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41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拉法伊尔﹒库克保尔:东突厥斯坦集中营与苏联古拉格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现在,关于东突厥斯坦维吾尔集中营的存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也已经得到了多方面证据的证实;但,还是有一些中国的网络水军不断在挑起舆论,试图否认抹黑关于东突厥斯坦集中营的报道。
    
    中国的这种抵赖、狡辩术能成功吗?能说服世界各国吗?能继续欺骗愚弄中国普通民众吗?这种宣传是中共的创造吗?
    
    要找出这些原因,我们需要回顾历史,尤其是回顾和比较中国共产党及其成立时的资助者苏俄的历史,这两个极权政府的暴力崇拜和黑暗过去。
    
    对东突厥斯坦出现集中营与苏联时期古拉格进行一些对比,将会有助于我们通过对历史的了解看透事件的本质,有助于我们揭示现在中共之种族灭绝暴行,以及中国普通百姓及一部分知识精英态度的模糊。
    
    拉法伊尔﹒库克保尔:东突厥斯坦集中营与苏联古拉格


    
     在俄罗斯革命初期,第一批劳动集中营诞生,他们是内战打的最激烈时的匆忙作为一种应急措施所建立的,专门用于关押在内战时产生的大量与布尔什维克持相反意见的民主人士和旧临时政府人员。因为布尔什维克疯狂的政治主张和激进的政策从而制造了大量的反对人士,使得旧俄罗斯时期的监狱完全不够关押所有的反对人士,从而诞生了早期混乱的集中营。
    
    这与中国共产党在东突厥斯坦的情况类似,但也有一些不同。
    
    最开始,中国共产党只是简单的罗织罪名关押东突厥斯坦异议人士,但越来越高压的政策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异议与反抗,最终导致了东突厥斯坦大规模集中营的诞生,以便关押更多的维吾尔人与其他东突厥斯坦异议人士。
    
    因而,早期的很多东突厥斯坦集中营都是由学校改建而来,但中国发达的基建能力很快就解决了集中营短缺的问题,更加隐秘容量更大的集中营也陆续诞生。
    
    对于中共来说和苏联当局最大的区别在于,苏联最开始是混乱的抓捕体系,是因为布尔什维克刚夺得政权的不稳定和激进主张所以出现了大量的反对人士,早期的集中营是布尔什维克的报复,后来抓捕体系才慢慢地稳定下来,陆陆续续的制造着敌对阶级。
    
    但中共是最开始就对准了维吾尔人和图伯特人,妄图彻底控制住东突厥斯坦和图伯特这两个异域,以更加方便掠夺当地资源。
    
    但后期中共政权也会像苏联当局一样制造新的敌人,香港与台湾就是接下来的新敌人,直到最后一定也会波及到中国普通民众,现在的良心律师群体和一些大陆内部的民主人士已经开始受到迫害。
    
    集中营建立之后针对集中营真相的掩盖与美化宣传工作也陆续展开。在苏联时期被称作第一个真正的古拉格的集中营“索洛维茨基集中营”被苏联当作集中营范本而进行过美化宣传。
    
    第一步的对苏联国内民众的宣传由著名苏联作家高尔基肇始,在1929年高尔基特意在苏联当局的精心安排下参观了索洛维茨基集中营。在集中营血腥的真相面前作为苏联当局的喉舌,高尔基高度称赞了索洛维茨基集中营,为苏联当局对接下来更大规模的劳改营体系带来了公众宣传的基础。
    
    对比东突厥斯坦,从著名维吾尔族教授伊利哈木被抓开始,中共就开始在各种媒介上诋毁维吾尔人,为建立更大规模的集中营体系打下公共舆论基础,例如很多新浪微博名人习五一,梅新宇,胡锡进以及一些海外所谓的民运人士等都不停的歪曲东突厥斯坦的很多真相,煽动中国公众对于维吾尔族的敌对情绪,导致大部分普通中国民众对于维吾尔人充满无名的仇恨,支持中共对于维吾尔族的各种极端行动。
    
    接下来第二步是对国外机构进行集中营的美化宣传。苏联当局在古拉格建立并完善阶段已经被西方世界所知晓,从1919年第一批正式的集中营法令颁布以来,陆续有各种苏联集中营的消息被传递出去,到二十年代后期西方已经对苏联古拉格系统得到了很多准确的证据。
    
    1927年法国作家雷蒙·迪盖就已经写了有关索洛维茨基集中营的书籍《红色俄国的一座苦役犯监狱》《Un Bagne en Russie rouge》书中详细描写了关于集中营内发生的很多事情。由于各种各样的报道,西方世界很快做出了反应。英国反奴隶制协会展开了调查并发布了一份报告谴责苏联当局对囚犯们的各种虐待。一位法国参议员也写了一份报告谴责苏联当局。1930后西方世界对于苏联当局集中营的做法展开了经济制裁。在美国1930年颁布的关税法案规定:“由囚犯劳动力或强制劳动力······采掘、生产或制造的······所有商品······不得在美国任何口岸入境。”以此为依据美国财政部禁止了苏联纸浆木材和火柴的进口。
    
    苏联当局所受到抵制威胁确实非常严重,因此他采取了一些措施掩人耳目,例如:苏联当局最终在其所有的公开声明中停止使用“集中营”这一表述方式。从1930年4月7日起所有官方文件均把苏联的集中营称为“劳动改造营”。
    
    同时,苏联各地集中营还做了一些粉饰性的改变,集中营的直属管理机构国家政治保卫局更改了与采伐企业的合同,以便看上去好像不再使用囚犯了。
    
    当时的苏联还策略性的调出了一万两千名囚犯;但犯人们实际上依然在集中营里劳动,只不过被官方文件所掩盖了。
    
    当然,真实的调离也有发生,这通常是发生在西方国家代表团来探查时。一名芬兰裔囚犯乔治·基钦在自己的回忆录写道:“就在某个外国代表团即将到来之前,收到莫斯科总部发来的一份密码电报,命令我们在三天之内彻底清理劳改营,而且不得留下任何痕迹······电报发到了所有的劳动地点,要求在二十四小时内停止劳作,将劳改营囚犯集中,清除所有的带刺铁丝网栅栏,监视岗楼和告示牌。接着基钦与其他几千名囚犯被押送到另一处集中营。被紧急押送途中至少有一千多名囚犯死亡。”
    
    一九三一年,靠着大规模转移囚犯,人民委员会主席莫洛托夫确信已经没有囚犯依然还在旧集中营中劳作了,于是他邀请所有感兴趣的外国人前来进行实地考察。
    
    当然,一些集中营很早就去实施这种虚假宣传,例如:卡累利阿的苏共档案就记录了两名美国记者1929年的到访,他们是杜兰特和沃尔夫,苏联通讯社塔斯社和《进步报纸》的美国撰稿人。
    
    集中营内的囚犯高唱国际歌欢迎这两个人的到来。沃尔夫还表示他要告诉美国的工人苏联工人是怎样生存以及他们正在如何创造一种新生活的。
    
    对比中国我们会惊奇的发现独裁集权政府所做的事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在西方世界对东突厥斯坦集中营有了充分证据后,也开始了很多次谴责与制裁,中共政权也作出了和苏联当局一样的举动,首先从2017年开始不承认集中营到2018年末改口称“去极端化培训班”,再到今年直接发布了扭曲真相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白皮书,承认了集中营体系的存在。
    
    但就像高尔基对于索洛维茨基集中营的洗白一样,中共当局对东突厥斯坦集中营和集中营内部恶劣环境全盘否认,并编造出一套去极端化教育的虚构故事。
    
    接着中共通过各种集中营囚犯大规模转移,以及使用各种威逼利诱囚犯手段制造出了一座座专供外国代表团参观的去极端化‘模范培训学校’,实际上这些可供参观的去极端化学校就是一个大型影棚,里面的每一个囚犯都是中共精挑细选的演员,他们大部分都是在中共威胁下而去给外国访问团表演,掩盖集中营当中的血腥暴力。
    
    当然中共之于苏联在对集中营的掩盖上有一个天然优势,那就是21世纪下的伊斯兰危机。
    
    借着911引发的世界反恐战争,中共借西方对于伊斯兰教的恐惧和反恐战争,巧妙地将自己装扮成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以掩饰自己在东突厥斯坦的罪行;中共通过各种的宣传机构与各种虚假的证据把东突厥斯坦的对中共强权压迫的抗议全部宣称为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使得中共得到了很多对伊斯兰极端憎恨的西方人士支持。
    
    因为西方这些人无法了解关于东突厥斯坦所发生的各种抗议活动的真相,通过观看中共的虚假报道,简单地认为在东突厥斯坦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极端伊斯兰主义所导致的冲突;这使得中共在美化集中营方面得到了很大的助力。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现今大部分伊斯兰教国家,因为中东伊斯兰地区长时间的动荡导致很多伊斯兰教国家实际上经济落后,并且国家体系大部分都是独裁专制。
    
    因而,这些伊斯兰国家的独裁政权被中共通过掠夺中国民众所积累的钱财收买;在西方世界大力谴责东突厥斯坦的种族灭绝集中营时;这些中东国家,却抛弃了伊斯兰教真善的本意,纷纷为中共站台,支持中共在东突厥斯坦所建立的集中营体系。
    
    这是苏联试图掩盖古拉格时所未能做到的;可以说,在这点上,中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苏联还棋高一着。
    
     综上所述,苏联其实是中共的老师,中共学习了很多苏联政权时期对于集中营的使用经验,如何运营集中营,如何制造敌人,使用秘密警察,宣传美化掩盖各种集中营真相。但就像最终苏联政权倒台一样,中共作为其学生必将会一样的彻底倒台,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反人类的。
    
    总有一天东突厥斯坦也会像中亚国家一样,摆脱中共魔爪走向自由、民主和独立。
    
     此文是阅读安妮·阿普尔《古拉格 一部历史》后所撰写而成,算是这本书的读后感。文中大量引用了书中很多段落。非常值得阅读的一本书。
    
    Rafael ilshat kokbore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01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镇压新疆维吾尔人的机器 (图)
·葫芦:港理工大学爆发激烈冲突 迫害维吾尔人的祸首?
·葫芦:特朗普为维吾尔人发声 中国拘捕联邦快递飞行员
·伊利夏提:9.11之夜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图)
·美参议院通过维吾尔人权法案 中国会在意吗? (图)
·触目心惊!新疆两名大学校长(维吾尔人)将执行死刑 (图)
·伊利夏提:伊斯兰世界对维吾尔人的背叛 (图)
·刷脸时代,西方学者协助中国监控维吾尔人?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二)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一)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在呐喊 (上中下集)
·中国当局构建巨大基因库 以控制维吾尔人 (图)
·维吾尔人不吃猪肉不是因为信仰而是草原不适合养猪
·林保华:汉人过猪年春节,维吾尔人在集中营里呢? (图)
·伊利夏提:2019维吾尔人走出集中营 第1-4集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带着枷锁的演出开始了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血泪 2019年推倒集中营
·法国世界报:关押维吾尔人 北京逍遥法外 (图)
·伊利夏提:宗教只是维吾尔人身份的一部分 (图)
·滕彪:中共制造民族分裂 尊重维吾尔人民族自决权
·中国谴责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称维吾尔人学员已全部结业 (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维吾尔人权法案是对新疆人权状况的污蔑
·中国国家反恐办: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罔顾事实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图)
·不只维吾尔人 中国骇客用iPhone安全漏洞监控流亡藏人 (图)
·世界银行否认培训新疆维吾尔人基金被挪作他用 (图)
·无声思念 新疆维吾尔人拍视频纪念失踪亲人
·伊利夏提:再教育集中营中的维吾尔人真的都回家了?
·2000多名新疆维吾尔人被祕密转押至河南省 (图)
·“北京要的是年轻维吾尔人的心”
·《未接电话》,海外维吾尔人的悲歌 (图)
·一个新疆人的访谈:中共胁迫维吾尔人当线人始末 (图)
·新疆斋月逾百维吾尔人被捕 伊犁五百名女工失联 (图)
·中国网军帝吧洗版维吾尔人权团体脸书 (图)
·网媒揭中国5年改建300座监狱被质疑是要转移在囚维吾尔人 (图)
·爆料:春节期间三万维吾尔人被转押河南数监狱
·借助美技术 中国用DNA追踪维吾尔人 (图)
·“我也是维吾尔人”:亲属要求当局公开失踪家人下落 (图)
·17名澳洲维吾尔人被中国当局拘押 (图)
·中国打击维吾尔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图)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看天安门事件 (图)
·维吾尔人伊斯兰化史
·维吾尔人及其文化/阿布都许库尔•穆罕默德伊明
·回忆录:盛世才屠杀维吾尔人数量问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