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稿)
    
    大约2000年前后,我在价值观念上还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者,相信西方的普世价值,相信西方的普世制度最终将一统全球。实际上,受过顾准思想熏陶、经历过中国改革开放、苏东冷战失败的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很难不接受自由主义,而视共产主义为空想。
    

    但是,我的自由主义信仰有点不够“纯粹”,因为我同时认为,自由民主的实现还要讲条件、顾现实、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不顾客观条件急于求成;也不能说,只要有了自由民主,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一切好东西都会水到渠成。我当时认为,宪政民主确实是最好的政治制度,中国最终也要走到那一步,但宪政民主制度的有效建立,须以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作为前提,即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人们收入的普遍增加导致社会结构的变化,由金字塔型变为橄榄型,中产阶级成为主导性力量,社会矛盾大为缓和;没有这个条件而拔苗助长,结果很易淮橘成枳;同时,不发达国家在走向中产阶级社会的过程中,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权威和中央政府——就是因为这种思想的不“纯粹”,我与一些“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发生了争论。在多次的争论过程中,思想逐渐发生变化。现在自我审视,从那时到现在,大的思想调整有两次。
    
    第一次是2004年顾郎之争前后,看了黄纪苏先生的文章《高高低低话平等》,很有触动,发现原来嗤之以鼻、视之为痴人说梦的社会主义,也是有其合理性的,于是思想开始有所左转。黄文的主要意思是:确实,社会主义平等理想就现状而言是空想,但平等毕竟是好的,是可欲的,而现状又已经极不平等,现在,我们不要求马上就有多么平等,只要求比现状相对平等一些,这总是合理的吧?如果说社会主义意义上的平等现在不可能实现,那么一万年后总有可能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也是可以的吧?——这种承认现实、立足现实的论述,很有说服力。更重要的是,文中他提出了两个重要的概念:“比较意识”和“比较性竞争”,这可以说是解读人类历史奥秘的一把钥匙。其内容大约为:人始终处于与他人的比较之中,一是希望自己比他人更好,二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差距大的话,就会产生不平,希望抹平这种差距;所以,人时刻处于“比较性竞争”的漩涡之中。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社会理论,我认为,它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变化的最大心理动因。
    
    这一次的思想调整,并没有使我否定自由主义的价值,只是在原来右的价值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左的价值因素,对自由主义有了更多的反思能力。
    
    第二次是2008年发生的西方危机,使我开始怀疑西方普世价值及其社会模式的“最终性”:今天的世界各国,是不是都必须走向西方式宪政民主,历史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出口?因为与马克思主义一样,西方的普世价值理论也同样宣称自己的绝对性,所以,它同样必须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作为自证的前提;一旦在实践中遇到挫折,其理论本身就面临危机。结合中国以不同方式、不同路径,保持了长达30年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不断进步的事实,显然,西方模式有点相形见绌。在这种经验事实面前,有理性能力的人不得不反思:是不是必须不顾眼前事实和客观趋势,仍然先验地将西方模式设定为未来唯一的正确出口?虽然上一次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现在看来只是昙花一现,但难道就因为如此,就必须判定这一次也一定是昙花一现?毕竟,人们对西方模式的信任,最大原因还不是自由主义理论家的舌绽莲花,而同样也是因为近代以来西方一直高歌猛进的事实。然而现在,西方的这种进步势头似乎正在逆转。
    
    更进一步地思考可发现,历史经常变向,而不是奔向原来以为已经确定的出口。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盛唐时期的中西交流很充分,相对落后的中世纪欧洲认为,盛唐的发展代表了人类历史的方向,并从中提炼出一些普世价值,以之改造自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那么很可能,工业革命不会在西欧发生,人类今天的历史也会截然不同。
    
    所谓理论的适应性,不仅包括对现在国情的适应性,也包括对未来变化的适应性。既然历史是经常变向的,就谁也不可能真正知道未来是什么样,那么,就没有任何一种理论所描述的前景是必然的,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因此,中国完全可能从自身的优势和经验出发,走出一条新路,为人类历史找到新的出口。说到底,自由主义也只是西方局部经验的产物。如果说,因为自由、民主、人权等都是好东西,在价值和感情上不愿意放弃,那么,可以把它们都整合到新的价值体系中,只是未必还能占据优先、核心的位置。毕竟,自由、民主、人权的优先性,是由西方话语体系论证和赋予的,它既非与生俱来,也非天赋、神授,所以,绝不是不可改变的。
    
    如果说第一次思想调整只是量变,第二次就堪称质变,它彻底动摇了我原来的价值根基。但与中国学派一样,我对于自己新价值的深度构建,还有待时日。现在,只能说自己是个邓小平主义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201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 听任松林兄节目有感
  • 陆文:肾盂肾炎34
  • GT:这里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 陆文:肾盂肾炎33
  •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就是上帝——2018-5-18圣爱团契圣经
  • 谢选骏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 高洪明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 陈泱潮伟大的1979民主墙运动具有突破性意义的五大登峰造极重大事
  • 基督化生活圣经里教导的和睦
  • 谢选骏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 中国战略分析陈一鸣述介:“普京主义”的背后
  • 谢选骏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 中国共和党中国共和党宣言
  • 谢选骏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 曾铮Jennifer’sPhotoStories(26)-TheQuestionIAsk
  • 谢选骏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 邱国权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 谢选骏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 张成觉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 李芳敏144000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
  • 藏人主张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论坛最新文章:
  • 绿色和平欧首都反空污评比 巴黎落居第七名
  • 法国扶弱势郊区黔驴技穷 马克龙换手段
  • 法国公务员罢工游行反政府改革
  • 法国人喜爱森林生活
  • 有关加计学园新文件或证明安倍在国会说谎
  • 改善德国城市空气 汽车工业责任重大
  • 扎西文色倡导藏语教育被判刑五年
  • 文在寅见特朗普能完成确保“特金会”的使命?
  • 特朗普会晤文在寅寻求解析金正恩意图
  • 法媒:解决中兴问题是北京继续谈判的前提
  • 外媒赴朝见证核试关闭 韩媒体终未能成行
  • 默克尔访华前夕刘霞家摆空城计疑“被旅游”
  • 香港律师为梁天琦求情
  • 美国恢复制裁伊朗 欧洲企业如何应对?
  • 《华尔街日报》:美国将解除中兴销售禁令
  • 王岐山任新职后首度出访 先俄后美送大礼
  • 中国轰6K战机首降南海 越南称违反越主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