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建元:中美贸易战云密布下的两岸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5日 转载)
    曾建元:中美贸易战云密布下的两岸关系


    
    两岸之间不需要什么新模式,二十几年来互动的历史,难道还不足以让两岸领导人学会如何开大门、走大路吗?
    
    中美贸易战台湾究竟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1.美国对台湾越来越靠近,台湾走向独立的空间是否大了?
    
    两岸对于「台湾独立」概念的理解,存在着价值和定义上的重大差异,使得台独的议题在两岸关係中往往成为各种大小政治争端的源头。
    
    中华人民共和国坚持其为中华民国的完全国家继承,而将自身之统治正当性,设定在作为唯一中华民族主义主权国家的所谓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之上,因而在其国家意识形态中不可能容许中华民国在现实世界的存在,因为此不啻映照出其国家意识形态的欺骗性,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中华民国在台湾任何寻求国家正常化和争取国际承认和参与的努力,也就是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独佔中国主权的挑战,都一概偷换概念而曲解为对于中华民族主义的否定,将台独污名化,复以此招引挑拨中华民族主义者的集体情绪,对台湾进行外部施压和内部分化。
    
    面对当前两岸国力的强大悬殊,以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正统性的普遍承认的国际现实,中华民国在台湾如何也不可能主张一个中国原则,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法上还可以基于内政不干涉原则,取得排斥或消灭中华民国国家人格的权利,所以中华民国维护自身国家主权和国家人格的作法,必然要从否定一个中国原则出发,至少在两岸的法理现状下,让中华民国也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得以分享中国的主权,或者根本地摆脱中华民族主义,不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争执,而以台湾国家的独立身分让台湾人民得以平等、自由而不受歧视地参与国际社会。
    
    台湾在国际社会备受歧视的状态,使得任何一个大国对台湾国际参与的支持,都会明显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也同时挑战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中国原则下的绝对中国霸权,何况这一支持是来自于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贾德纳(Cory Gardner)与民主党参议员马基(Ed Markey)跨党派共同倡议台湾国际参与法(Taiwan International Participation Act)的立法,要求美国政府协助台湾解决国际参与的问题,正就反映了美国朝野对于台湾处境的同情和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极度反感。美国在两岸之间承认的中国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这当然是一种极其反常的现象。
    
    在现阶段,中华民国追求恢复国际地位的努力,无论日后是否主张变更国号为台湾,关于反对一个中国原则的立场,维持法理现状或者致力台独建国的政治力量,都是一致的。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眼裡,这些不愿台湾纳入版图的政治力量和主张,都是离经叛道的台独。
    
    美国对台湾的友善,无庸置疑,自然使台独的空间加大。但非仅如此,日后是否导致主张变更国号为台湾的声浪壮大,完全繫于「中华民国」是否能让台湾人民走出台湾、走进世界。如果因为害怕台湾正名建国,而在现阶段打压中华民国,只会让台湾人感觉到一中原则必须早日扬弃,才能让台湾不再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纠缠瓜葛。
    
    2.不断失去邦交国,反而会否促使台湾正名,执政者扩大台湾独立者的空间?为什麽?
    
    台湾接连丧失邦交国,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意藉此打击和警告不愿接受一中原则的民主进步党政府,但正因台湾还维持中华民国的国号,才使台湾被捲入一中原则的泥淖当中,而提供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打压的藉口。无论论者如何声称,正名与否,都不会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打压台湾的执念,正名之后,还会招致更严厉的报复,但台湾的民怨必须有所发洩,藉由支持台湾正名来表达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一中原则的嫌恶,至少还表现出台湾人民对于集体尊严受到公正对待的强烈渴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总认为民意可以操控,而指摘民进党政府利用台独或纵容台独来表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满,或者将国家导向台独的方向。其实,从喜乐岛联盟筹组的过程和民进党的龃龉不断可以看到,台独运动舆论和政治空间的扩大,主要还是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种种作为的刺激。盖民进党作为执政党,固然有维护《宪法》对人民基本权利保障的义务,就此而使独立运动工作者的空间随之扩大,但另一方面,民进党领导这一个危机国家,也有促进团结避免分裂而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渗透侵略的责任,所以在政治上不愿表态支持正名,反而躲入维持现状的政策伞下,成了中华民国的维护者,统独的平衡者。
    
    3.大家都说即使民进党执政也不会向台独跨进,两岸关係越来越紧张,北京出手也很狠,民进党针锋相对,什麽样的情况下会触及台湾独立?
    
      民进党视同党纲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宣示,民进党认为台湾现状就是台湾独立,所以台湾没有宣布独立的必要,其后的〈正常国家决议文〉,则宣示一旦事实证明「中华民国」国号妨碍了台湾参与国际的机会,台湾应当正名为「台湾」。至于何时会不得不触及台湾正名的问题,《宪法增修条文》第二条第三项规定:「总统为避免国家或人民遭遇紧急危难或应付财政经济上重大变故,得经行政院会议之决议发布紧急命令,为必要之处置,不受宪法第四十三条之限制。但须于发布命令后十日内提交立法院追认,如立法院不同意时,该紧急命令立即失效。」民选总统基于其作为国家领导者、宪法守护者和国家团结象徵的地位,在人民主权者的授权下,乃拥有紧急命令权,而可基于其政治判断,在国家遭遇紧急危难之际发布紧急命令,即当中华民国的国家主权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中原则的操作而陷入流失甚至终结的重大危机时,以宣布台湾正名的方式切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重叠关係,以便国际突破一中原则,进入台湾海峡进行人道干预,以保护台湾的国家和宪政,便是人民授予总统的诫命,《公民投票法》第十六条也规定:「当国家遭受外力威胁,致国家主权有改变之虞,总统得经行政院院会之决议,就攸关国家安全事项,交付公民投票」,表达了总统基于其国家安全大政方针权,亦可就其政治判断,认定国家主权行将或已发生危机,而经行政院会议之决议,交付公民投票。如果我们将台湾宣布正名独立理解为国家安全的最后正当防卫手段,则举办公民投票依其结果或由总统以紧急命令直接宣布,都是台湾可能採取的独立程序,而「国家遭受外力威胁,致国家主权有改变之虞」的此一「国家紧急危难」情状,便是台湾正名独立的时机。
    
     台湾正名独立这种国家紧急权的实施,一定要建立在全民共识的基础之上,否则一旦公民投票未获可决,或是立法院于事后不予追认,或是引发反对力量的大规模抗争,都会带来政治上巨大的灾难,反而给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依其《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以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而以武力统一台湾的完美理由。所以平日关于台湾独立的政治宣导和大众审议辩论,就成了很重要的国家精神武装整备和台湾建国意识凝聚的过程。
    
    两岸官方交流中断,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1.减少两岸交流会否有恶果?如果有,表现在哪些方面?
    
    减少两岸的交流,会使两岸的人际关係网络日益疏离澹薄,信任感无从建立积累,利益无从交织和融为一体,从而极易导致敌意的增加。两岸断流的恶果,可略举几个方面为证:
    
      一是官方层次的政治断流,必定会导致两岸国家领导人和重要政治决策者敌意的上升,也会造成两岸政策与政治事务人才的断层。在存在可能冲突的敌对国家或政治实体之间,国际关係上的实践经验,就是建立用以降低敌对国家间紧张及避免战争发生的机制,此即信心建立措施(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或互信机制。台湾海峡是澳洲国立大学贝尔亚太事务学院(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oral Bell School of Asia Pacific Affairs)副教授泰勒(Brendan Taylor)在所着《四大引爆点:亚洲如何走入战争》(The Four Flashpoints: How Asia Goes to War)一书中所中指出,包括朝鲜半岛、南海和东海地区在内的亚洲最可能引爆战争之处,事实上,除了台海的当事国主要为两岸外,两岸也都是南海和东海争端的当事国,两岸置身于如此敏感和脆弱的国际环境当中,竟然完全不存在信心建立措施,乃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两岸同文同种,在沟通对话中没有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我们在此所谓的信心建立措施,主要还是指政治上的,而不是军事上的,因为政治的互信没有基础,就没有进阶到军事的可能性。对岸要求台湾民进党政府以九二共识与一中原则作为两岸政治互信基础,近年又限缩解释九二共识的内涵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与民进党全面执政后的台湾民意相去甚远,可说是强人所难,很难为台湾政府所接受,因而政治互信基础荡然无存,对岸乃以此为理由,中断两岸官方的任何联繫管道和一切协议效力,包括中国国民党马英九总统执政时期最为自鸣得意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由于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在中华民族主义国族立场上相一致,国共之间得以持续双边的交流和互信,共产党乃得藉由国共间之共识或协议介入台湾内部政治,也自然形成国共以联手制台独为名的对民进党政府的内外夹击,然这只会增加民共间的猜忌与对立,事实上,也是两岸政府的猜忌与对立。把两岸关係和台湾内部蓝绿政争挂勾,是溷淆内部与外部矛盾的错误战略,让两岸关係随台湾内部政局而摆盪起伏,只会使台湾本土派的政治力量,因为选举政治的操作和市场区隔的作用,而越发内化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视,连带长此以往,也会影响到台湾多数人民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看法,而形成根深蒂固的偏见,此必定不利于两岸的永久和平共存。两岸官方联繫断绝的最大问题,就是使得涉及两岸人民交往的各种状况,都无法再获得两岸公权力有效的共同介入处理和解决,这对于攸关利害关係人权益的两岸民间经济贸易的伤害最大,经贸的非关税壁垒越加森严,最后就会削弱两岸的经济联繫,损害两岸产业和经济的发展。
    
      两岸交流在政治与经济出现困难之后,接下来最有可能出现障碍的,我人认为是青年交流。两岸敌意一旦继续上升,会使家长对于子弟赴对岸游学或留学的安危有所担忧而不忍放行,学生也会因为两岸关係气氛不佳而降低交流的意愿和兴趣。最近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学校园中展开揭批台湾间谍情报活动,便对于中国大陆学生来台交流产生相当的心理压力,而各省市地方政府因两岸关係低迷而紧缩境内学生赴台交换学习或升学审批,也已对于民进党执政以来许多私立大学校院的生源产生巨大的冲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两岸青年交流方面提供了许多优惠政策,但却都建立在单边融台的战略意图之上,欠缺双向交流的诚意,从而也就抵消了青年交流的效果,甚至衍生出许多反效果。而我人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不当为的,就是限制中国大陆人民来台观光以及大陆青年来台就学,这等于将两岸人民最为真诚而无关利益计算的自由交往管道封堵,而以此做为政治筹码,企图转嫁当中原本受益的观光产业和教育机构的损失和怨气,用以教训不愿跟随其意志和指挥棒起舞的民进党。口口声声「两岸一家亲」的共产党,把两岸民间的双向交流当成政治作战的武器,玩弄对两岸共同的文化连带别有所怀抱的大陆人民感情,是对于其所声称所欲建构的两岸命运共同体意识的根本伤害,标准的口是心非。相较于被共产党和国民党指控去中国化的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却从未在政策法令上禁止台湾人民到中国大陆交流或发展,只是在招徕大陆人民来台观光旅游和就学上,因为无从着力,对话无门,明显心死。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驳外界指控其限制人民来台的说法,都推说是大陆人民「厌台」。如果这是真的,那表示对岸的政治操作已经过头了,让大陆人民在政治上对民进党的不满,量变到质变为对台湾的不满。这种排外民族主义情绪必须降温和加以疏导,不然,将会扩散向任何一个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国专制的国家,只怕最终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像清末的义和团一般,和世界为敌。
    
    2.民进党希望交流,但面对对岸打压,也作出制衡,越来越多次的限制大陆官方人士进入台湾,这个僵局能不能破?
    
     民进党政府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人士来台的说法,实在言过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面限制中华民国中央政府以及民进党执政的各县市乡镇市政府首长和机关主管登陆,不仅如此,还针对台湾人进行黑名单的蒐集和建置,限制其入境和进行长期监控。
    今年九月内政部修正颁布《大陆地区人民进入台湾许可办法》,较之原办法,整体上看,管制反而鬆绑。该办法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现担任大陆地区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成员」,申请进入台湾地区,「得不予许可;已许可者,得撤销或废止其许可,并注销其入出境许可证」,而旧条文规范之对象,还包括曾任职者,所以从法规上而言,限制的范围反而缩小。而之所以引起议论,是大陆委员会在大陆专业人士来台参观访问联合审查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官员提出与陆委会主任委员陈明通或其他官员不拘形式见面与交流的附带要求(附款),但受邀来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官员则皆拒绝陆委会的要求,从而放弃来台的参访行程,因而给予外界我国对对岸官员来台频频设限的印象,而事实上,对岸的地方政府官员来台则从未受到限制。
    
      台湾政府并没有限缩对岸政府官员来台交流,与现任官员交流有关的法令规章也都没有变动,所以两岸官方非正式交流的障碍,主要还是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倨傲的上国心态,陆委会仅仅表达希望不拘形式地交流,并未强人所难,要求必须双方以官方身分并在台湾的政府机关内见面,惜姿态如此卑微,仍为对岸所峻拒。
    
    3.两岸交流是必须的,现在民间交流在取代官方交流,你觉得两岸交流应该有什麽样的新模式?以什麽方式交流才能突破僵局?北京该怎麽做,台湾方面又让如何做?
    
      两岸官方交流目前正陷入僵局,这一情形并非史无前例,在陈水扁任内,两岸间也曾经有过交流中断的经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係条例》第四条规定的有关两岸协议协商签署的複委託民间公益法人机制,就是那个时期的产物。陈水扁当时喊出「海峡两岸,一边一国」,两岸都还可以拥有政治智慧来迴避难以解决的政治歧见,从两岸交往的实际需要来设想替代性的做法,今天蔡英文总统主张「维持现状」,却遭受对岸全面性的杯葛,由此可知,当前两岸关係严峻的形势还胜过于陈水扁时期,习近平主席对待两岸关係的立场,乃远较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来得苛刻和咄咄逼人。
    
      民间交流不能取代官方交流,因为涉及两岸公权力的事物,只能由政府或其委託或複委託的代表来主持,表面上是两岸的民间团体在进行交流协商,实际上,政府官员厕身其中,以顾问或特别助理等名义参与和主导过程,这一模式,兼顾了两岸各自的面子和裡子。我们无法想像还有甚麽其他更好的方式,能够超过陈水扁时期的经验。
    
    而在两岸关係恢复正常化之前,两岸官方的实质交流,是有必要的。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张小月已经公开邀请海峡两岸关係协会会长张志军来访,而两会机制就是早年避免两岸形式上的官方接触所设计出来的白手套机制。习近平面对美国川普(Donald John Trump)总统贸易战、经济战乃至政治战的步步进逼,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上各国的信心动摇、自由民主阵营国家日益提高的戒心,挽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声望的作法,不是继续大撒币充阔、用军力虚张声势、强化对内镇压、以外交霸凌蔡英文,而是证明自身是一个负责任的文明大国,国际秩序规范的维护者,理性和自信的领导者。如是,则至少回到一九九二年两岸相互谅解的状态,从两会机制重新出发,适时地对于蔡英文的坚守维持现状承诺表达肯定,让两岸关係恢复稳定,伺机寻求让台湾以中华民国地位留在中国屋顶之下的永久和平架构的建立,是习近平作为大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领导人方能掌握的历史权柄。蔡英文已经在就任总统的这两年展现了她在统独议题拉扯中的冷静自制,又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台圈子熟稔、深知对岸政策底线的陈明通主持大陆政策,再以温柔婉约的张小月担当两岸对话任务,这些人事布局,在在证明了蔡英文与习近平合作共创两岸历史新局的诚心正意,习近平还不能体察默会吗?
    
      陈明通提供了两岸官方释放善意的方式,习近平只要让中央级的政府官员在以民间身分来台访问时与陆委会或海基会官员会面,就是和解与融冰的表示,进而让张志军大方接受张小月的邀约访问台湾,一切就云破天开了。两岸之间不需要甚麽新模式,二十几年来互动的历史,难道还不足以让两岸领导人学会如何开大门、走大路吗?
    
    出处:《中国战略分析》第九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203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洪明:中美贸易战鸟瞰图
·中美贸易战源于习特的冲动、专制和过于自信? (图)
·法专家谈中美贸易战 (图)
·中美贸易战:“特习会”后的三种可能结果 (图)
·中美贸易战谁赢谁输?也算政治账 (图)
·余永定:人民币汇率战与中美贸易战 (图)
·中美贸易战靠「中国模式」学者:自毁前程!
·程晓农:中美贸易战输赢看什么?
·任志强:美国征关税是防御中国未延续「韬光养晦」酿中美贸易战
·彭楷:中美贸易战对香港经济和政治的冲击有多大?
·魏京生:中美贸易战会走向何方?
·打中美贸易战,北京要避免掉入4个陷阱 /北木观察
·自力更生打不赢中美贸易战 现代企业容不下党的领导
·中美贸易战:一场长期较量的开始 (图)
·中美贸易战危险有多深 (图)
·中美贸易战 北京有多少个没想到 (图)
·综述:中美贸易战沙盘推演
·周农建:中美贸易战与文明冲突
·中美贸易战新动向 川普表态内有玄机 /牛弹琴
·中美贸易战:双方知己不知彼? (图)
·中美贸易战压力大北京持美国债连续下减 (图)
·中美贸易战 美国下周或大量起诉中国骇客 (图)
·结构难解 中美贸易战有得谈
·【中美贸易战】官方评论:下一步系「智斗」 5大判断成关键!
·【中美贸易战】商务部首认90日磋商限期:有信心达成协议 (图)
·中美贸易战暂休兵 陆股早盘大涨
·中美贸易战休兵陆股开盘大涨逾2%
·中美贸易战 高瑜:斩立决改判斩监候缓刑90日 (图)
·中美贸易战显恶象 中国制造业降至最低 (图)
·中美贸易战效应:台商回流美商转移 (图)
·刘结一出席全国台协会长座谈会聚焦中美贸易战
·她身价暴跌2千亿 沦为中美贸易战大输家 (图)
·中美贸易战冲击台商:大陆当局补贴难弥补损失 (图)
·四中全会即将召开预料聚焦改革开放及中美贸易战
·打赢中美贸易战 北京充满信心 (图)
·美媒忧中美贸易战可能促使习近平进一步集权 (图)
·中美贸易战僵持阶段李克强中亚欧洲之行备受关注 (图)
·中美贸易战私企大劫难 —走投无路的汉帛国际(一)
·官媒国庆为中美贸易战打气称“心中自有定数” (图)
·中美贸易战升温 外资布局出走中国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