢劫获利,胡锦涛被劫持为其擦屁股罢了,也算是一种无奈。股市何时会见底,要看股市平均市盈率。
    
    抢劫基本上分两种,一种是明抢,一种是暗抢。明抢基本上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需要有把子蛮力,但往往引起被抢者的强烈憎恨,往往伴随着抵抗。暗抢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但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被抢者往往心甘情愿。
    
    中共在建政之初,除了外国敌对势力苏联援助,就是通过明火执仗地抢劫来维持生计,当然还有种植鸦片,但那是建立根据地之后的事情。中共管这种明抢在城市叫“没收”,在农村叫“打土豪分田地”,总之就是拿着刀枪,砸开门,宣布你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你如果敢争辩,立刻就地正法,假如你服从了,你还会经历众多的游街批斗,反正是痛不欲生。
    
    改革开放,允许“资本主义复辟”三十年后,中共明白过来了,明抢这种方式对抗性太强,冲突太大,不利于政权的稳定。随着市场经济技术性含量的增加,中共意识到暗抢积累财富的效率更高,且不易引发当事人强烈的对抗心理。明抢需要丘八做后盾,而暗抢只需要三个人就足够了,就是一官、一商、一混蛋专家即可。现在就讲讲中共政权中的几种暗抢方式:
    
    第一,人为制造高通货膨胀。这种方式就是直接在居民银行存款中打九折或八折,居民的存款数额没减少,但实际购买能力大幅下降。“资本主义复辟”三十年来,事实证明中国人民对高通货膨胀的忍受能力在与时俱进,年通货膨胀就是达到百分之十几的两位数,中国老百姓也不会造反。
    
    中国为什么会有高通货膨胀,近两年流行的一个词叫“流动性增加”,这是那位混蛋专家专门蒙老百姓的术语,意思就是钞票印发太多,回笼不过来了。而增印钞票的背后原因也是多种多样,其中包括(1)各地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太多,党政一把手只关心自己的眼前所谓的政绩,根本不考虑投资回报,形成了史无前例的大量银行坏帐。(2)经济商业上的贪污腐败造成的大量银行坏帐,如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透露,上海富商周正毅曾与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用非法手段向上海农信社借贷人民币50亿元,这笔借贷造成的50亿坏帐已由上海市政府出资填补。在上述的借贷中,江绵恒的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等涉及其中2亿4千万元的借贷。
    
    这些银行坏帐都要被政府吸收掉,最后就是通过多印钞票,造成高通货膨胀,在全国人民的银行存款里打个八折完事,这不是抢劫这是什么?!
    
    第二,透过股市抢劫。高通货膨胀使得老百姓要寻求资产的保值增值途径,股市当然是个首选的办法。然而股市的游戏规则在政权手中,监管也在政权手中,而影响股市大起大落的新闻、舆论、媒体更是在政权手中。政权里既得利益集团中的一小部分人可以随意操纵股市,这就有了2007年股市综合指数连续上涨数倍,许多个股连续上涨十几二十倍。当然击鼓传花,政权坐庄,鼓点声当然由政权控制,广大老百姓能不被套牢吗,这不是抢劫又是什么?!
    
    第三,透过房市抢劫。股市中没油水可捞就接着炒房,中国的土地资源都在政权手中,只要牢牢控制居民住宅建设用土地释放,房价能不暴涨吗?!改革虽然使一部分老百姓手里有两个闲钱,咱们政权可以通过高房价把他们的闲钱圈到咱们红色太子党儿子口袋中。这不是抢劫是什么?!
    
    第四,通过城市改造抢劫。这种方式基本不能算是暗抢了,是当代明火执仗地抢劫,当然老百姓的对抗性也强。老百姓反抗,动用穿制服的警察总不太好,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用的,最好是黑社会介入恫吓老百姓。
    
    比如“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周正毅与上海静安区政府签约,获得了静安区东八块十七万六千四百平方米土地,涉及一万二千户搬迁居民,周正毅以零地价取得东八块,免掉了四十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土地出让金,却不让居民回迁。周正毅曾宣扬在东八块土地上所产生的暴利是八十亿。”
    
    “周正毅以和贪官分赃的方式,拿到「东八块」的土地经营权,继而勾结公权力强制拆迁,不让原居民回搬。企图以狂涨了十倍的价格,出售商品房,牟取数十亿的巨大利润,既侵吞国家的土地收入,又损害居民应有的权利。”
    
    “沈婷和东八块上万户居民是受害者,部分家园已被夷为平地,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他们起而控诉周正毅诈骗,二○○三年五月争取到一次难得的庭审,迫使偏袒周的法庭不得不判周三年徒刑。但是,几天後,政府又以莫须有罪名拘捕郑恩宠律师,也判刑三年。东八块居民乃上京告状,但不绝於途的访民,遭到的是冷漠、侮辱和殴打,甚至被集体绑架押回上海。”
    
    前三种暗抢必须要涉及政策的制定者,而这一层面的获益官员都得是政治局以上的中央一级,所以技术性要求较高,效率也快,愿赌服输,矛盾也小。第四种明火执仗抢劫,多是省、市、司、局、处一级,技术性要求不高,只要有把子蛮横力气强行拆迁就行。
    
    在这抢劫盛行的年头中,绝大部分老百姓当然是没有活路了,如果说政权会在2008年天杀、地杀、人杀三劫中崩溃掉,“官场观察”是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的。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3/2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发杀机,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昭明
  • 习出任国家副主席,胡、曾完成十七大政治交易/昭明
  • 吴仪高调“裸退”逼曾全退,习接班军委未遂内幕/昭明
  • 江曾前后夹逼计谋流产,胡锦涛强烈戒心浮出水面/昭明
  • 人民日报社论:解放思想为的是破除对江泽民的个人迷信/昭明
  • 吴志明权力缩水,上海帮有瓦解之迹象/昭明
  • 陈案僵持不下,胡锦涛要发动群众斗争上海帮/昭明
  • 江家帮内讧,曾庆红下台内幕/昭明
  • “知变”,你应象韩正一样及时知变/昭明
  • 昭明太子不复来,此处空余读书台/知变
  • 镇压权私有化结果——上海已经变相宣布独立/昭明
  • 江家帮宣称:没有江派许可,胡锦涛不敢抓陈良宇/昭明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胡江思想领域斗法,汪洋冲锋陷阵,江氏兴师问罪/昭明
  • 人怨上闻天降灾祸,暴雪冰灾试探中共政权/昭明
  • 或许正如江派所言,胡锦涛血液流有贪污腐败基因/昭明
  • 江推迟交班,曾取代未遂,习提前接班,妄图架空胡/昭明
  • 韩正高调批判陈良宇,希望通过胡锦涛考验/昭明
  • 中国地方割据内乱初端:镇压权的私有化/昭明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儿子曾伟移民澳洲暴光,曾庆红遭质疑党内地位动摇/昭明
  • 中央两个司令部,有人急于夺权当国家主席,分裂党/昭明
  •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江氏心腹由喜贵必须下台/昭明
  • 胡锦涛表示,党的代表大会有权改变以前的任何决议/昭明
  • 宋平顺留有遗书爆光,京沪两地权斗压力剧升/昭明
  • 锦涛同志表示,纸馅包子新闻是真的,谁说有假/昭明
  • 军委副主席重新站队,高调表态挺胡,以求安全着路/昭明
  • 胡锦涛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权力,要么面临全面围歼/昭明
  •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
  • 胡江曾内斗,高潮即将到达,尘埃远未落定/昭明
  • 黄菊病故,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形势为之大振/昭明
  • 在陈良宇案的定性上,中共高层爆发严重分歧/昭明
  • 胡、江权斗,北京军区与南京军区至关重要/昭明
  • 17大权斗:胡锦涛试图在军队中肃清江氏“三个代表”阴魂/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