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教授:啓動對郭文貴的“末日審判”書
请看博讯热点:郭文贵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10日 来稿)
    
    用爆料毒舌三千尺,纏住私人仇敵王岐山的脖頸,試圖達到“保財、保命、報仇”的目的;借習近平之刀斬私人仇敵王岐山之頭,並借諸打擊“海外敵對勢力”,爲中共建立新功,從而實現衣錦還鄉,重返暴政體制,再作中共秘密警察鷹犬的理想;爲遂“狡兔三窟”之計,用空洞、淺薄、矯情,甚至荒誕不經的反共秀,騙取美國的政治庇護——上述三項陰晦曲折的心理興奮點,構成郭文貴“個人爆料”的全部人格動因。
    

    時至二零一八年三月,郭文貴的私人仇敵王岐山在短期離開最高權力範疇之後,又以國家副主席的虛名和“第八常委”的實賚權威,“王者歸來”,重返中共權力中心。
    
    於是,郭文貴靠其個人爆料以“保命、保財、報仇”的企圖折戟沉沙。一時之間,郭文貴如遭天雷殛頂,嚇得魂飛魄散,惶惶如喪家之犬。六神無主之際,郭文貴提出“以黨實現喜馬拉雅”的政治綱領,復之以不再爆王岐山等人之料的承諾,展示其對中共暴政五體投地的乞降求恕之意。
    
    同時,郭文貴鐵公雞泣血拔毛,收買組建“螞蟻幫”,維持其“網絡熱度”,並瘋狂展開對其批評者和中國反抗運動成員的謠言攻擊和濫訴威脅。郭文貴顯然要以此向中共證明自己還有可資利用的剩餘政治價值。
    
    二零一八年八月之後,中共借司法之名剝奪郭文貴在內地的全部具有“原罪”的財產,儘管其財產“原罪”的母體,正是中共腐敗官權。與之同時,香港當局也以洗錢罪嫌疑之由,凍結郭文貴家族巨額在港資產。
    
    上述事件表明,在中共輕蔑的斜視中,郭文貴已成不再有利用價值的政治垃圾;郭文貴奴相畢露的政治祼體舞表演,並不能打動中共那顆功利主義的冷血之心——中共決意拋棄郭文貴,就像拋棄一張用過的手紙。
    
    二零一八年八月以降,瀕臨絕境死地,郭文貴遂開始他最後的“保命”掙扎,即企圖通過“反共政治秀”,騙取美國政府的政治庇護。
    
    然而,動機決定效果。由其騙取政治庇護的邪惡動機所決定,郭文貴的反共政治表演淺薄、空洞、虛矯,甚至荒誕不經,不僅不能使中共暴政痛苦,反而傷害了“反對中共暴政”這個正義概念的聲譽。
    
    尤其不能容忍之處在於,郭文貴這個以中共腐爛黨性爲政治基因的蛆蟲人格,竟渴望借諸詛咒異議人士和中國反抗運動,使自己獲得民主運動唯一代表者的地位——郭文貴試圖從整體上綁架中國反抗運動,為其騙取美國政治庇護作倀鬼;其鬼魊之心的卑鄙陰毒,當世鮮有可比肩者。
    
    韓連潮一類隱形“大螞蟻”的暗中相助,班農一類“洋螞蟻”的公開幫閑,曹惡骨、龔曉夏一類潑皮文人的搖唇鼓舌,給郭文貴綁架中國反抗運動以騙取政庇的惡行推波助瀾,致使濁流不息,流毒不止,一些受其蠱惑的“螞蟻幫”中人至今不能醒悟。
    
    諸多頂戴“海外民運”組織的主席、常委、理事花翎者,面對郭文貴的語言蹂躪踐踏所表現出的受虐狂式的沉默,所表現出的奴性可掬的紳士風情或者君子風度,所表現出的超級“阿Q精神勝利法”,可謂助紂為虐,使郭文貴更加肆無忌憚地臝露其醜陋和邪惡。
    
    郭氏文貴利用視頻,歇斯底里地咒罵他的批評者和婦女,其語言風格之污穢淫蕩、陰損寡毒,如果以衣冠禽獸喻之,都必會引發禽獸的悲憤抗議——郭氏文貴以其超級潑皮牛二式的無恥至極的語言系統,重創信息時代虛擬生存空間的文明,深度污染華文網絡世界;在這個意義上,“郭文貴現象”已經異化爲華人之恥。
    
    郭氏文貴曾寄生於腐爛入骨的中共官權,借以攫取巨額髒錢。現在,郭文貴就利用這種髒錢,在自由世界對他的批評者和中共的異議人士進行大規模濫訴和濫訴威脅,從而向中共臝呈其奴性的忠誠。郭氏文貴不僅借諸其具有“原罪”的金錢給遭受其濫訴和濫訴威脅的人士帶來困擾,更不可寬恕之處在於,他竟喪心病狂,發起對諸多美國媒體的濫訴,只因這些媒體曾經客觀報導郭文貴具有中共間諜的嫌疑。顯而易見,郭氏文貴的濫訴和濫訴威脅,正在嚴重危害自由民主國家的立國價值基礎,即言論自由原則和新聞自由原則。
    
    有必要再次強調,郭氏文貴爲騙取美國政庇而進行的反共政治秀,空洞、淺薄,復之以虛僞矯情、荒誕不經;郭氏文貴自我沐猴而冠,以狗血劇式的光怪陸離的情節,將自己吹噓爲民主運動主導者——郭氏文貴的此類行為褻瀆並傷害中國反抗運動的聲譽和政治形象。
    
    鑒於上述情事,郭文貴這個中共權貴市場經濟孕育出的蛆蟲人格,在華文世界裡已成社會公害,全民公敵。
    
    二〇一九年以降,借諸紀念六 . 四三十週年,中國反抗運動向死於中共暴政的一億冤魂再次誓言:“即使海枯石爛,天荒地老,我們絕不放棄;反抗暴政,不死不休”;香港六月和七月反抗港共政權大潮震撼世界,進入八月之後,香港人民正在爲持續推進反抗大潮湧起蓄積能量;台灣人民“拒絕一國兩制”和“紅媒滾出自由台灣”的思想覺醒運動,使中共統戰陰謀遭受重大挫敗;中國內地的反抗運動也開始思考如何在中共建政七十年的國殤日前後,用創造歷史的重大行動,再次撞嚮中共的喪鐘。
    
    ——值此抗爭中共暴政的人們尋找下一次戰機的短暫相對平靜時期,使我們有機會啓動“郭文貴現象”真相揭示活動,對郭文貴這個社會公害、全民公敵,進行政治哲學和道德哲學的“末日審判”,從而凈化中國反抗運動和華文網絡世界的思想環境;審判期間就定在二零一九年九月上旬至中旬期間。
    
    我呼籲:所有受到郭文貴咒罵和侮辱的人們,所有受到郭文貴濫訴和濫訴威脅的人們,所有秉持公義良知的人們,所有真誠支持中國反抗運動的人們——讓我們放開胸懷,暫時擱置一切思想分歧和現實矛盾,將思想的劍鋒直指社會公害、全民公敵郭文貴,從思想上徹底剝奪郭文貴邪惡人格荼毒社會的能力,並敦促美國政府及時而合法地將郭文貴驅逐出境,以杜絕其繼續爲惡的條件。
    
    中共邪惡黨性的人格承載者——這是郭文貴的生命本質;郭文貴腐爛人格就是中共邪惡黨格的集中體現。對郭文貴進行思想的“末日審判”,意味著對中共邪惡黨性的審判,意味著行公義於天下的正義事業。故此,再次呼籲所有公義之良知未泯的人們,共襄義舉,投身於二零一九年九月間的“郭文貴現象”蓋棺定論活動,啓動對郭文貴的“末日審判”,以清除社會公害,以擊潰全民公敵。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923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爱国汉奸考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CambridgeForum911
  • 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四从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 资本主义
  •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一個建議
  • 谢选骏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 徐沛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 金光鸿共匪开始诱捕我了
  • 陈泱潮提出中國【先民主化、後經濟改革之路】亦遭鄧小平否定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對大陸有主權,目前沒有治權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2)
  • 谢选骏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群分类
  • 谢选骏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 张杰博闻邓朴方、刘源独服叶选宁叶选平去世与叶剑英家族红楼梦
  • 谢选骏美国喂肥了中共
  • 徐文立贺信彤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陈泱潮10、《特權論》【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必然崛起的論斷】,被鄧
  • 万沐加拿大应打破经济社会的托拉斯体系
    论坛最新文章:
  • 港交所对伦交所的“世纪联姻”提议为何夭折?
  • 预防非洲猪瘟 中国禁止进口韩国猪及相关产品
  • 基里巴斯跟风 五天内中国挖走台湾两个邦交国
  • 全球气候日活动规模空前 联合国召开青年气候峰会
  • 从军售和外交看美国在两岸间扮演的强势角色
  • 马克龙基本恢复保镖丑闻与黄背心前的支持率
  •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 邦交又失一国 台湾责北京诱使基里巴斯转向
  •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 反修例风波劝解警方护抗争者 港社工被拒入澳门
  • 黄背心运动没有太多影响到访巴黎游客
  •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 美媒:北京曾扣一联邦快递机师 疑涉非法运弹药
  • 法称达成脱欧协议剩时不多 英重申恐无协脱欧
  •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 中国试图通过网络攻击和游说来影响澳国议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