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17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大阅兵 ,“美国之音”驻中国记者东方在天安门现场 报导 说:当外媒记者看到江泽民为首的退休政治老人一起出现在天安门城楼时,都 感到十分惊讶。是的,只要对中国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事。
    

    大阅兵 前“官场工作室”的昭明曾断论,大阅兵 中共会生政变。当然很少有人把此话当真。因为人人都 知道对铁幕政治作预测是非常危险的。但天安门城楼发生的事,谁有能说它不是一次“政变”呢?
    
    这次大阅兵习近平有二个目的,一是要证明上台三年后,他已是说一不二权力超越邓小平,威望直逼 毛泽东的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二要成为习大帝的登基典礼。
    
    为了这次大阅兵,习近平首先是在政治上扫清道路,阅兵前不但把前面二任总书记身边的人统统打成腐败份子,政治上则打成反习联盟“新四人帮”,二位前军委副主席被逼得一死一病,政法王周永康则一夜白了头。又通过党媒放出风声,隐喻江为慈禧曾庆红是庆皇爷。胡锦涛 的大秘令计划则是新四人帮之首,矛头直指胡锦涛 。在阅兵即将举行前二周,《人民日报 》又突然发表“人走茶凉”的文章直指老人干政。在这以前江、胡两位的正面新闻基本在媒体上被屏闭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并通过非正式渠道发出消息,江已被软禁正在接受审查。
    
    习上台之后大搞个人独裁,弄得整个中国只有习一个领导 人,外加一个手握铡刀的中纪委王歧山,其他常 委包括总理李克强在内不但被 习近平通过领导小组剥夺了权力,根本上就成了在阿婆面前诚惶诚恐的小媳妇。中共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集体领导制,党委分管制被搞得荡然无存。于此造神运动全面复活,习近平被吹捧成了中共的中兴之主,转世轮王,已经君临天下了。但物极必反,大阅兵竟然成了他的“滑铁卢”,随着江泽民带领中共退休元老登楼,形势突然逆转,中共不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中共。一周后张震的追悼会江胡又再次登场 媒体全面报导 。在这以前比张震级别要高许多的乔石追悼会,江胡只能送花圈而不能到场,说明事情 已明显地起了变化,人走茶不凉,老人干政将成为新常态。
    
    中央警卫局对于每个新上台的中共领导人来说都 是最重要的,是关系到人身安全的机关,有消息说这次大阅兵国家领导人的安全 ,由已退居二线的警卫局书记江泽民的前卫士长由喜贵,与习新提升的警卫局局长王少军共同负责,并在凌晨将警卫部队的枪全部交了子弹空枪上岗。也就是说本来应该由局长负责的警卫工作改为书记局长共同负责了。这个决定是这样做出的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江泽民又再次主导了中央警卫 局,习是被迫接受这一安排的。一个已经退休了十几年的中共领导人,为何有这样的能量安排现任领导人的安全,这是中共的大问题。
    
    中共内斗早已摊牌,在此局势下元老们上不上楼必是一次重大的交锋,争得了上楼的权利,更担心的是人身安全,会不会发生“玄武门之变”。对与习近平的突然袭击,这二年中共干部已看得心惊肉跳 ,许多干部都是到京开会被拿下的。上不上天安门对于元老们是如此 的重要,事关他们的政治生命,因为这不是荣誉性的亮相,而是洗刷种种有关他们的传言,表明他们没有受到调查 ,没有被清洗这样的身家性命大事,更要表明对中国政治他们仍然保有影响力,上了 天安门就是拿到了政治保险。因此,元老们必定是既想登楼,又怕登楼。相信这一晚没有一个人会安睡到天明。
    
    这一晚对习近平来说同样是一个无眠之夜。对习近平来说这些政治老人全部登台, 意味着以前释放出来的种种舆论就都 成为对元老们的攻击,而且由着他们的登台以后要清洗也变得十分困难了。更重要的是他们一当登台,他的大帝的登基之梦被泡汤。阅兵本来是习独家统吃,现在江泽民带着一帮人过来吃霸王餐,江还坐在了上位,这让习情以何堪。而且他也同样担心,因着由喜贵重新负责警卫,明天会出现 什么 样的变局,他的心中也实在没有底,当年四人帮是如何被拿下的还不是出在汪东兴身上。中共政治之残酷与阴谋种种,必然在这一天晚上,象鬼魂一样缠绕着他,让他不得入眠。
    
    登上天安门城楼的那一刻,也许只有一个人心中是充满了平安与喜悦那就是江泽民,因为他已操控了全局,他的贴身卫士由喜贵负责着安全,而事实也让全世界都 看到了,老江带着元老们满面春风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江又成了江核心,习、胡两人只得站在他的左右,江精神爽朗,谈笑风生,一副“胡汉山“又回来了!的得意之态。
    
    大阅兵观习近平之气象从头至尾,不是垂头丧气,心事重重,就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最后登上阅兵车时全世界都震惊了,习近平不但脸如死灰,精神恍惚,竟然阴差阳错用左手行礼。一个花了几百亿,挖空心思搞出来的大阅兵,居然被习近平自己搞砸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事故 ,与天津大爆炸安全事故可以并列。
    
    到底是什么 使的习近平神使鬼差作出如此的举动,犯下这样重大的错误,对此专家们有不少精典性的分析,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习精神十分紧张。那么是什么让习近平感到如此紧张呢?显然不是大事情大场面,虽然阅兵是第一回,但几年来大事情 ,大场面习经历多了,走红地毯检阅三军仪仗队不知多少回。那么紧张是不是来自江这一干老人登上了主席台,如果说仅仅是老人登上主席台也没有什么 ,还可以显出习某的宽宏大量。紧张必有更重要更深层的原因?是不是习受到了党内严厉的批评权力受到了抑止,而且这还可能是轻的,更可能党内已对他作出以观后效的决定。一如当年邓小平南巡对江泽民发出警告“不改革就下台”,是不是也象当年给胡耀邦开生活会一样,胡被批评得昏 到在场。如果是这样,习在阅兵时的精神状况与举措都 可以得到解释。已经被习近平以“人走茶凉”,来喻以退休老人不得干政的退休老人又强势回来了, 我们不得不说是一种变相 的“政变 ”。
    
    中共是一个铁幕政权,铁幕政权只要不解体,人们很难窥其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彪“九一三”到现在还是个迷,习近平上台前神隐二周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是一个迷。大阅兵前中共到底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我们只能猜测推论。但是不管中共铁箍桶如何滴水不漏,但有一点是藏不了的,那就是中共领导人的表情,人的表情最容易透露内心的秘密,喜怒哀乐都 写在脸上,细看每一个登楼的领导人的表情,都 掩饰不住他们的内心世界,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脸上读出所发生的事,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了。真正的真相只有在中共解体,民主到来的那一天才为人所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607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陈维健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处 /陈维健
·陈维健: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陈维健: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陈维健: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陈维健: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黑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手 /陈维健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市/陈维健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陈维健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厉 /陈维健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功/陈维健
·纪念“六四”后继有人 /陈维健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陈维健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陈维健
·陈维健:被失踪的人:十一世班禅确吉尼玛
·陈维健: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陈维健: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陈维健: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贵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示 /陈维健
·陈维健辞任南京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名副市长辞职 (图)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陈维健:污蔑尊者达赖喇嘛中共贼喊捉贼
·陈维健: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陈维健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论坛最新文章:
  • 陈同佳案大翻转 台明派人押犯 港府称万不可行
  • 专家惊曝以色列谍战半世纪力阻朝鲜核武器武装中东
  • 续去宗教 四川凌云世界最长石刻卧佛遭毁
  • 法媒:中国间谍瞄准布列塔尼国防军事重地
  • 自由搏击74秒KO"花拳绣腿"引争议
  • 日本隆重举行天皇的“即位礼正殿之仪”
  • 港警蓝水射清真寺事件仍没了 基督教堂印度协会没摆平
  • 受制于墙 四分之一在华外媒有报道许可也被屏蔽
  • 中国拘留2美国人加剧在华美国人不安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四中全会会期仍秘 贪虎罕群状落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