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当代中国十五贯:沙关荣案件的调查报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3日 来稿)
    
    本人曾发表的《中共完了:我为党工作遭政治陷害四十周年纪念日》,其中我写的《当代中国十五贯》“奸杀”假案报告现全文公开,四十年未作任何改动,还历史原貌,几乎每年致中纪委或中组部,但没任何回复,教训深刻,一言难尽——
    
    当代中国十五贯:沙关荣案件的调查报告
    
    在一九七七年九月的“双打”(见证据之一)运动中,我厂发生了一起“投毒害命”案,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诬告陷害案,真正的案犯竟倚仗公安、保卫部门某些人的势力,一直逍遥法外,案子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我厂理发室女职工张冬英,因思想落后、作风不正,曾多次同本厂某职工及供应科沙关荣乱搞男女关系,并由主动书信约请对方,沙也恣意回复张。为此,张的丈夫陈志华极为发火。
    
    由于厂内一些别有用心者的纵容和包揽,陈志华不是如实地劝其妻子引以为戒,而是抓住其妻与沙的男女关系,故意在群众中大造舆论,说什么“不尽是男女关系,而且还是投毒害命”等等。九月十三日,根据原告陈志华提供的情况,党委对被告沙关荣采取了隔离审查的措施。九月十五日,原告为了拿出所谓“投毒害命”的依据,向保卫科提交了被告沙关荣给他妻张冬英的信件,精心设计并显著突出“如果不吃药的话”,“二三年解决掉”这两句话。于是,在“双打”办公室内部发生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是,保卫科周启铎等人认为,他如果不吃药的话,就在西瓜里放药,在味精里掺药给原告陈志华吃,争取“二三年解决掉”,并在政工会上宣布被告沙关荣的性质是“投毒害命”。二是,本人与工会副主席张瑾等调查,弄清楚了两句话的原意是:我如果不吃药的话,就睡不好觉,就要吃安眠药。独养女(指张冬英)按政策可调回上海,但结婚的不照顾,除非离婚才能调回上海,争取二三年解决掉。
    
    在办案时提出这样那样的看法,本人认为是正常的。但发人深思的是,就在这真假难辨的情况下,保卫科长周启铎却利用职权,诱逼假供,先入为主,强加于人:
    
    1.九月十六日,保卫科长周启铎请来了职工医院周芝玉医生,提出“七七年七月三十日晚上,原告陈志华母亲娄兰芬发病(原诊断为脑血管痉挛)是因为吃了被告沙关荣送来的西瓜”,并指定周芝玉医生写了“不会说话”等病状的证明材料。
    
    2.同时,原告陈志华也捏造了“西瓜事件”(见证明之二)向党委与公安局书面与口头诬告了“沙关荣于七七年七月三十日晚上送我吃的三片西瓜,内中放药,我上夜班没吃,我母亲吃了西瓜,突然血压升高,不会说话,卧床不起”等等。在向保卫科送交一并所谓“投毒”药证时,还增加了“沙关荣替我买的一并味精,里面掺药,谋害人命”的举报。
    
    3.九月十七日,保卫科长周启铎派保卫干事陆顺龙及化验员潘燕林携带“药证”,持厂介绍信前往九江地区人民医院进行化验,企图以伪证压制申辩。
    
    4.九月十八日,张冬英按照“领导黄色药粉的意图”写了假口供。称:七七年七月三十日晚上,沙关荣拿了一包黄色药粉,是塑料袋装的,切开西瓜放入黄色药粉,叫我送给陈志华吃。
    
    5.九月二十一日,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与保卫干事干事陆顺龙带着假材料专程赴瑞昌县公安局报案。同时,原告陈志华再次赴瑞昌县公安局名曰“上告”,实为找关系,以达到对被告沙关荣的报复。
    
    在上下勾结、内外串通的情况下,眼看这起假案全部凑拢,特别是政治部主任李志敏瞒上欺下,向瑞昌县公安局丁局长谎报案情,局长表示“如果拿到药,我们就收”之后,厂内舆论哗然,假象完全掩盖了真相,连被告家属叶惠娟也被当作“同谋犯而受审。”但是,张冬英却受到良心谴责,推翻了她自己写的所有假供,并悔悟到:男女关系是真,西瓜放毒是假。
    
    九月二十六日,在张冬英学习班住处(即隔离室),由组织科干部卢道查获原告陈志华送去的包裹内有一包“胃痛粉”,并隐藏在一双布鞋底内,里面一张《串供密条》(这是二十一日原告获悉张冬英翻供后,连夜溜进学习班串通的,通风报信的是谁?),《密条》中对假药的效应与病状再次统一口径,还增加了所谓“两次论证”——“阿来之死”也是“沙下手”的,并再三张冬英“咬住不放”(见证明材料之三)。
    
    九月二十八日,向原告陈志华核对笔迹,并从谈话里证实到:味精并里的“黄色药粉”不可能是被告沙关荣放的,原告陈志华尚未获得化验结果。到处玄虚“药的效应”,相反证明“药”是根据其母亲七七年七月三十日晚上的自然病症即《密条》中所称“麻痹神经、起封喉、舌头大”伪造的,并卑鄙地掺在被告沙关荣替原告买的一并味精里,即《密条》中暗示的“工业上有种药”,真是精心炮制、恶劣透顶!
    
    《密条》查明,真相大白。但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保卫科长周启铎却一反常态。一、李志敏、周启铎没有解除对被告的非法拘禁;二、李志敏、周启铎没有及时向公安机关被告《密条》串供;三、李志敏、周启铎没有把那并“药证”送交司法机关。如果说,《密条》查获之前,我们是看法不同,那么《密条》查获之后,这三个“没有”就是别有用心,就是有法不依。于是,我提出了“释放被告”的建议,因为串供;提出了“鉴定药证”的措施,因为假药;提出了“依法追究伪证、串供”的要求,因为《逮捕拘留条例》明确规定:“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均需追究。“建议、措施、要求”,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双打办公室成员之一,尽力尽责,事实求实,深入调查,却被李志敏、周启铎指责为“轻敌”。请看,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保卫科长周启铎这两位“双打”头头是这样向“坏人”斗争的?
    
    一、在黑白颠倒的情况下,党员盛思华好心相劝,叫原告陈志华“不要告,不是投毒,是吃安眠药”,却被政治部主任李志敏宣布“停职检查”。
    
    二、为了达到诬陷被告沙关荣目的,政治部主任李志敏当着我与工会副主席张瑾的面,从《沙关荣专案》袋内抽走一份专案材料,退还给陈志华,并假惺惺地说:“张冬英说西瓜是尖尖的,你怎么说是长长的呢?”
    
    三、在串供败露以后,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于十月九日特发电报,点题“西瓜是沙关荣家的”,要我在上海向原告外甥凌仁指供,企图扭转案情,达到“咬住不放”之目的(见证明材料之四)。
    
    四、在李志敏、周启铎的纵容下,原告陈志华暗的《密条》串供,发展到明的向党委贴出《公开信》大叫大喊“强烈要求严惩罪犯沙关荣”、“包庇罪犯的人决没好下场!”
    
    这种无法无天的“斗争”。严重就严重在,发生在党的十一大以后,而且打着揭批“四人帮”的旗号,继续推行“四人帮”那一套。
    十一月二十五日,党委书记陈彪根据李志敏、周启铎提出的意见,在全厂大会上宣布“此案证据不足”,终于结束被告沙关荣长达三个月的非法拘禁。至此,那并轰动全厂的“假药”,明明在保卫科放着,李志敏、周启铎却“此地无银三百两!”当我向保卫干事陆顺龙追问化验结果时,陆顺龙竟回答:“李志敏、周启铎都认为是味精,故不化验了”。所谓“证据不足”,并非因为是“认为味精”,只不过《密条》串供查收获,再化验“马脚”就完全暴露而已。这样没有科学依据的“证据不足”,只能是启李志敏、周启铎毁灭假药的自供状。
    
    如果不是《密条》查获,那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保卫科长周启铎无论如何不会说出“证据不足”的结论。因为,李志敏、周启铎已经在被告沙关荣所属党支部宣布了这一“双打”丰硕成果。由于组织科干部卢道煜出于对党对人民负责,查获那张《密条》而证实串供、假药,这起假案幕后的肮脏交易才功亏一篑!
    
    我始终认为,这起案子的正确结论应该是“证据是足的,但证据全是假的”。为了压制我的正确意见,保卫干事陆顺龙竟恬不知耻地说:“瑞昌县内保股罗股长也认为李志敏、周启铎是正确的”。在审案过程中,“证据不足”就不能收案,为什么这样人命关天的案子竟不查个水落石出,却草率收场呢?这起案子的主要负责人李志敏、周启铎都是二、三十年政工经验的老同志,如今最起码的法律都不懂,这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呢?
    
    经党委同意及被告家属叶惠娟的申诉,我对此案进行了较认真的调查,特别是经各方面核实,完全证明真正的案犯不是被告沙关荣,而是原告陈志华,是躲在背后操作原告“掺入黄色药粉”的保卫科长周启铎等人。无论按照当时的法律,还是按照一九八0年生效的《刑法》,追究这一投毒案的真正案犯,完全是正当要求。在法律上没有任何规定:被告沙关荣投毒要法办、要拘禁;而原告及其后台捏造情节,伪造证据,徇私枉法,包揽词讼却可以因没有“严重后果”而逍遥法外,真是令人费解!
    
    综上所述,在此案审理过程中,我与政治部主任李志敏、保卫科长周启铎等人的分歧决不是什么看法不同,而是有法不依,是否贯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大问题。为了维护法律的严肃性,上我的《调查报告》,请上级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审查批复。
    
    本案调查时,由本人抄录的有关证据:
    
    材料之一:“双打”运动19条指示1页
    材料之二:有关医生分析会记录5页
    材料之三:《密条》串供内容2页
    材料之四:1977年10月9日电报全文1页
    
    原江西九三○四厂党委秘书兼“沙关荣案件”调查人:宋嘉鸿
    
    1978年3月25日
    
    送党委书记陈彪。
    
    

    

    

    

    

    

    

    

    

    
    发布人:上海访民退党老党员宋嘉鸿
    2018年5月3日
    联系手机:1771708514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318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 中国医疗专家因涉嫌参与非法活摘 被拒参加国际会议
  •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 金沙江流域梯级水电站潜在地质危险性调查
  •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 安史之乱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春秋战国的开始
  •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 【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 苦难的中国在生与死之间,在“政审” 封杀自媒体公众号之间,与博讯
  • 谢选骏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 藏人主张綠營內部的分裂、本土力量的撕裂等於政治的自殺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廿二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 谢选骏红了就会被黑
  • 基督化生活帐篷房子宫殿和天堂
  • 陈泱潮17.7.啓示錄預言:末世【永遠的福音(恆約)】,要傳給各
  • 璋㈤夐獜鏂囬泦绾簡灏变細琚粦
  • 金光鸿各国应该立法禁止女性参与政治活动
  • 邱国权“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的慌乱不知所措,正是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良机
  • 陈泱潮17.6.基督教發祥地歐洲的基督教堂今日門可羅雀的式微狀況
  • 谢选骏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 afaf
  • chenffafsafsfa
  • afaf1ffafsafsfa
    论坛最新文章:
  • 网信办约谈10家自媒体平台 要求全面自查自纠
  • 金正恩视察新战术武器试验
  • 中国一名被梵蒂冈认可的主教继续失踪
  •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美国秘密起诉
  • 欧盟敦促中国参与世贸组织改革
  • APEC峰会之际看中美太平洋军事主导权之争
  •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 台北故宫闭馆三年国宝南迁政策受各界强力抨击
  • 梵蒂冈与北京签约后中国天主教继续遭受迫害
  • 越南高度赞扬美国在南海的作用
  • 习近平为巴新中资“独立大道”和学校揭幕 显中国影响力
  • 彭斯:南海不属于任何国家
  • 两名前红色高棉领袖“种族灭绝”罪成立 被判终身监禁
  • 一国两制走样美拟对香港制裁京官忙辩解港府犹嘴硬
  • 习近平将到访菲律宾
  • 美已制定新策略对付中国盗取商业机密
  • 消息人士:中国已向美国提交书面贸易改革清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