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3日 来稿)
    
    我是上海市闵行区七宝镇沪星村村民邵铄兰,1997年4月与本村青年丁某结婚,生一女儿。按照上海政府“宅基地建房政策”,我们都属于大龄青年,村里要给宅基地建婚房的,但我们结婚时没享受到。到了2000年,七宝镇政府建造大都会高尔夫球场,把我家的房子拆了,对我们母女俩未安置,七宝政府就是不执行市政府24号文件。我就一级一级上访,一直到北京,按理有宪法支持的,然而,大上海,另有土政策!
    
    就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我这个外来媳被七宝镇政府卖给黑帮,囚禁在江苏海门的农户家里,度过了暗无天日的80天。我要控诉;我要伸冤;我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上海政府在江苏海门花钱建造“黑监牢”——
    
    2017年9月27日,七宝镇治安大队长施文清找到我,叫我不要去北京,我说不去就不去。因我没固定住所,所以把我看守在松江区临时住处,我依法维权,却变成“维稳对象”。
    10月11日上午,施大队长谎称沪星村领导要解决我拆迁安置诉求,在七宝的新龙路吴宝路口,我上了施的黑色轿车,结果到了七宝镇信访办,见到了信访办主任吕宏平与沪星村党支部委员范哲沂,根本不是解决我的诉求,他们把我倒卖给黑帮,还是在这个政府办公室,冲进来几个黑帮分子抢了我的包,抢了我的身份证,我大声疾呼“你们又要绑架我?!”政府离开“依法治国”意味着什么,黑帮分子肆无忌惮再一次到政府里,将我绑架到一部事先安排好的轿车上,堂而皇之驶出政府大门,直驶华友路他们的“黑据点”,并经过“七宝派出所中华村警务所”,如此明目张胆破坏依法治国在实无法想象。
    
    车子开到“宝华花园888号”边上的空地上停下了,几个黑帮分子不准我自由活动,不准我呼喊,一直囚禁在车上到晚上8:00,趁黑夜车子又发动了。经过2个多小时,车子到了他们说的启东,实际是江苏海门,在农户家“安顿”下来,但里里外外有几个黑帮分子看押着,我举目无亲,没有自由,失去一切,新中国还有“黑监牢”,再过几天就要开十九大了,谁给这些黑帮分子这么大权利?!
    
    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但我走不了,像小鸟在笼子里插翅难飞,只能是“忍”,忍为上策。
    第一忍:吃饭。吃了他们的饭,双手暴青筋,大便又稀又黑,说有毒嫌疑,但没证据。唯一办法,光吃饭,不吃菜,只要活下来,饭挑着吃,忍着吃;
    第二忍:睡觉。男女同室,我的床边上睡着两三个黑帮,眼睛似开似闭,真吓死人了!为了明天,我必须睡觉,只好连着裤子睡,半醒半睡,也得忍着;
    第三忍:看病。关在一个没有窗户房屋里,又不能外出见阳光,久而久之,胸痛得厉害,我说我要看病,黑帮答:领导不批准,见鬼了,黑帮也有领导,不能看也只能咬咬牙忍了!
    
    这些黑帮最凶的是,谁不配合,就把你扔到海里去!这不仅仅是恐吓。我不敢相信,这还是新中国吗?这还是共产党吗?我敢说,这是新中国,这是共产党,但是他们已经走向“不忘初心”的反面,他们拿了上海政府大把大把的钱,把农户家变成“黑监牢”,黑帮背后必有政府在支持,他们已经失去了党性、失去了理智、失去了人心。
    
    不知是我每天念经,还是老天爷看到了什么,2017年12月29日晚上,几个黑帮分子叫我上他们的车,把我送回上海,扔在松江区九亭西大街,一场人生恶梦终于结束了。今天,我邵铄兰大难没死,尽管经历了“黑监牢”的摧残,尽管度过了80天暗无天日的日子,但是我还是要向闵行区委朱芝松书记发问:
    
    一、光天化日下,政府指使黑社会绑架一个公民依据是什么?
    二、公然抢掉我的手机、身份证,与黑社会恐怖分子有什么两样?
    三、我进京控告七宝镇大都会高尔夫球场贪污案犯什么法?
    
    如果党必须在宪法范围内活动是正确的,希望书记答复我。我真诚希望上海市闵行区领导记住习近平的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难道花大钱在江苏建“黑监牢”也是你们的使命吗?
    
    尾声:2018年元月6日,我打上海市长热线12345求助,因身份证与手机抢去了影响我的基本生活,叫吕宏平与范哲沂归还我身份证和手机,回答我是“不知情”,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官员。
    吕宏平手机号:+8613611703306;
    范哲沂电话:021——54850587。
    望媒体记者帮助采访这两“不要脸”官员,我与他们当面辩论敢不敢?!
    
    上海“黑监牢”控诉者:邵铄兰
    联系电话:+8613166203341
    2018年元月12日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控诉上海访民邵铄兰被关“黑监牢”80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501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二) (图)
·上海政府无期“囚禁”邵铄兰信访头号打击报复事件(一) (图)
·为十九大维稳 上海政府以欺骗手法绑架访民邵铄兰
·上海访民邵铄兰致中央及上海市领导公开信 (图)
·上海闵行区信访办对邵铄兰诉求召开听证会“听而不证” (图)
·上海访民邵铄兰拆迁官司不服一审向北京高院上诉
·上海访民邵铄兰从北京押回上海 被囚酒店达50天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土地、无收入、无处栖身已十六年!
·上海邵铄兰遭强拆 上访被打被拘留(视频、组图) (图)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栖所被拆
·邵铄兰诉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行政撤销案的法律意见
·上海市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房无地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唯一栖所被拆!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住房被拆,流离失所已十五年,现仍流浪
·上海邵铄兰母女唯一住房被拆 流离失所 现仍流浪
·紧急关注:邵铄兰已被“黑社会”囚禁”
·上海维权人士邵铄兰被刑拘、周雪珍关黑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超越种族之爱
  •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
  • 生命禅院雪峰传道(八)——《传道篇》四十二
  • 郑恩宠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 谢选骏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 谢选骏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中国民主基金旅游观光廉价票
  • 谢选骏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点滴人生讀書漫談﹕大江東去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郑恩宠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 胥志义胥志义:消灭私有制颠覆了基本的社会秩序
  • 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郑恩宠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 曾节明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0-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
  • 谢选骏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论坛最新文章:
  • 西方外交官接邀请 朝鲜或在冬奥会前阅兵
  • 林和立:中共修宪计划彰显宪法为党服务
  • 丹东标语抓间谍 朝鲜逃北者骤减
  • 法棍面包列入联合国非物质遗产? 总统也支持
  • 许艳:余文生呼吁修宪是行使公民言论权
  • 联合国:这几年气候升温的速度极不寻常
  • 中情局前特工涉嫌为中国进行间谍活动被捕
  •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 乌克兰新法称俄占领 俄罗斯对此表示遗憾
  • 费加罗报:中国利用信贷刺激国内经济增长
  • 印度瑞辛纳对话闭幕 聚焦中国崛起冲击
  • 江天勇3月将转河南监狱 转押前不得探视
  • 中国律师余文生呼吁自由选举国家主席后被捕
  • 台湾警告大陆民航再飞M503将砍春节加班机
  • 美军机飞越日本小学上空 日防卫大臣强烈抗议
  • 美国情报显示六艘中国船只暗中为朝鲜运送货物
  • 反一地两检立场摇摆 林定国连任铩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