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转载)
    
    读中国大陆官方文书的读者都知道中共在谈到西藏时有几个概念是万能无比的,如:“自古以来”、“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地方政府”、甚至双引号也是。这些“概念”可以掩盖掉,应该是删掉所有的历史史实。特别是西藏加上这些“概念”和符号,一个活生生的国家就可以被吞并,而且,可以成为光明正大地殖民统治的理由。
    
    本文从一张照片讲述中共如何利用这些“概念”和“符号”篡改西藏历史,篡改过程中又无法自圆其,矛盾百出的情况,主要谈中共非法入侵西藏之后如何阴谋策划剥夺西藏政府外交部外交权的经过,当然,这只是冰山之一角、沧海之一粟。不过读者可以从中可以知道中共非法侵占西藏的历史事实。
    
    最近读中共编纂的《西藏自治区外事志》其中《管理》部分是我要和大家谈论的部分。该书刊登有一张旧照片,其实这张照片之前在流亡藏人著作中出现过。是藏历水蛇年7月28日,1953年9月6日中共“合并”,应该说以合并之名,实为吞并西藏政府外交部(藏文称喜嘉列康——外国事务部既外交部)的照片。照片顶部有藏文和中文写有:“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外事帮办处与西藏政府外交部(局)合并仪式纪念”,藏文还写有西历和藏历日期。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西藏自治区外事志》介绍道: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外事帮办处与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合并仪式纪念”。很有文章,西藏政府是“地方政府”,把西藏外交部矮化为“局”,告诉读者,西藏不是一个国家,然后,外交局加上双引号——是“非法”的。
    
    在《管理》中是这样描述西藏外交部:“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在英国的唆使下,西藏地方政府宣布成立非法的‘外交局’,民国政府不予承认。”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西藏外交部“1953年被西藏地方政府撤销。”、 “1953年1月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出撤销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9月,经中央同意,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人员并入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外事帮办办公室。合并后的机构名称是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外事帮办公处。”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西藏外交部到底是不是“非法”?如何“撤销”?撤销之后又怎么“合并”?《西藏自治区外事志》编纂者们说来说去,最后还是说不清楚。但是,事实总会是事实,纸毕竟无法包住火,怎么篡改还是改变不了历史事实。
    
    有关西藏的外交事务,我们先从西藏历史看,西藏历代政权非常重视外交事务,吐蕃王朝著名的赞布(国王)松赞干布在七世纪开始在吐蕃王朝中建立了完整的对外机制,当时九大伦(大臣)中的三个伦——大、中、小公伦是主管对外事务。西藏历史记载:“公伦犹如父亲的工作,勇敢地面对一切外部事务,或者并非无能耐者,而是承办重大外事者,被称为公伦。公伦大小等级之分和秘书处,以及不同的“东图”的界限。”如噶尔东赞域松是松赞干布时期非常有名的公伦(外相),出征尼泊尔、唐朝等国,是才华盖世的外交家、军事家,其家族为吐蕃称霸中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吐蕃历代外相在吐蕃和唐朝多达九次国事谈判以及划界等对外事务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吐蕃王朝结束后的割据时期,各王国的外交事务有统治者直接掌管。西藏甘登颇章政权建立后,西藏外交事务由噶厦掌管。到1942年甘登颇章政府正式成立喜嘉列康既外国事务部——外交部,并有噶伦(部长)全权负责,一直到1953年中共以“合并”之名吞并、夺取外交权为止西藏外交部掌管西藏外交事务。
    
    有关西藏近代外交事务西藏作家嘉央诺布有研究:“二战之前,所谓 “护照”具备了签证及旅行证件两种功能,西藏政府颁发给外国游客护照(即签证)的最早记录是在1688年,那是发给一个名叫约翰.霍瓦南斯(Hovannes orJohannes)的亚美尼亚商人。 1780年西藏政府给印度总督沃伦.哈斯廷斯(WarrenHastings)的使者普伦吉尔.高桑(Purangir Gossain)签发了一份护照 。
    
    自1912年以来,西藏政府也正式颁发护照给那些要到国外的西藏人。1921年西藏政府批准了其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珠峰探险队的入境和探险申请。来访的英国外交官查尔斯.贝尔(CharlesBell)在拉萨写道:“我从西藏政府那里收到了官方正式的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许可证明。” 护照有时是发给从事科学工作的探险人员:如1939年发给人类学探险家谢弗(Schaeffer)的护照,1949年发给人种学考察专家图斯(Tucci)的护照,以及1924年发给植物学家弗兰克.金顿.沃德(FrankKingdon Ward)的探险许可护照。”(见原件图4)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西藏的地位》记载:“1942年,西藏政府成立外交部,负责一切外交有关的事务,负责人不仅具有大臣地位,直属噶厦领导,而且不同于噶厦,它可以直接与西藏大会进行接触。表现了西藏对国际外交事务的重视。由此外交部成为西藏与外国政府代表进行联繫的唯一合适的管道。 ”
    
    《西藏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中指出:“1942年西藏政府在边境小镇亚东向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两位特使签发了入境许可签证。老、小洛厄尔.托马斯于(LowellThomas Jr. and Sr) 1949也在边境亚东获得“西藏护照”。小托马斯(Thomas Jr)在回忆当时获得入境许可签证时写到:“当达赖喇嘛政府的护照展示在我们面前时,想到那么多西方探险家因为无法获得这个文件而最终未能到达拉萨时,意识到这个文件有多么珍贵难得。”
    
    第一本现代意义上的西藏护照是1948年签发给西藏贸易代表团的护照,护照上有个人资料,照片以及签证页等。它是以1915年国际上通用的单页折迭式护照为蓝本制作而成。英国,美国和其它七个国家给这本西藏护照签发了签证和过境签证。”当时的代表之一的夏格巴的护照现存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为最有力的证据。(见图5
    
    桑杰嘉:从一张照片谈西藏政府外交部的沦陷


    
    西藏外交部并曾与英国、美国、尼泊尔、独立后的印度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尼泊尔早在1856年已经在拉萨设立了外交使馆,中国于1934年设立外交使馆,而英国则于1936年设立。1947年3月23日,西藏外交部官员作为西藏国家的代表,出席了在印度召开的亚洲国家关系会议,该会议探讨了二战后亚洲的地位问题。西藏也派外交代表出席1948年召开的亚非会议。
    
    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部给“毛泽东先生”发了一封信(实为外交照会),该信解释了西藏作为宗教国家,自古就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事实。该信并要求共产党的领导人“下严格的命令”,使他的军队不会越过藏中边界进入西藏领土。信中还对早期被中国非法吞并的领土问题提出交涉 “等中国内战结束以后,西藏政府希望和中国重新谈判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问题。”
    
    再看中共入侵西藏后阴谋策划夺取外交权的过程,从而也对中共非法侵占西藏、剥夺西藏政府权力的过程有所了解。
    
    由于西藏在历史上是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中共非法入侵后千方百计以各种理由剥夺西藏政府的权力。在外交上,中共当时的第一任务就是夺取西藏外交部的外交权,既中共称“收回外交权”。但当时的局势限制中共赤裸裸地剥夺西藏政府的权力,中共以所谓《十七条协议》为幌子,刚开进西藏首都拉萨没有足够的力量全面控制西藏。对此杨公素直言道:“从1952年到1953年一年多时间与西藏分裂分子作公开斗争时,中央工作人员同解放军集中力量谋求在西藏站住脚的时候,执行中央统一对外的规定就提不上日程。”事实上,1952年到1953年西藏人和中共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公开的斗争,不过,中共确实没有全面控制西藏,脚还没有站住,所以是“集中力量谋求在西藏站住脚的时候。”不是非法入侵,还有“站不住脚”的问题吗?
    
    因此,也就有了《西藏自治区外事志》所称的:“1951年7月底,西南外事处处长杨公素奉命率外事干部十余人,从重庆启程进藏。1952年1月,中国共产党西藏地区工作委员会外事处成立,杨公素任处长,杜子毅副处长。由于情况特殊,未对外公布。
    
    杨公素也称:“外事处尚不能对外公开——”,他承认,西藏的对外事务也完全不同与中国其他地区。因为中共非法占领西藏之后要处理的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外交事务,所以,“就不同内地一纸宣言废除就可了事”。需要东藏西躲,隐名埋姓,阴谋策划。
    
    经过一段时间的策划后中共终于找到了非常“巧妙”的办法, 剥夺了西藏外交权,实现了中共外交人员的“第一任务”,既上演西藏外交部与帮办处“合并”之戏公开夺取了西藏外交部的外交权,并向外界公布。因此就有了西藏外交部与中共帮办处举行合并仪式纪念照片。
    
    所以《西藏自治区外事志》说:“1952年9月6日,外交部指示将中共西藏工委外事处改称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外事帮办办公室,对外公布——并与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合署办公。”
    
    中共之前躲躲闪闪,此时能对外公布的主要原因是1953年8月印度与中共避开西藏外交部在外交上做了一次买卖,“将印度政府驻拉萨的代表改为总领(作为对等中国在印度孟买设总领馆)”。中共直接插手西藏外交事务获得印度的默认后,以“合并”的名义,公开吞并了西藏外交部 。
    
    据杨公素的说法中共的策略是:“1954年签订中印协定后,才准备撤销它的外交局,与外事帮办办公室合并。原来外交部的意见是采取稳妥方式,第一步,先由外事帮办办公室与其外交局合署办公,后噶厦同意撤销,准其外交局并入帮办办公室。——噶厦方面不得不将其外交局撤销。”
    
    由于中共与印度的外交买卖1953年做成了,所以,中共提前“吞并”西藏外交部。为什么中共口口声声说西藏外交部是非法的,又不能直接关闭西藏外交部?因为,西藏独立时期外交事务由西藏外交部负责,印度和尼泊尔等还在西藏首都拉萨设有外交使馆,更主要的是中国对西藏外交事务一窍不通,且没有任何外交历史资料在其手中,中共公开关闭西藏外交部当然不是上策,所以必须要上演了“合并”这幕戏 。
    
    杨公素在其书中承认了对西藏外交事务的盲点:“——这是一张1914年英国人阴谋强占中国领土与藏方私下交易的一张图,我们是第一次见到这张真图。—— 我们询问除此图外,有没有其他文件、条约或文书等,他们一口否认有任何文件。事隔十来年后,我却在一本英国人写的书中发现了1914年英藏秘密划“麦线”的双方换文和他们签订的商约。因为这两个文件为国内研究西藏地方对外关系所罕见,所以我乘此机会把它们翻译出来,作为参考文献。”
    
    另外,中共利用藏人在其外事机构工作也能说明以上的观点:“西藏地方原外交局局长老索康已死,其副局长柳霞担任中央外事帮办办公室的副帮办,外交局原有人员除少数外,都参加了帮办办公室,其中有桑都仁钦,他原在外交局负责与印度驻拉萨机构联系,他来帮办办公室在二科工作,仍然负责与印度总领事馆联系。我们吸收拉萨市长参加帮办办公室负责尼泊尔工作的三科,以后发生有关尼侨纠纷时,拉萨市长得接帮办办公室的意见执行。原外交局交来大批藏文文件,同时我们已着手调查了解中印边界问题,帮办办公室成立了一个资料研究室,除了懂藏文的汉族干部外,原外文局的恰巴亚杰,当刀,登增降村等都参加资料研究室的工作。”
    
    中共以强迫签订的所谓《十七条协议》为由“合并”之名剥夺了西藏外交权,但西藏政府外交人员也对中共要求收复西藏疆域失地。“同时也看到噶厦虽然同意中央统一对外但同时又给中央政府出了一个难题,就是要求中央收复它所谓的失地。”当时,中共最关心的是全面非法占领和控制西藏,根本不关心西藏失地。1954年4月,中印度就西藏与印度关系谈判时,中共高层明确了这样的观点:“在一次会议上,周恩来总理针对西藏噶厦提出要收回失地一事,说明这次中印谈判只谈业已成熟的悬而未决的问题,边界问题现在情况还不清楚,这次不能谈。”
    
    总之,阴谋剥夺西藏外交权是中共非法侵占西藏之后如何从西藏政府手中夺取政权的缩影。由于中共需要欺骗世人、掩盖非法入侵西藏的事实,所以,不能承认西藏独立主权的事实,又要面对西藏政府的事实存在以及西藏外交部握有外交权,还有中共外交人员对西藏外交事务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也没有任何外交资料等。面对这样的局面,中共最拿手的是阴谋加厚黑厚道,把白的说黑,黑的说白。最后,还把西藏政府外交部吞并的事推倒达赖喇嘛头上——“1953年1月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出撤销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问题是“撤销”了的外交部是如何“合并”?《西藏自治区外事志》没有回答,也不可能回答。
    
    因此,《西藏自治区外事志》先说西藏外交部“非法”,然后说1953年1月“撤销”了,又说1953年9月“合并”、“合署办公”了,还有“西藏地方政府‘外交局’人员并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外事帮办办公处”、感觉又不是把西藏外交部“合并”,而只是把“‘外交局’人员并入”等等离谱的说法。其实《西藏自治区外事志》编纂者们也有他们的难处,一方面要坚持西藏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立场,一方面又要坚持西藏外交部“合并”的说法以及这张照片的“真实”性。总之,要编造谎言,篡改历史事实。所以,既编不圆也篡不全了。
    
    2014年10月13日
    
    资料来源:
    《西藏自治区外事志》2005年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
    《西藏的地位》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
    《西藏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作者嘉央诺布。
    《沧桑九十年——一个外交特使的回忆》作者杨公素。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9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桑杰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四)
·桑杰嘉:中共机密文件证明:2008年3月中共在拉萨屠杀藏人
·桑杰嘉:颠倒是非使人无法信任——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三)
·桑杰嘉:歪曲事实解决不了问题——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二)
·桑杰嘉:西藏问题不是“共藏问题”——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
·桑杰嘉:有关西藏“和平区”的几个问题
·中共对西藏打压外还在做些什么?/桑杰嘉
·桑杰嘉:西藏的民主发展历程——流亡中的民主与实践
·桑杰嘉:也说说藏历新年
·凤凰网—海外CCTV编故事太离谱了/桑杰嘉
·桑杰嘉:西藏獨立日
·桑杰嘉谈西藏獨立日
·桑杰嘉:西藏路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希腊对中国游客重新张开双臂
  • 法国小公民与新冠大战疫——法华人抗疫心路
  • 印度新冠确诊超17万人 宣布大规模解封
  • 美警暴引发示威再延扩 又有2人遭枪击死亡
  • 中国突派临时航班6.4“载回留美学生”
  • 港人耗54亿延海洋公园寿命一年
  • 日媒曾曝解放军演习模拟夺东沙岛 台派新舰增防
  • 美国国务院公告办网上六四烛光晚会
  • 疫情重击 意大利陷经济衰退企业信心崩塌
  • 中国新报确诊4例 均为境外输入
  • 美议员提案李文亮命名广场 遭遗孀反对
  • 法国十字架报:怎样重启全球治理
  • 后新冠疫情时代第一批欧洲人飞往中国
  • 李克强指中国6亿人月入只千元
  • 中国工业5月报告继续回暖
  • 德国主张香港问题与中国对话 避提制裁与否
  • 俄罗斯一调查称世界最幸福国家中国排名第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