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水均益:白岩松了解我的委屈 和崔永元心有灵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7日 转载)
    
     今日下午,央视知名记者、主持人水均益将登上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演讲的讲台,水均益在央视干了20年,也有很多读者关心他在央视荧屏后的工作,关心他和白岩松这些主持人之间的“互相合作”、他们之间的“争风吃醋”。其实,水均益在他的新书《益往直前》中也有披露一些花絮和故事。对于央视20年,他套用白岩松的书名《痛并快乐着》。“这当中有点点滴滴的快乐,有的甚至是很短暂的瞬间,更多是一种探索过程,一种挣扎的过程。”
    

      “白岩松了解我内心的委屈”
    
      2013年,曾经一度红遍大江南北的《东方时空》栏目迎来了创办20周年的日子。水均益说,在这个有点“致青春”意味的聚会上,包括白岩松在内的他们这些“央视老兵”畅所欲言的追忆往昔,怀念当初激情燃烧的岁月,水均益感叹:“小崔、小白、小水,我们都这样一路叫了20年。”《东方时空》被公认为是中国电视新闻界的里程碑,催生了一批优秀电视人,包括名噪一时的“四大名嘴”———白岩松、水均益、敬一丹、崔永元。
    
      “2004年的一天,我和白岩松差点打了一架。”对此水均益似乎毫不避讳,“那是在当时我俩共事的新闻评论部,梁建增主任的办公室里。打架的理由很无厘头,当时白岩松是《时空连线》的制片人,我是《国际观察》的制片人,两个栏目的选题发生了撞车,我们互不相让。”梁建增将两人叫到办公室当面协调,却出了事。“我俩越说越激动,争得脸红脖子粗,甚至话里话外开始出言不逊。某个瞬间,白岩松拿手指着我,我拿手指着他,眼看就要大打出手了。”但几秒钟后,两人都冷静了下来,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也没有更多的话。水均益摇着头,指着他说:“你呀,脾气太爆!”白岩松也不示弱:“你呀,也不是什么善茬,这西北人脾气跟个巨雷一样。”话音未落,俩人就抱在一起。
    
      水均益说,“我和岩松一样,都是倔脾气。在做节目、干新闻的事情上争取到底,竭尽全力,从不轻易放弃。”水均益评价白岩松,比他更执着,更强势,对新闻理念的追求近乎于疯狂和霸道。“他认准了的选题,他想要表达的话语,一般人很难说服他改变。他可以因为一个选题被‘毙’,直接冲进台长的办公室,吵架一般地劝领导改变主意。”在水均益眼中,白岩松还是个“话语霸权”者。他有极高的语言组织能力,是那种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才能,同时,他也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持人。当制片人的时候,白岩松每周要向手下编导推荐一本书,都是他已经读过认为有价值的书。他的兴趣也很广泛,音乐、哲学、体育,甚至外语。水均益说,白岩松为了踢足球,至少被踢断过两次腿;为了评论中国足球,他甚至酒后上直播,招致观众非议,还被领导狠狠地批了一顿。还有某一天,白岩松突然对水均益说:“哥们儿,我正在学英语。”水均益开玩笑说:“怎么,想抢我的饭碗?”白岩松严肃地回答道:“不是,没有语言实在不方便,咱现在做新闻已经不分国内国外了,得学点啊。”
    
      水均益和白岩松刚“出道”的时候,被同行问及是否会暗自较劲,争当央视所谓“一哥”?水均益回忆:“记得当时我们俩相对一笑,共同果断地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从那之后的二十年里,我们做到了当时那个承诺。二十年里,我们有过较劲,有过相互比拼,甚至像2004年那次,因为各自栏目选题争执不下而红过脸,但那些都是新闻和主持业务意义上的较劲。”
    
      “在我和白岩松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一哥’,更不存在争风吃醋,相互‘挖坑’,你死我活。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两个中国新闻人,对新闻和人生共同的探索、追求与不甘,以及战友般的惺惺相惜。”正是因为如此,当2003年水均益抗命重返巴格达的时候,才会第一时间想到让白岩松去替他为领导求情,允许他继续在伊拉克报道。若干年后,当白岩松在送给水均益的书上写下“老哥,为你平反!”水均益说自己尤为感动,“那几个字时,我明白,这些年来,白岩松了解我内心的委屈、挣扎与不甘。”
    
      “崔永元帮过我患抑郁症的哥哥”
    
      在央视工作20年,水均益、白岩松、崔永元三人之间有很深的友谊。其实,早在今年4月初水均益开微博之时,三兄弟感情可见一斑。水均益刚开微博,好友崔永元提醒:“别乱讲话,一个水均益可能抵不过一个水军。”水均益认为他与“老白”之间是志同道合、惺惺相惜的感情,至于他与崔永元关系的定位,他在《益往直前》中写到:“小崔虽然不属于那种无话不谈的铁哥们,但是那种心有灵犀,同呼吸共命运的战友关系。”
    
      “崔永元真的从央视辞职了。这件事我是从网上得知并后来确认的,但并没有感到意外。”在参加了《东方时空》20周年那场小范围聚会之后,晚上回到家中,水均益给崔永元发短信,问他为何没来参加《东方时空》的聚会,崔永元直接拨通了我的电话。“水,别伤心了。我不干了,这回真辞职了。”水均益在书里说,2005年,他哥哥得了抑郁症,他找到了曾患抑郁症的崔永元求助。“小崔告诉我,他发病的时候,对别人的态度是高度敏感的,白天有人无意对他讲了一句话,他会琢磨一天,到晚上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半夜拿起电话向那人问个究竟。”正是有了崔永元的现身说法,水均益对症下药找到了帮助他哥哥的办法。水均益写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很感慨:“我曾经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崔永元跟我和白岩松一样,遇到什么不爽,找几个朋友,喝顿大酒,抒发一下心中的郁闷,也许就不会睡不着觉,得抑郁症了。
    
      水均益承认,这些年,黄健翔、邱启明、李咏、崔永元,一个个央视主持人纷纷离职,确实无形中引起种种猜测。“我不清楚他们走的具体原因,但说‘央视离职潮’是媒体过度解读,我认为只是碰巧,一家上万人的企业一年走几十人也很正常。至于我个人,我是做国际新闻的,离开央视这个平台,我就没有机会到境外采访、和总统对话了。”水均益说。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505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水均益:希腊债务危机是出什么戏
·水均益:央视主持人很穷 不要信我1个月挣26万
·水均益:国家电视台要考虑传播正能量 (图)
·水均益竟笑谈马航飞机失联 网友愤怒要求道歉 (图)
·水均益:国防部和外交部罕见联手怒斥美内幕
·水均益:要一直工作到滿頭銀發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 生命禅院面对瘟神008疫情每日祈祷心经/雪峰
  •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曾节明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谢选骏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李芳敏144000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 陈泱潮紫薇聖人(人子/彌勒)痛斥匪共無神論邪惡文章
  • 谢选骏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目錄
  • 谢选骏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二)_意识的完整性/乾坤草
  • 刘蔚Wei Liu:谁歌颂党国,谁就是
  • 陈泱潮2020年你须知的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下集)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新冠病毒:潜伏期体温正常也能传染
  • 肺炎肆虐:北京婴儿感染上海首死 京津沪长途客运全停
  • 中国政府宣布暂时禁止买卖野生动物
  • 武汉医院物资告急 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