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稿)
    
    大约2000年前后,我在价值观念上还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者,相信西方的普世价值,相信西方的普世制度最终将一统全球。实际上,受过顾准思想熏陶、经历过中国改革开放、苏东冷战失败的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很难不接受自由主义,而视共产主义为空想。
    

    但是,我的自由主义信仰有点不够“纯粹”,因为我同时认为,自由民主的实现还要讲条件、顾现实、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不顾客观条件急于求成;也不能说,只要有了自由民主,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一切好东西都会水到渠成。我当时认为,宪政民主确实是最好的政治制度,中国最终也要走到那一步,但宪政民主制度的有效建立,须以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作为前提,即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人们收入的普遍增加导致社会结构的变化,由金字塔型变为橄榄型,中产阶级成为主导性力量,社会矛盾大为缓和;没有这个条件而拔苗助长,结果很易淮橘成枳;同时,不发达国家在走向中产阶级社会的过程中,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权威和中央政府——就是因为这种思想的不“纯粹”,我与一些“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发生了争论。在多次的争论过程中,思想逐渐发生变化。现在自我审视,从那时到现在,大的思想调整有两次。
    
    第一次是2004年顾郎之争前后,看了黄纪苏先生的文章《高高低低话平等》,很有触动,发现原来嗤之以鼻、视之为痴人说梦的社会主义,也是有其合理性的,于是思想开始有所左转。黄文的主要意思是:确实,社会主义平等理想就现状而言是空想,但平等毕竟是好的,是可欲的,而现状又已经极不平等,现在,我们不要求马上就有多么平等,只要求比现状相对平等一些,这总是合理的吧?如果说社会主义意义上的平等现在不可能实现,那么一万年后总有可能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也是可以的吧?——这种承认现实、立足现实的论述,很有说服力。更重要的是,文中他提出了两个重要的概念:“比较意识”和“比较性竞争”,这可以说是解读人类历史奥秘的一把钥匙。其内容大约为:人始终处于与他人的比较之中,一是希望自己比他人更好,二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差距大的话,就会产生不平,希望抹平这种差距;所以,人时刻处于“比较性竞争”的漩涡之中。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社会理论,我认为,它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变化的最大心理动因。
    
    这一次的思想调整,并没有使我否定自由主义的价值,只是在原来右的价值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左的价值因素,对自由主义有了更多的反思能力。
    
    第二次是2008年发生的西方危机,使我开始怀疑西方普世价值及其社会模式的“最终性”:今天的世界各国,是不是都必须走向西方式宪政民主,历史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出口?因为与马克思主义一样,西方的普世价值理论也同样宣称自己的绝对性,所以,它同样必须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作为自证的前提;一旦在实践中遇到挫折,其理论本身就面临危机。结合中国以不同方式、不同路径,保持了长达30年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不断进步的事实,显然,西方模式有点相形见绌。在这种经验事实面前,有理性能力的人不得不反思:是不是必须不顾眼前事实和客观趋势,仍然先验地将西方模式设定为未来唯一的正确出口?虽然上一次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现在看来只是昙花一现,但难道就因为如此,就必须判定这一次也一定是昙花一现?毕竟,人们对西方模式的信任,最大原因还不是自由主义理论家的舌绽莲花,而同样也是因为近代以来西方一直高歌猛进的事实。然而现在,西方的这种进步势头似乎正在逆转。
    
    更进一步地思考可发现,历史经常变向,而不是奔向原来以为已经确定的出口。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盛唐时期的中西交流很充分,相对落后的中世纪欧洲认为,盛唐的发展代表了人类历史的方向,并从中提炼出一些普世价值,以之改造自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那么很可能,工业革命不会在西欧发生,人类今天的历史也会截然不同。
    
    所谓理论的适应性,不仅包括对现在国情的适应性,也包括对未来变化的适应性。既然历史是经常变向的,就谁也不可能真正知道未来是什么样,那么,就没有任何一种理论所描述的前景是必然的,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因此,中国完全可能从自身的优势和经验出发,走出一条新路,为人类历史找到新的出口。说到底,自由主义也只是西方局部经验的产物。如果说,因为自由、民主、人权等都是好东西,在价值和感情上不愿意放弃,那么,可以把它们都整合到新的价值体系中,只是未必还能占据优先、核心的位置。毕竟,自由、民主、人权的优先性,是由西方话语体系论证和赋予的,它既非与生俱来,也非天赋、神授,所以,绝不是不可改变的。
    
    如果说第一次思想调整只是量变,第二次就堪称质变,它彻底动摇了我原来的价值根基。但与中国学派一样,我对于自己新价值的深度构建,还有待时日。现在,只能说自己是个邓小平主义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201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火灾无情,人类必消防之
  •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 綠營內部的分裂、本土力量的撕裂等於政治的自殺
  • 长痛歌(订正稿)第廿二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 红了就会被黑
  • 绾簡灏变細琚粦
  •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美参议员联署提案
  • 不拜麦加黑屋的穆斯林
  • 「喜樂島」要為台灣人民做什麼?
  •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遇罗锦补记:根本没有防止镭射线的防护墨镜
  • 谢选骏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3)
  • 谢选骏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 陈泱潮17.13.【恆約】要落實耶穌縂禱告詞合一世界宗教信仰崇拜對
  • 公民文摘他们有多黑?村官自称"万岁"逼人下跪!
  • 雷声惊天预言:人类将实现永生?
  • 牧晨韩风国魂寓天道
  • 曾节明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 璋㈤夐獜鏂囬泦闈╁懡琛屽姩浣垮緱浜轰汉骞崇瓑浜
  • 生命禅院前往天堂的24个硬指标/雪峰
  • 藏人主张台灣的命運要由全體中國人共同決定
  • 谢选骏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 生命禅院前往天堂的24个硬指标
  • 刘逸明四川官员自缢身亡,所患的为何不是“抑郁症”?
  • 走向大自然姚谷六仙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 谢选骏“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反腐新动向 高官断崖式降级
  • 特朗普怎样输给了CNN?
  • 艰巨一周考验英国脱欧谈判
  • 看中国限制垃圾进口的环保效应
  • 中国真实的马克思主义与理想化的马克思主义
  • 北京两手 拟再扩大开放
  • 马尔代夫要退出与中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
  • "中国外交官文质彬彬怎会闯巴布外长办公室?"
  • 洪森回复美不安 许诺柬不允中国建海军基地
  • 有为苏州马拉松丢国旗失金牌选手捏把汗
  • 中国半导体业开始自力更生
  • 龙永图公开批评中国对美贸易战失误
  • 虽久经考验与忠诚 高层无出席胡耀邦雕像礼
  • 杜特尔特献殷勤说退休后想在中国颐养天年
  • 法国文学泰斗让·端木松离世一年后出新书
  • 前首相纳吉拒绝入席被告座或被庭罚
  • 加大吸引来法外国学生 法推出大学招生改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