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万新:那些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10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三十年前春夏之交的那些天,我正在美国南方的佐治亚大学,忙于六月中旬硕士学位毕业前的最后冲刺。四月十五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去世,引发了有良知的中国知识界,特别是在校大学生,自发地走出校门上街游行,缅怀胡耀邦,呼吁改革开放。
    
    那些天,我坚持每天晚上去学生活动中心看电视新闻。我看到了三名大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石阶上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请愿书。然而,大会堂大门紧闭,没有人出来接请愿书,请愿者长跪不起。我就在想,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构怎么能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无视人民的请愿?况且请愿人都向你们跪下了,你们就这么熟视无睹吗?你们还有资格代表人民吗?
    
    把学生上街游行纪念胡耀邦以及递交请愿书的行动定为“动乱”的人民日报社四.二六社论发表后,激起了北京各大专院校学生们的反弹,于四月二十七日再次走向街头。他们首先冲破了校方在校门口的堵截,在路上与各高校的游行队伍汇合,一路高喊口号,要求政府摘掉扣在学生头上莫须有的“动乱”帽子。在前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游行队伍遭遇由武警战士手挽手组成的人墙,大学生们喊着口号,一次次地向人墙发起冲击,最后,武警人墙被游行队伍的人流冲断。学生们兴奋地举起食指和中指,脸上露出胜利的欢笑。武警战士的脸上则露出了无奈的讪笑。电视上的这一幕让我觉得这是天意啊。
    
    政府无意改变四.二六社论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从而更加激发了学生们争民主、争自由、反官倒、反腐败的激情。北京高校学生于五月十三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绝食抗议,要求与政府对话。政府还是无动于衷。继而部分学生以绝水抗争。电视画面上,抢救因绝食绝水而昏迷过去的学生的救护车,鳴着令人心碎的笛声呼啸而过。我们这些海外留学生们,也为天安门广场上的我们的同胞学弟学妹们捏着一把汗呐。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简称“全美学自联”)成立了,他们在首都华盛顿组织了几次中国留学生支持北京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大型集会和游行。还去国会山庄游说国会议员,争取他们对北京青年学生如火如荼的爱国民主运动的支持。佐治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除了组织人员参加全美学自联的活动外,也在校内和当地主要街道举行游行集会和募捐,声援北京的学生运动。为了方便联络,佐治亚大学的13个院校都指定了专门的联络人,我是教育学院的联络人。那些天,同学们对天安门发生的学生运动特别关心,对联谊会组织的活动都能积极响应。看到同学们的积极参与,自己忙一点也值了。再说了,比起正在天安门广场上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绝水绝食为民主自由抗争的学生们,我做的这点儿区区小事就更不值一提了。
    
    五月二十日北京宣布戒严,这让我们海外学子已经吊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意味着对话已不可能,部队就要进城实行武力镇压。佐治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组织人员打电话游说美国国会议员和联合国有关组织,请求他们给予中国政府施加压力,阻止用武力镇压学生运动。我们还组织同学们开车前往亚特兰大,与佐治亚理工学院、佐治亚州立大学、埃默里大学的学生会,联合召开声援北京学生民主运动大会,抗议北京政府非法戒严镇压学生运动。
    
    戒严不得人心,电视上又传来戒严部队的军车被北京市民挡在了郊外的画面。善良的北京市民还向戒严部队的战士送食品送饮料,并告诉远道而来不知真相的官兵们,天安门没有发生反革命暴乱,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不是暴民。多么好的市民啊!出国后几乎没有时间看“人民日报(海外版)”,那些天,我们却翘首盼望着海外版,因为那段时间的海外版说实话说真话。我最爱读的是“戒严第N天”,它如实地记述了戒严后每一天学生坚守广场和北京郊外戒严部队被堵的轶事逸闻。
    
    人们对戒严由开始的恐惧,到因戒严部队被堵数日而放松了警惕,都觉得人民军队不会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动武。六月一日晚上我回到宿舍,一进门室友小安就兴奋地告诉我:“刚才收音机里说,北京的学生在六部口成功地拦截了一辆客车,车上是穿着便衣的部队战士,还有枪。”我觉得这是一个不祥之兆,便说:“我怎么觉得他们(戒严部队)要动手了?他们派便衣战士闯到西长安街的六部口,那里离天安门很近。他们想让便衣战士与学生发生冲突,然后,就以学生暴乱打伤戒严战士的借口,堂而皇之地派戒严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好在学生没有上当,没有与战士冲突,还把枪支如数送到公安机关。”
    
    真不幸,我的担心没过两天就成了残酷的现实,尽管他们没有找到一丁点儿学生暴乱的口实。六月三日晚到六月四日晨,北京街头的枪声和坦克装甲车的轰鸣,击碎了大学生和北京市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梦。市民蹬三轮抢救伤员的画面,各大医院六四英烈遗体横七竖八的惨状,年轻人徒手挡坦克的壮举,陆续在媒体上曝光。一场自发的轰轰烈烈的学生民主运动就这样被当局无情无人性地镇压下去了。
    
    三十年了,那些天发生的一切,还时刻萦绕在我的心头。六四英烈的民主理念还没有在中华大地实现,天安门母亲要求政府从新评价六四并为死难亲属恢复名誉的诉求还无人理睬,流放国外的民主人士和逃亡海外的学生领袖还无回家的归期。不过,我们有信心,经过大家的艰苦努力,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新中国,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届时,中国人民将开庭审屠夫,洒酒祭雄杰。
    
    张万新:那些天

    图为佐治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校门前举行的声援北京学生八九民主运动的一次集会游行;左一右手举牌者为作者,背朝镜头领喊口号者为当时的学生会会长。
    
    2019年6月4日于匹兹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608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文灿:祭六四英魂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 (图)
·文渊:“六四” 导致了改革开放的停顿甚至倒退吗?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终结“六四”镇压体制
·葫芦:六四期间倒习文章疯传 川习G20峰会后会晤
·六四事件30周年 点点烛光再度在维园亮起 (图)
·六四屠杀催化了东欧共产政权和平解体? (图)
·重发我在六四二十周年的思考
·六四之后中国制造——文明的冲突 (图)
·陈维健:习近平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六四屠杀
·【我的六四】原军报记者:六四有可能重演!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一) (图)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葫芦:美国国会举行六四听证会 十八万香港人悼念六四
·尤维洁:把六四屠杀的罪恶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图)
·林培瑞: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思泰:六四北京气氛诡异 魏凤和说出了习近平的心里话
·王策:“六四”三十年与中国民主转型三条路径
·突如其来恐怖: 瑞士人如是叙述30年前六四 (图)
·未真正翻过六四一页 中国就无法真正大国崛起 (图)
·六四流亡者盼回家,天安门事件30周年祭 (图)
·“六四”前后各地维权人士被维稳情况
·“六四”谢文飞被拘留 林明杰被抓走 (图)
·六四30周年 中共非法稳控情况汇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3——胡石根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4——谢长发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5——刘贤斌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7——陈兵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9——郭飞雄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0——吕耿松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1——陈树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2——夏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3——周勇军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4——刘少明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5——姜野飞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6——沈良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7——李必丰 (图)
·六四期间微信封账号,阻止敏感数额的汇款 (图)
·六四祭 (图)
·查建国致全国人大公开信促彻查六四事件真相 (图)
·徐文立忆“六四惨案”及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我的六四】一名上海工程师的回忆 (图)
·美联社忆“六四”:戒严部队围攻外国记者 (图)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图)
·《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我的六四】《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六四”天安门外全国60多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图)
·89六四30年前今天解放军天安门镇压开第一枪 (图)
·六四30周年前 港出版六四机密文件《最后的秘密》 (图)
·法德文化台ARTE将在六四晚播纪录片“天安门” (图)
·追忆历史: 六四事件大事记
·“六四与我”:网友讲述个人故事 (图)
·西藏纵览:西藏人与八九.六四天安门学潮 (图)
·痛!“六四”军官谈“六四”亲历
·六四亲历者首次打破沉默 吁公开清算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忆六四 (图)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图)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