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论不自由泛滥到了自由世界——伦敦书展拾遗3/齐家贞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04日 来稿)
    
    齊家貞(墨爾本)
     (博讯 boxun.com)

    倫敦書展前,獨立中文筆會給英國文化協會發了公開信,指出“中國文學必須包括遭官方封殺的超越官方審查之外的民間文學、異端文學、地下文學、獄中文學和流亡文學”,“英國文化協會如果真想自由文明地進行文化交流,那麼就請關注中國民間社會的獨立作家及其作品,特別是那些失去自由、被新聞出版總署查禁不能參加倫敦書展的作家與作品”。不少其它筆會和文化機構參加了連署,可是,國際筆會誕生之地的英國,同在國際筆會麾下長期與獨立中文筆會並肩捍衛言論自由和作家權益的英國筆會,對此沒有吭聲。
    大約有點歉意,英國筆會的會長和幾個理事都出席了獨立中文筆會的新聞發佈會,並熱情邀請它的會員前去他們舉辦的各種活動;也大約是爲了補救英國文化協會未敢邀請《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作者張戎,英國筆會為她做了個專題採訪。要不是英國筆會的補救,大名鼎鼎的張戎真的就被鼎鼎大名的倫敦書展遺忘了。
    我們參加過兩場英國筆會舉辦的作家採訪專場。一是張戎,她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一是畢飛雨——中國作家團隊的發言人,王蒙、安妮寶貝、鐡凝、莫言、藏人作家阿來等二十多個作家的領導。
    主持人問張戎,對於你的書,中國方面是看重政治利益還是經濟利益?她回答,當然是政治利益。如果讓我的書在中國發行,我相信它將會是很受歡迎的,是可以賺不少錢的,但是,出於政治原因,他們選擇了禁止。我也很反感他們不讓我的弟弟(張樸)回中國,不讓馬建和他的家人進入中國,因為中國方面不喜歡他們的作品。張戎也強調自己很幸運,還有許多作者的遭遇極為可怕,她成都一位朋友的經歷就是這樣。
    
    
    英國筆會對張戎(左)作專題採訪
    
    畢飛雨的採訪專場,主要針對他的《玉米》,英文版改名為《三姐妹》這本書。主持人一開始就講到三姐妹裡面有許多性描寫,而且很大膽。畢飛雨否認這是有意為之,他回答,他主要是想寫文革,文革已經被許多人淡忘,特別是年輕一代不知道文革是怎麼一回事。在問及他寫一些政治事件時,有沒有顧慮,或者說自己設立界限?他回答得比較模糊,這種情況是有的,自己應該有所掌握。他還表示感謝英國,他喜歡英國,就是英國不邀請他,他走也要走來,爬也要爬來……
    
    
    畢飛雨(右一)新書發佈會
    
    當時,天琪站在聽眾外沿,我坐在中間過道的地上(秘密工作要求各自散開),都懷揣標語,準備隨時發難。可是,我倆不約而同覺得畢飛雨的講話比較生動流暢實際,也朦朦朧朧提到寫作不是完全可以把話說透,不像“柳斌杰”們那麼肉麻,“我深深地為……而感到自豪”“今日的中國各民族和睦相處”,我們沒有舉牌抗議,還為了等一會爭取提問,比如你對新聞、出版方面的審查制度有何看法之類的,暴露了身份,就別想主持人點你的名了。
    豈知,和對張戎的採訪一樣,主辦方英國筆會注意到有反對者混雜其中,為了封住他們的嘴,避免說出令主賓國不開心的話,他們取消了聽眾提問,採訪一完,就簇擁作者離開會場,到書攤簽名賣書去了。
    天琪反應快,畢飛雨採訪剛完,她就搶著走近講臺,向畢飛雨介紹自己獨立中文筆會會長的身份,然後問他:“你知道劉曉波嗎?” 畢飛雨回答:“知道。”“你知道劉曉波現在在哪裡嗎?” 畢飛雨說:“我是個作家,我不參與政治。”他即刻被主持方的人拉走了。
    畢飛雨的意思應該是,他知道劉曉波的下落,可是拒絕往下說。他的回答比王蒙老實,梅兆贊問王蒙:“你知道劉曉波嗎?”他回答得很乾脆,不知道這個人!
    
    王蒙講座現場。
    
    書展第三天,我守攤,小喬去參加了一些活動:漢藏維作家繼續在中國廳的“邊境”“騷擾”,朗誦獄中作家詩歌,舉牌、舉書抗議。小喬還出席了楊煉等詩人的詩歌朗誦會。楊煉是唯一一個中國接受的海外詩人,被英國文化協會邀請。
    
    
    小喬參加詩歌朗誦和舉牌抗議
    
    如果將占地面積與來訪者數量相比,獨立中文筆會W210無疑屬於倫敦書展中最熱鬧的攤位之一。
    我們的攤子就這點地方,沒有花裡咕哨的裝扮,主題鮮明集中簡潔,人們走過時,反而覺得非比尋常側頭張望,進而走過來聊天。除了一些知名人士,比如紐約來的一對著名出版商代理,德國法蘭克福前屆書展副主席,知名記者作家梅兆贊,兩個英國詩人作家,英國一所大學的教授等等,最令我興奮感動,令我認識到中國是有希望的,那是一些大陸來的青年。他們幾乎都在倫敦讀書,深圳北京上海都有,他們知道劉曉波,最感興趣的書也是劉曉波的書,問我們什麽地方可以買到。還有三個年輕孩子,兩女一男,他們說:“你們做了了不起的事情,謝謝你們的努力,我們真的很感謝你們。”說了又說,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表達清楚心裡的感受。他們還告知,現在在網上,我們什麽都能看到,什麽事情都清楚,劉曉波的一切我們都知道。有個女孩子在倫敦學藝術,因為劉曉波的書只展示不出售,她乾脆像在圖書館裡,坐下來能看多少看多少,一直到書展結束。她熱心地給我們守攤,幫忙運送書籍到展廳外面——筆會這一次的“專職司機”張樸開車來運走。
    有好多撥人走過,完全不理睬我們打招呼,可是,眼睛盯住牆上獄中作家的照片,滿懷狐疑,邊瞧邊走。中國這次來了一千多人,或許他們屬於這個群體。
    書展的第三天下午兩點,貝嶺到英國文化協會去,遞交了一封他自己擬定的信,抗議他們聽從中國新聞與出版殺手的意志,罔顧中國獄中作家的處境。
    頭一天,貝嶺與英國文化協會主席、此次書展的英方總負責人短兵相接,他要求與她交談。這位女士的眼睛流露出一種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不耐煩,禮貌而冷淡:“我要去開會,可不可以?”貝嶺說:“那請你給我預約一個時間。”她固執地只說一句話:“我要去開會,可不可以?”
    現在,在文化協會門口,來接受貝嶺信件的是她的副手。不像在書展剛剛開始時,英國倫敦文化協會給筆會回了一封短信:“這次書展是商業活動,不是搞政治”。信中歪曲獨立中文筆會,說筆會認為“沒有關過監獄沒有流亡海外的作家,就寫不出好作品”。經過近三天在書展大廳裡外的諸多抗議活動,平面媒體和網絡上的大量報導與指責。現在,這位副手回答貝嶺:此次書展在有的方面處理有所不妥,將會做一些補救。頭天就聽見傳聞:“這次只照顧了這邊,下次將照顧另外一邊。”爲什麽人為割裂,這叫什麽文化交流?
    主賓國中方主辦的三百多場活動,節目內容、時間、地點不斷變化隨意取消:開幕式改期改場地——柳斌杰主持,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致辭,政治局委員劉延東出席,要多政治有多政治;中歐出版論壇主角柳斌杰臨時被代表不出席;作家專訪一律取消提問項目……中方言而無信說變就變。馬建在後來的幾次大活動中一直保持低調,不出面說話,為的是確保倫敦書展結束後,晚上七點鐘在英國劍橋大學一場重要的論壇不被取消。在這個論壇上,中國作家的領軍人物畢飛雨將與馬建面對面交鋒,這是馬建最期待的一刻。他要請這個“不參與政治”的作家,解釋自己規定的:“每週組織作家學習政治”,以及爲什麽《為人民服務》的作者、小說家閻連科三次申請參加倫敦書展,三次被拒絕!
    馬建的擔心並非多餘,倫敦書展結束前半小時傳來確切消息,畢飛雨取消出席當晚劍橋大學的論壇,他臨陣脫逃。
    書展最後一天中午時分,中國所有攤位開始廉價售書,便宜得難以置信,整整一袋不值十英鎊,這點錢通常情況下不夠買一本書。開初他們還不好意思聲張,慢慢的消息就傳開了,三天書展就這個時候熱鬧,人們不是一本一本地買,而是一袋一袋地買了。
    許多書棒極了,精美極了,都是作者心血的結晶。不難想像,假如沒有刀斧的砍削,它們可以是多麼令人驚歎的好書啊。我內心湧出喜愛之情,也湧出憐憫之心,中國人其實是非同尋常聰明能干的啊!
    本來,每年書展臨近結尾,都有某些大學生出於慈善動機,開車前來收集各攤位扔下的書籍,再送到一些圖書館去,但數量畢竟有限。我們獨立中文筆會也送了一些書出去,包括小喬和我,自己的書自己高興,也送了幾本幫五七學社印刷廠展出的書,送給對右派資料有興趣的人。不過,筆會絕大部份的書由貝嶺帶去德國——我們擔心如此笨重的東西,不是三頭六臂如何搬運——他計劃今年10月送去參加法蘭克福書展。可是,主賓方中國不惜工本講排場的作態目前正在經受排場太大的煎熬,就像一個超級胖子,需要短時間內割掉全身的贅肉,到閉幕前兩三個小時,簡直就是在送書,瘋狂地送,與其說是瘋狂地免費贈送,不如說是瘋狂地免費請人搬走,漂洋過海運來,當然不能再漂洋過海運回去,那就真的是豆腐搬成肉價錢了。
    看著這種極為反常的現象,我無法壓抑本能的“兵敗如山倒”“丟盔棄甲”的感覺。
    倫敦書展已經過去,留下一些問題值得思考。
    有言道:“你可以買房子,可是你買不到睡眠;你可以買性,可是你買不到愛情;你可以買書,可是你買不到知識。”
    現在,我想說:你有錢,可以買書展,可是你買不到尊敬;你有錢,可以買場地,可是你買不到愛戴;你有錢,可以買保安,可是你買不到正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505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言论不自由泛滥到了自由世界——伦敦书展拾遗/齐家贞
·蒋忠泉,藏汉同胞永远铭记你!/齐家贞 (图)
·记廖亦武澳洲之行/齐家贞
·齐家贞给艾晓明的一封信
·我发誓,我活着,我要写/齐家贞 (图)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齐家贞:一个非正常活着的人(代后记)
·廖天琪:浴火重生齐家贞——为《红狗》序
·齐家贞:晓波不在家,刘霞,我与你作伴
·齐家贞: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
·大跃进前后的我和重庆市一中/(澳大利亚)齐家贞
·一隻折斷了翅膀的雄鷹——紀念父親齊尊周逝世十周年/齐家贞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右派兄弟之歌/齐家贞
·马力,别忘了天安门屠城的冤魂/齐家贞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