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徐文立浅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2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2017年1月22日)
    
    尊敬的各位群主、主持人冰之雲女士、講座預告製作人和辛苦的轉播員,所有朋友們:
    女士們、先生們:
    提前給諸位拜年了!
    謝謝大家的抬愛,才有了去年12月18日我的「第一次微信群講話」,那次我主要講了「憲政民主國家應有的二大基礎論」、「中國當今社會已有的位移論」和「對中國未來樂觀及二個不樂觀的預見」;那次雖然沒有講稿,卻出乎意料地得到了那麼多的鮮花和鼓勵。
    謝謝大家!
    特別感謝這一次講座的「預告」,將我和我的摯友——王康先生的合影作為了封面;不然我想今天,可能不會有這麼多的轉播群和聽眾朋友,足見王康先生的巨大影響力。
    中國這六十八年來,在思想理論和價值觀上欠了全人類一筆大債。
    英國的撒切爾夫人生前,提醒得不錯:「根本不用擔心中國(我想,撒切爾夫人應該是指一黨專制的中國吧!——徐注)」,撒切爾夫人是「因為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然而,撒切爾夫人可能忽略了「苦難出真知」的道理。苦難、特別是文字獄猖獗了六十八年的中國大陸,終於有了可能出現思想巨人的機遇,只有我們中國人真的給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我們才有可能讓撒切爾夫人的後人們改變她的預言。
    我以為,成為中國大陸的對世界有所貢獻的思想巨人的基本條件是:
    1,有一個天然的、幾乎能夠完全抵制、或抵消共產專制主義的家庭環境和家學淵源;    
    2,有完全獨立的人格、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不拘小節的優秀品賚和百折不撓的超頑強性格;    
    3,擁有幾乎全能全才,超凡脫俗,尤其思想獨特又新穎;並俱有開出新學問、新思想、新學派的氣度和魄力;    
    4,有通曉古今中外名人名著,且強聞博記、過目不忘、更有融會貫通,擁有超人的綜合、揚棄、昇華、創新的能力;特別要有通曉中國的諸子百家和儒、道、釋傳統文化、哲學和思想的底藴;此人本身幾乎就是一位百科全書的學者;    
    5,有過謙遜、淡定、視名利為糞土,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孜孜不倦的業績;    
    6,有過自身苦難,卻能甘死如飴的特別經歷。    
    恰恰中華民族有福了,有了重慶布衣學者、現在流亡在美國的王康先生,王康先生是世界和中國千百年才會出現的奇才、民間思想家、中國當代第一才子!
    王康具備以上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的全部特徵,唯獨可能有點欠缺只是他的多國語言能力,配好翻譯助手,幫助王康先生登上國際舞台不是問題。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以我視之所及,王康可能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當然,我相信苦難的中國也還存有這樣一個王康式的群體,王康不至於那麼孤獨。
    今天,我的講座要面對王康兄,和無數一直在聆聽王康講座的朋友們。所以,我第二次微信群講話就不得不擬稿宣講,要格外審慎。
    下面我們進入正題。
    現在,到了該講講中國和世界未來的時候了。
    我以為,對於中國未來最為重要的就是二點:
    (一)新思想和新觀念:即回歸到「正常社會秩序」;僅僅說「正常社會秩序」這一點,既新、又不新。
    (二)重新制憲。
    今天不談重新制憲,只談新思想和新觀念。
    第一,為什麼新思想和新觀念對於中國和全人類社會那麼重要?
    理由很簡單:千百年人類的歷史發展表明,真正改變世界的除了「科技力量」,就是人文的「思想和觀念」;而不是武力、權勢和金錢。中共武裝到牙齒的「槍桿子」在新思想和新觀念面前,並沒有那麼可怕。
    我們來看實例:
    有了文藝復興和各國及美國先賢們貢獻給全人類的天賦的「人人生而平等」,以及後來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和觀念,才有了憲政民主的美國和各個民主國家。憲政民主的美國及各個民主國家,和貌似強大的專制政權比,哪一個更強大?德國、日本、意大利的軍國主義在二戰中的覆滅,前蘇聯在冷戰中的解體就是鐵證。當然,是憲政民主的美國及各個民主國家更強大,他們的強大不僅僅在於物賚上,更在於他們時時刻刻保守著的有著深厚人文底蘊的信仰、教育、秩序,以及建築、環境、音樂、藝術,更有每個人的尊嚴和品味、以及對他人的尊重和愛。
    反證的例子,是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我們中國人得到的所謂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大體是這樣的:聯共(布)黨史用所謂的人類社會發展的五階段論,以示共產主義的合法性、必然性;又說,共產主義社會是能夠做到消滅人剝削人的制度;更說,唯有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夠做到物質極大豐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真是前景美好得不行不行的。曾經,大半個世界和人類、及無數的熱血青年為此獻出生命而不悔,結果是血淋淋的現實讓全人類清醒,共產主義的思想和觀念是邪惡的思想和觀念,上世紀初,就有中國知識份子先知先覺,認識和指出過這一點(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慶之際,由李慎之先生作序、劉軍寧博士主編的一本新書《 北大傳統與近代中國——自由主義的先聲》中有記述),可惜這些振聾發聵的說法被共產主義的『幽靈』及共產黨等等左傾勢力和中共政權所壓抑,可悲的是,至今依然有人沈迷於此而不拔。
    正反兩方面的實例,都在在顯示思想和觀念比武力、權勢和金錢更為重要,它們能夠正確、或者錯誤地改變全世界。
    第二,現在大家都知道:世界病了。    
    那麼,病在哪裡?如何對症下藥?
    現今的世界性的問題是老的共產專制未除,主要存在在中國,中國又出了一個什麼「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的大活寶;就是這個大活寶,用最皇權的專制者的排場,接待共產主義最要消滅的各國的資本家代理人,目的難道也是要實現共產主義理想;他簡直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的大活寶!
    最近的達沃斯會議上,又是他——全球第一大共產黨的總書記來到那裏出席全球化資本主義盛會,向人們鼓吹全球化的好處。吊詭得很!
    另外的世界:歐美、特別是歐洲的民主國家因為「均富」等等福利主義的所謂「政治正確」,而不堪重負,甚至即將被「壓垮」。
    最可怕的是,共產專制還沒有削解(請注意,我用的是刀子旁的「削解」,而不是「消解」;這是因為中共的專制,恐怕不是能夠輕易「消解」,可能是要「削解」的),福利主義盛行的各民主國家卻可能被「壓垮」
    先說民主國家的「均富」等等福利主義的所謂「政治正確」,似乎正確;然而實際上它違背了「人,生而有差異」的天律。人類既然群體生活,倘若沒有差異,如何能夠分工而合作?最簡單的道理:一隻軍隊,沒有士兵、班、排、連,每個人都是司令,能夠打仗嗎?靜心而想:人,不論生前、還是後天,怎麼會沒有差異呢?結果卻要「均富」,現實就是毛澤東時代中國曾經的「普遍均貧」,以及今天民主國家的不堪重負;另外,地球資源不堪重負!人類的垃圾也讓人類和地球不堪重負!
    所以,我說:中國反對派人士當今,面對的是雙重使命:結束中共的專制,同時要提醒西方民主國家的所謂的「政治正確」和「現代化」有了太多的不正確。
    一,起碼「均富」不可能;
    二,所謂「現代化」的負面影響在拖垮全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
    中國的「霧霾」既是對中國所謂「現代化」的警告,也是對全人類的警告!
    有朋友提醒說:「因為『現代化』一個重要內容是科技創新。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強大的驅動力,永不停止。」
    我要明確回答,我之所以希望未来作为奋斗目标不再提所谓的「现代化」,只是防止所谓「现代化」一般意义上的偏颇和弊端。即便「科技创新」也是要审慎对待的大事,如生物工程中的「克隆」技术潛在的危險等等不勝枚舉······。
    所以,我2011年就提出了: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一個正常、健康的社會同情弱者,經濟政策向弱者適度傾斜沒有不對,完全應該,但是一定要適度;過了「度」,變為鼓勵和製造「懶人」和「窮苦剝削者」,也是大錯特錯。
    比如最近一位朋友告訴我一個典型的、他親身經歷的例證:美國加州「有一個叫做『房屋處』的政府組織,根據住房補貼《第八章》資助『貧困住戶』。一個單親母親帶兩個小孩,可以租到一套三睡房公寓,可以獲得每月三千九百二十七美金(每年四萬七千一百二十四美金)的住房資助,還無須繳納任何水電雜費。舊金山市的最低工資是接近十五美金一小時,每週40小時,週薪六百美金,每年52個星期,稅前年薪僅僅三萬一千二百美金(稅後總工資兩萬五千美金左右)。一個不工作,或者只做半職工、打零工的單親母親,僅僅每年住房資助一項就是一位勤奮工作的普通工人稅後總工資收入的一點八八倍(多二萬二千美金),在巨大的利益驅使下弊病百出」,他說:「我們這些老實的納稅人則瘋狂大失血。」
    「更奇葩的是這個單親母只需要支付其工資單之帳面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下的租金,其餘部分全部由『房屋處』根據住房補貼《第八章》資助。(這位朋友)有一個租客原來是做女侍應的,每月工資單之帳面收入兩千美金,她付六百美金租金一個月,其餘的由『房屋處』支付;後來,她故意讓老闆開除掉,按照失業金支票面額的三分之一來支付租金,每月只須繳納一百多美金的租金,其餘的全部由『房屋處』支付;更有甚者,她領完失業金之後,沒有去找正式工作,每月只象徵性交二十五美元租金,其餘的則全部由『房屋處』支付!後來(這位朋友)才發現,原來她一直在做現金交易、不需要開發工資單的特種行業的生意,還做得風聲水起,撈得盤滿缽滿。」
    這類「住房補貼」的福利主義政策,原本是在實施「大愛」的同時,防止「貧困住戶」的子女成為更大「問題青年」的政策。可是,一旦過了「度」和疏於監管,就讓整個福利主義的民主國家血流不止,難以為繼!
    所以,我認為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第二點是「人,生而有差異」。能上能下,盡可競爭;但是,也要認可差異。
    專制社會最大問題就是「人,生而不平等」;那就要用「人,生而平等」這鐵律去「削解」它;而且,今日中共的專制在保護著、製造著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的「不平等」和「貧富越來越大的差別」。所以,我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的第一條就是「人,生而平等」。
    我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的第三條就是「人,生而不完美」。社會領袖、社會菁英、普羅大眾「人人不完美」,人人都想自由、富足,就是要「法至上」才能達成。我們同時知道,唯有憲政民主才能夠做到「法至上」。共產專制下,是不可能「法至上」的。
    我的理想就是:「人人生而平等」;社會福利應該向弱者傾斜,但是要適度,所以要承認「人人生而有差異」;鑑於「人人生而不完美」,社會管理者和被管理者都要被安排在憲政民主的框架內生活。
    我在獄中16年所思所想,凝聚成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慨論》就是這三點:
    「人,生而平等」;
    「人,生而有差異」;
    「人,生而不完美」。
    嚴格地說:人類正常社會應該是這三點,也不是什麼新思想和新觀念,其實自古有之,天定的。今天,我之所以稱它們為新思想和新觀念,只是過去沒有人這樣系統地提出過。
    有關的話題還很多,希望大家提問題、或者日後進一步探討,或者看看我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增訂版)再來討論。(這書,我今後會提供免費的電子版本,送大家閱讀。)
    好不好,下面請諸位批評和提問題,我樂於回答。
    
    ----------------
    
    附件:
    
    徐文立簡介
    
    美國前議長南希······裴洛西稱:
    「Mr. Xu is one of China's bravest, most eloquent and also most measured advocates of democracy.
    徐先生是中國最勇敢,最長于雄辯,也是最能掌握度的提倡民主人士之一。」
    
    徐文立(1943年7月9日-- ),中國安徽安慶人。1978.年中國民主墻運動的參與和組織者,主編《四五論壇》;是1998年中國民主黨的領袖之一。兩次被中國政府逮捕入獄,共被判28年,實際服刑16年。1999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1993年和2002年,前后兩次受到美國克林頓政府和喬治·W·布什政府與各民主國家及國際輿論的特別營救,2002年12月24日直接從監獄流亡至美國,獲美國布朗大學榮譽博士。2003年至2013年于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院任高級研究員10年,執教9年,現已榮退。
    
    (一)
    
    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歐洲萬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
     (2010年8月19日—11月7日)
     今年夏天,我5月18日開始至8月25日在歐洲14個國家,為紀念“辛亥百年、顏色革命、結束專制、再造共和”行走了三個多月。我的體會是——中國前途不應再是所謂“現代化”,而應是走向“正常化”。
     人類幾百年“現代化”的歷史表明,“現代化”有利有弊,個別領域弊大於利。
     歐洲各民主國家的民眾普遍沒有了“現代化”的焦慮,生活得安逸和從容,因為不論是老牌的西歐國家(英國、德國、法國、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瑞士、西班牙)、北歐國家(丹麥、挪威、瑞典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芬蘭)、還是新近顏色革命回來的原東歐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以及2007年以來去過的澳洲、日本、加拿大,不但處於“後現代化”時期,而且處處呈現出“非現代化”的表徵,人們普遍崇尚自然、天人合一,越來越察覺社會民主主義的福利社會難以為繼,作為後發國家的中國自然應該明智地把我們過往一味追求“現代化”的方向,調整為天人合一的“正常化”的方向。特別天人合一等等最優秀的諸子百家的哲學思想就生發在我們中國秦朝之前的封建社會。封建不應再是落後、錯誤的代名詞。
     “正常化”三個基本點是:
     一、人,生而平等。即人的尊嚴、權利和機會應該人人平等。
     二、人,生而有差異。即社會政策可以向弱勢群體傾斜,但是要反對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承認多勞多得、合理差別。
     三、人,生而不完美。所以要法至上。任何個人的自由是法治下的自由;公共權力更是法治下、以及反對力量和公眾輿論監督下的公共權力。
     然而,在當今中國只有完全結束了中共的一黨專制才有可能順利實現社會生活的“正常化”。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二)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
    ——微信群第二次講話(提要)
    
    徐文立16年中共獄中的思考和結論
    
    新時代應該有新思維、新辦法。
    
    削解專制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辦法,就是進入到「正常化社會」;福利主義的社會也是難以為繼的。
    
    所以,我16年在中共獄中思考的結論是:
    
    中國的未來不應再是所謂的「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1)人,生而平等;
    2)人,生而有差異;
    3)人,生而不完美。
    
    *******
    
    Xu Wenli's Conclusion on 16 Years'
    Meditations while in CCP's Prison
    
    New ideas and measures should be in place to cope with challenges in the new era.
    
    The way to dissolve Despotism and communism is to enter into the form of society that should be termed as 'normalized". A society of welfarism is not sustainable.
    
    Therefore, my conclusion on 16 years meditations while in CCP's prison is:
    
    The future of China shouldn't lie in the so-called modernization but in "normalization", based on the following principles: --
    
    1) All human beings are born equal;
    2) All human beings are born varied;
    3) All human beings are born less than perfect.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的由来
    
    (提要)
    
    2016年10月15日
    
     中国反对派人士当今,面对的是双重使命:结束中共的专制,同时要提醒西方民主国家的所谓的「政治正确」和「现代化」有了太多的不正确:一,起码「均富」不可能;二,所谓「现代化」的负面影响在拖垮全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中国的「雾霾」既是对中国所谓「现代化」的警告,也是对全人类的警告!
    
    ——————
    
     我先谈一谈我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的由来。(下面简称《正常社会秩序概论》)
    
     从1981年入狱、1998年再次入狱之后,我就有了时间想一想:我自己忠于的民主事业和毛泽东时代开始的共产党的主义的对错和对错的症结所在。
    
     最后,我发现出在违反《正常社会秩序》上。 而且,出在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文艺复兴之后的「矫枉过正」上。
    
     文艺复兴之后,高扬「人生而平等」是伟大的政治主张,但是随之而来的「均富」思潮也就泛滥了几百年、也政治正确了几百年,左的思潮更统治了思想界几百年。无形和有形的结果就是共产主义思潮泛滥、之后变体的「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即本质上的「福利主义」被广泛的追捧和实践。没有人(特别是西方政客)敢说「不」!
    
     今天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碰壁,也没有人说出真正的根由:其实是「均富」的幻想之后,要政治正确地实现它,进而几乎「合理合法」地在共产国家出现的「强制」,而演化出来的「专制、暴虐」,以致今日中国还再以共产主义作幌子;西方民主国家的「社会主义」思潮也几乎成为了政治正确!——这都是「均富」的梦想和实践造的祸。甚至,连我自己也长期不敢不提「均富」。
    
     我有幸出生在民国时代、又成长在毛式共产主义的现实中,让我切身尝到了「均富」思潮的苦果是:
    
     1)假「均富」;
    
     2)更专制;
    
     3)普遍赤贫;
    
     4)整个社会的品味、精神生活也拉低到「暴富的中国人在泰国餐厅抢虾吃」水平。
    
     反观西方民主国家,福利主义,没有人敢说「不」。却正在拖垮、拖死整个民主国家。
    
     中国反对派人士当今,面对的是双重使命:结束中共的专制;同时要提醒西方民主国家的所谓的「政治正确」和「现代化」有了太多的不正确:一,起码「均富」不可能;二,所谓「现代化」的负面影响在拖垮全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中国的「雾霾」既是对中国所谓「现代化」的警告,也是对全人类的警告!
    
     对于一个正常社会秩序:
    
     (一) 中国缺真正的民主宪政,即法治。
    
     (二) 化公为私的「权贵所有」怎样回到中国社会奇缺的、也要适度的「全民健保、退休保障和义务教育」上来;另外,土地在法治条件下的合情合理的「私有化」。
    
     (三) 整个社会有序的「高度自治」,当然首要条件是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日后的各种政党组织也不得再干预政坛、政党组织内部之外的社会生活,当然不再「一党专政」,也不是「一党独大」。
    
     (四) 在承认「人人生而平等」的同时,承认「人人生而有差异」及「人人都是不完美」的。
    
     其他的也都重要,都比不了以上四条。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我唯一的着眼点。
    
    ——————
    
    徐文立著《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慨論》2008年在香港出版,2016年增訂版在美國亞馬遜網路發行
    日後再整理完畢,我會發行一個免費版本,以饗讀者
    
    *******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
    ——「漫長的聖誕夜和我對未來正常社會的願景」講話
    2016年7月2日徐文立受「大紐約區美華民主正義聯盟」的邀請,在紐約法拉盛「華僑文教服務中心」發表了題為「漫長的聖誕夜和我對未來正常社會的願景」的講話的鏈結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6/07/201607040700.shtml#.V3p3mrh96M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08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单凭美国重返亚太,中共就焦头烂额,中共反对派应该如何?/徐文立
·草先生的观念太过陈旧 /徐文立
·徐文立:《正常社会秩序概论》的由来
·遒真言实:徐文立的“正常社会论”是非常有益的理论探讨
·徐文立:不跳出旧思维,中国民运没有希望和前途
·遒真言实:徐文立重要的理论创新-「正常社会」
·任何人也别想和历史较量/徐文立
·徐文立:文革五十年之时,想到抗战中的新生活运动
·徐文立:从『香港铜锣湾书店5人被绑架案』想到『江南被暗杀案』
·徐文立:中共政权的实质是什么?——兼议贝淡宁教授建议中共改名的文章
·徐文立:将此信献给八九六四26周年 (图)
·徐文立主持个人权利及国家利益的冲突与抉择探讨系列
·徐文立:漂亮的口号是政客、更是民众的梦魇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方政徐文立致王丹信及按语
·中共逼出“佔中”,中共首先要放棄一黨“佔中” /徐文立
·徐文立:我与美国布朗大学 (图)
·说起一九四九年,想起一首歌/徐文立
·徐文立:北京不应低估香港人的觉悟
·徐文立:中国的民主形势并不那么悲观
·徐文立:整体的改革可能性很小
·法广专访徐文立:挺薄的人是拿国家和民族命运开玩笑
·历史文明典故:英国大宪章(1215年)/徐文立 (图)
·1979年魏京生徐文立等“民主墙”运动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