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接待外宾时,常常在广州白天鹅宾馆里碰上一群群美国白人夫妇,有的用小推车,有的用袋鼠袋子带着一个个中国婴儿,这些婴儿几乎都是女婴,部分是残疾婴儿。我打听到这些都是美国中产阶级家庭,他们到中国来就是认领无父无母或者被父母抛弃的孤儿的(几乎都在三岁以下)。我很吃惊,因为当时中国正在全力以赴教育自己的“儿女”们美国是多么的邪恶,社会多么不安定,治安多么恶劣,以及美国当局又是多么想和平演变中国的。没有想到,同样的“党国” 竟然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最需要照顾的残疾女婴送给美国白人抚养。年轻的我当时心里有种怨气甚至悲愤,我不知道这些孩子在美国将会遭遇何种命运。
    
     我们都是党和国家的儿女,这是党国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上深深烙下的烙印。这烙印很难消除,但我们总还可以假装已经消除了,让别人表面上看不出来。然而昨天,当我看到新闻报道大连福利院决定废除给福利院里男孩姓“国”、女孩姓“党”的执行了三十年的规定时,我相当震惊。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竟然抓住了这个机会,让无父无母的孩子们直接姓“党”姓“国” ,让党国体制体现在这些孤儿的身上。
    
     我连夜联系了一些朋友,从他们处打听到更多的消息。原来,这样给福利院的孩子们取姓“党”和“国”并不是大连福利院独有的现象。全国很多福利院都有此做法,以前有些地方的福利院给孩子们取姓“毛”、“周”,现在更有少数福利院(湖南等省)在当地领导来视察后就给新来的孤儿取视察领导的“姓氏”,表示感激,实在是人间奇闻,骇人听闻。
    
     且不说这些可怜的孩子并不是“党”和“国”在供养(其实大多数孤儿反而是党国造成的!),党国不是工厂,也不是农场。党国的钱,每一分每一毫,都是全中国人民上交的税收。作为一个榨取全国人民血汗钱(税)的政府,百分之百有义务和责任照顾、抚养这些孤儿。可是,党国做到了这一点吗?
    
     远远没有!当初在白天鹅的经历,让我后来一直关心大陆的福利院和领养机制。并有机会对广东、湖北和海南等地的孤儿院实地考察。
    
     让我不解的是,这些福利院竟然都拒绝造访,要求有上级领导的批示。我原来以为这是必要的,因为过多造访可能会影响孩子的正常生活。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害怕外面的媒体报道了“不负责任的消息”,所谓不负责任的消息也就是福利院的实际现状和他们的操作。正是在这样的规定保护下,很多福利院才制造了人间惨剧(国内媒体都有报道)。等到联系了上面的党国领导机构,他们进行了安排,然后造访。当然这时的福利院已经按照“三个代表”和“先进性”的要求布置成“样板戏”,不过即便这样,我也还是了解到福利院的一些基本情况。
    
     这些福利院环境差,设备严重不足,收养孤儿的条件苛刻,人员素质低(海口和武汉的福利院领导层大多是被照顾的当地领导的亲属),经费被挪用和贪污,里面的孩子得不到基本的照顾。然而,每到逢年过节,各级领导要来视察时,福利院就会风光一阵。会有政府的人提前送来新衣服,以及临时补助费用用来清洁环境,因为领导来时电视台要录像拍照。最让人恶心的是,今年春节前,中央党和国家领导人视察一个福利院前,卫生检疫部门提前进行了防疫消毒(怕有禽流感),电视台工作人员对孩子观察后,小心地为几个肤色不太符合“三个代表”的孩子脸上扑了些红粉。
    
     目前大陆福利院数量非常有限,例如中国最落后的省份之一的甘肃全省竟然只有兰州市有一个福利院。2004和2005年,深圳和甘肃定西分别出现了靠拣垃圾维生的孤寡老人义务收养数十名孤儿的事情(国内新闻已广泛报道)。这些报道从反面揭示出我们这个靠一党控制的国家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和责任。
    
     据保守的估计,中国目前的福利院收养的孤儿连需要收养孤儿总数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就是这十分之一,也过着凄惨的生活。每年几乎都传出福利院里的丑闻。2000年11月29日,湖南新乡市社会福利院公开售卖婴儿,原因是经费困难;同样在湖南,一名人贩子把拐来的婴儿卖给衡阳县社会福利院,福利院利用这个买来的婴儿申请一笔钱,然后又以比较高的价钱把这个婴儿继续卖给外地的福利院或者私人······
    
     造成这些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党国把自己的国民当成自己的“私产”。一党控制下的中共媒体和宣传一直以来把中国人民比喻为“党的儿女” ,把国家称为“母亲”,他们灌输的理念是:人民是他们“抚养”的(从毛泽东时代的“万物生长靠太阳”到现在的“三个代表” ),于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收取税收,“高薪养廉” ,公车消费,贪污腐败,却从不兑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更不允许有人和机构来督促、监督他们尽自己的责任。农民失去土地,工人丢掉饭碗,学生无钱交学费,孤儿们仍然在神州大地的各个角落上演“孤星血泪”······
    
     在当今公民维权的社会,当国民日益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要高声质问“党”和“政府”:执政这些年,你们收取税收,变私为公,肥了一党,强了一党专制下的那个“国家”,可是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你们利用党国控制的媒体不停宣传无私奉献,要求全国人民为党和国家做贡献,号召人民牺牲,可是当人民牺牲自己养肥了你们的时候,你们又把人民置于何地?
    
     在全中国人民历经苦难、省吃俭用、艰苦朴素,终于把中国共产党变成全世界最富有(挥金如土,最贪污最腐败)、人数最多(七千万)、势力最强大(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国家和几百万军队)的政党;在中国人民用血汗钱把这个国家变成庞然大物的时候,现在是中国人民站起来质问共产党的时候!
    
     试问这个“党”和这个“国”,中国人民供养了你们大半个世纪,五十多年过去了,你们为至今素质低到无法实行民主制度的中国人民做了什么?又为两个亿挣扎在贫困线附近的农民、以及三千万失学的儿童做了什么?你们为进城的低人一等的农民工做了什么?又为无钱看病而病死在家里和医院门口的中国人做了什么?为残疾婴儿和福利院的儿童作了什么?······
    
     (希望读到此文的朋友能够更多地关心当地的福利院和社会上的孤儿们,作为中国公民,我们有义务和权力监督那个收取税收的“党”和“国”,照顾好那些失去了父母的同胞)
    
    这是杨恒均2007年的文章。谢谢收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011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被非法拘禁案:关于染香真实身份和袁小靓的查证 (图)
·葫芦:核弹级网贷平台团贷网爆雷 杨恒均健康堪忧
·回顾杨恒均怎样谈老毛普世价值和反腐 (图)
·杨恒均怎样谈老毛、普世价值和反腐
·笑蜀:杨恒均是我的好兄弟,说说他的各种传闻 (图)
·杨恒均汉子,中共政权惧怕你!/齐家贞 (图)
·杨恒均到底是人是鬼?
·闵良臣: 我所看到的杨恒均博士
·韦石:拨开迷雾,用常识和良知读懂杨恒均 (图)
·不作不死?遭国安逮捕的杨恒均曾如此感叹 (图)
·冯崇义:习近平力保华为 国安栽赃杨恒均威胁澳洲
·易改:撩开“民主小贩”杨恒均的神秘面纱
·撩开“民主小贩”杨恒均的面纱:杨恒均失联小记/易改
·杨恒均在华失踪:澳大利亚向中国寻下落 时机引猜测 (图)
·杨恒均"双十节"谈台湾民主转型和未来对策/视频
·美国副总统拉下冷战铁幕,杨恒均为中南海出谋划策
·杨恒均详细点评美国副总统彭斯对华政策演讲
·杨恒均:彭斯演讲拉下新冷战铁幕,中国如何应战?
·杨恒均首次直播:美国三百年VS中国三千年之“未有大变局”
·杨恒均: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吗?
·冯崇义教授:杨恒均遭单独关押服用不明药物 (图)
·杨恒均在中国遭单独关押服用不明药物 (图)
·杨恒均被关无窗房间、服不明药物,健康堪忧
·律师会见杨恒均再次遭拒 兼分析被捕原因 (图)
·拒绝莫少平代理?澳媒:杨恒均并不知情
·澳洲领事第二次探视杨恒均:“拒绝莫少平律师”应不是杨恒均的意思
·杨恒均妻聘2律师当局称当事人不接受阻止接触 (图)
·当局拒律师会见杨恒均 理由「杨恒均不接受委托」 (图)
·杨恒均家属委托律师欲见当事人被拒 (图)
·美国之音:律师要求会见杨恒均被当局拒绝
·杨恒均"拒绝"莫少平为己辩护 北京国安为孟晚舟案擅自抓人 (图)
·杨恒均事先留信:就2011年3月撒谎向全球朋友道歉
·海外民运圈疑杨恒均“为某派系服务两面人” (图)
·杨恒均事件更新:杨恒均获领事探视
·澳洲领事见到杨恒均:身体、精神状态尚好
·北京证实杨恒均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关押 (图)
·葫芦:抓捕杨恒均恐颜色革命 习近平是最危险敌人?
·中国证实拘留了澳籍华裔人士杨恒均(杨军) (图)
·被控“间谍罪” 杨恒均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中国外交部指杨恒均涉危害国家安全被捕 (图)
·杨恒均:为什么是孙中山?——读《三民主义》有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