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校园性侵,人竟对他人苦难全无想象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温哥华港湾 作者:留夏
    

    隔一段时间总有学生被性侵的新闻爆出来,而这些真相之所以被大众知道,往往是以受害者的生命为代价。因为有人不堪凌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才“闹”出了新闻,才让真相浮出水面。
    
    这让不少人又想起了林奕含,和她笔下的房思琪。
    
    林奕含发表了处女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后不久,便自杀身亡,时年26岁。林奕含的死,让房思琪备受关注。因为她说,这本书是真人真事。
    
    房思琪在13岁那年的教师节,被邻居兼补习班的李老师强暴。恐惧、迷茫以及敏感脆弱的自尊心,让房思琪忍受了那个禽兽五年的蹂躏,最终在18岁时精神失常。房思琪疯了。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没有李老师。
    
    罪魁祸首毋庸置疑就是人渣李老师。林奕含用了大篇幅对李老师的心理进行了特写,一个惨无人道的变态形象跃然纸上。“每当有女学生自杀的消息传出,他都很兴奋,心里响起了清平调。他觉得对一个男人的爱的最高致意,就是为了他付出生命。他不知道因为他和为了他的区别。”
    
    这种变态的人到处都是,披着冠冕堂皇的外衣的禽兽,尤其危险。正如那些丧尽天良的老师和教授,因为备受尊敬的职业和身份,反而恬不知耻地借着灯下黑而作出伤天害理之事。
    
    然而,每当新闻报道之后,很多恶人只是接受了警告和学校的处分,严重的最多不过被辞退。这些人难道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因证据不足或者狡辩就能够轻易逃脱制裁吗?法律如果不能够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就说明它还不够完善,它需要被完善。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她当时不是一无所知。
    
    房思琪不知道要对别人有提防之心,即便是邻居,是老师,是一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好人”。
    
    房思琪不知道要自我保护,当李老师脱光她的衣服,当李老师压在他的身上,当李老师逼着她口交,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不,她不知道可以求救,她不知道可以拼命反抗。
    
    房思琪甚至不知道,这是一种强暴,是一种侵犯,是一种不可饶恕、不可妥协的罪行。她想,“如果爱上老师,那么这是不是就可以被接受了。跟相爱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我一定要爱上老师,不然太痛苦了。”
    
    房思琪当然也不会知道李老师的欺骗与谎言。一个五十多岁的油腻渣男,要哄骗一个未经世事的天真女孩,是多么容易。他说他爱她,说她是他的唯一,说对她都是真心的。房思琪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有多少个跟她一样的女孩,也不会知道她们的下场,更不会知道自己的结局。
    
    这些无知,不应该被责怪,却让人痛心。学校和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中,是不是也应该加入安全教育和维权教育。无论多么年幼,都该让他们懂得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懂得向别人求救,懂得那些罪行是不能够被允许和接受的。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别人有一点点同理心,只要一点点。
    
    “在强暴房思琪之前,他已经诱奸了很多其他女学生,可以说是很老道了。”这么多受害者,竟没有一个去揭发李老师?为什么大家都“心甘情愿”、忍气吞声,没有一个站出来呢?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女孩站出来了,她叫郭晓奇。她跟其他女孩一样,最初被诱奸,几次之后就停止了哭闹,开始逆来顺受。又经过李老师的甜言蜜语哄骗,完全相信了李老师爱她的鬼话。而在被抛弃之后,郭晓奇慢慢发现了真相。于是,她开始了行动。
    
    她告诉了父母,父母约谈了李老师和师母。而李老师的狡猾和老道,岂是她一个小女孩斗得过的?李老师当着众人的面,称他同时爱着郭晓奇和自己的老婆,称跟郭晓奇是真心的。郭晓奇一软弱,竟无法反驳。而一转身,回到家,李老师又对老婆说是郭晓奇强迫了他,他刚刚的说辞,只是为了平息对方父母的愤怒。他不停地认错、道歉、自责,说自己太过软弱,在郭晓奇强暴他的时候不应该妥协。最终竟得到了原谅。
    
    郭晓奇仍旧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在网上发了帖子举报李老师。很快,帖子有了回复。全是骂她的,说她下贱,说她肯定收了钱,甚至说她是对手补习班故意黑李老师的。这一刻郭晓奇一定是绝望的。
    
    房思琪在事情发生了之后,也曾几次三番地试探周围人的口风。她先是有意无意地说不喜欢李老师,说李老师这个人不好,得到的是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李老师的维护。她一度跟母亲说,“我们学校有个女学生跟老师好了”。母亲说:“是吗?小小年纪怎么就这样?!”房思琪于是决定永远都不说了。
    
    故事的结局,房思琪疯了。
    
    书里面说:“人竟然对别人的苦难全无想象力。”说的是一种冷漠,和同理心的缺乏。同理心是什么,是认认真真、设身处地去理解别人的一份真心。李老师如果能够将心比心地想一下,自己的女儿有朝一日被禽兽所蹂躏该是怎样的痛苦,他或许就不会对房思琪们犯下不堪的罪行;母亲如果能够在回答房思琪时,理解一下跟老师好了的女学生的处境,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关怀,或许就可以让房思琪得到救赎;网友们即便不相信郭晓奇所说的事实,如果能够闭嘴,别再雪上加霜,李老师或许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止是恋童案和校园性侵,所有对未成年和弱势群体犯下的罪行,包括加拿大的诸多儿童失踪和华人学生死亡案,很多悲剧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孩子们接受了应有的维权和安全教育,有了自我保护和求救的意识;如果有完善的可以惩罚罪犯的机构、体系和法规,犯罪的人都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家长们肯认真地留意孩子的生活,真心地与他们交流;如果所有人都可以保有一份同理心,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不擅自评论、妄加指责,对别人的苦难能够真正的理解,那么,房思琪或许就不会发疯。
    
    请救救房思琪们吧!
    
    留夏:山东莱州人,居住在温哥华,从事医疗研究工作。对自己的要求是讲一万句话里面有一句说到别人的心坎里,一万句里面有一句给了别人帮助,有一句让人拍手叫绝,就足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308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米兔公案!鄢烈山:对斥责蒋方舟“邪恶”道歉?且慢! (图)
·龙泉寺主持被曝性侵女弟子 “米兔”“烧”到佛门 (图)
·米兔#Metoo跑入佛门净地 大和尚被举报性侵 (图)
·全球反性侵MeToo在中国 变成“米兔”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 新書出版預告──石破天驚!政治上對「郭文貴現象」一劍封
  •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 RIGHTSGROUPSTURNUPPRESSUREONGOOGLEOVERCHINACENSORSHIP
  • 广西维权律师建民间模拟法庭力阻冤假错案
  • 广西维权律师建民间模拟法庭力阻冤假错案
  •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 浅析郭文贵直播中的“三大爱好”
  •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 由远及近看40年前的北京民主墙
  •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20.5.民主化和平轉型的16字方針:妥善安置,各得其所,不
  • 独往独来来自网络写手:针对华为的独到分析
  • 滕彪中国人权白皮书:仍强调“生存权”
  • 谢选骏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 风中的你文贵疯狂洗地的背后
  • 80年代蚂蚁补漏难填坑
  • 视野“惊世大盗”与“惊世大骗”
  • 谢选骏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 藏人主张台灣最大的危機是沒有意識到危機
  • 谢选骏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 徐永海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谢选骏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 徐永海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
  • 李芳敏144000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 陈泱潮20.4.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努力變被動因素為主動因素
  • 永丰札记铁杆盟友相继被驱逐坐看挺郭蚂蚁梦醒时分
  • 芦笛的驳壳面具下的反面人生
    论坛最新文章:
  • 绝不坐视霸凌中国公民行径? 墙内网民怎么说
  • 土耳其高铁事故已知9死47伤
  • 法国应对恐袭警力不足 黄背心示威决心不变
  • 斯堡凶犯继续在逃 警方吁知情人拨打电话197
  • 北京用力过猛:担心孟晚舟在美受审泄密?
  • 抓一再抓二 陆下决心不让孟晚舟被引渡美?
  • 孟晚舟事件令中国领导层处在尴尬的位置上
  • 加拿大前外交官被捕:北京将威胁付诸行动
  • 欧盟议会批准签署欧盟日本双边贸易协议
  • 北京确认抓捕第二名加拿大公民
  • 中国周三开始购买美国大豆
  • 台北选举验票结束丁守中未翻盘状告选举无效
  • 保钓委会致函安倍要求释放抗议南京屠杀者
  • 港府拒究梁振英秘收金 法律学者批沆瀣一气
  • 美媒:北京草拟新政策取代“中国制造2025”
  • 特雷莎·梅获下议院党团多数票保住首相地位
  • 中国异议诗人孟浪病逝香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