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情愿出资五万为“冤死鬼”潘长龙、郑惠梅二位老人讨回公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09日 来稿)
    
    国家规定举报有奖,我受启发予以效仿。
    

    2013年7月28日,我和丈夫在永康市区接到村里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我小叔公、小叔婆溺水身亡。我们急忙打车赶回村里。我们赶到我小叔公的住处时,村镇领导、花街镇派出所警察、我小叔公的养女养子及很多村民都在那里。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我小叔公、小叔婆的尸体还没有打捞上来,殡仪馆的丧葬车已经到达现场。我和丈夫又赶到下瑶塘,将小叔公、小叔婆的尸体打捞上来。当时,我看到小叔公、小叔婆那满脸愤怒的表情,断定是被害身亡。可是,永康公安局、花街镇派出所至今没给我们一个说法。连一个验尸报告我们也没有见到。联想起我小叔公、小叔婆身前的为人处世、生活环境他们不可能有轻生自杀的念头。从死亡现场分析,更不具备意外死亡的可能。他们老两口当天中午饭已做好,还没有顾上吃,他们急着去下瑶塘干什么?如果没有别有用心的人,骗他们去下瑶塘,他们绝不会顾不上吃饭就去下瑶塘的。
    
    我认为:我小叔公、小叔婆的死亡和他们上访维权有直接关系。我小叔公上访维权的问题主要有两点。一、我小叔公是当年国家职工病退回乡的。政府给他批了七十五平米宅基地。可是,他的七十五平米宅基地却让村干部占用了。二、我家分的四人口粮田,一直是我小叔公管理耕种的。村委会每次强行霸占我家的口粮田,都会给我小叔公造成很大的损失。其中,2008年,村委会以村里修造村里公路的名义抢占我的口粮田。当时,小叔公在我家里的口粮田上种植的玉米马上就要成熟。因而,他站出来向村委会要合理赔偿,村委会不但没有给他分文赔偿,还雇凶手将他打伤。我小叔公一次次为了保护我家里的口粮田,多次遭到村委会干部的辱骂毒打。这跟他们老两口的非正常死亡,应该有脱离不开的关系。
    
    我小叔公惨遭不幸的前些日子,一直在上访维权。他老人家也经常来我家,向我们讲述接待人员是如何一次次欺骗他这么多年的。我记得很清楚,他老人家惨遭不幸的三天前还来过我家,向我讲述了他本来价值十五万的宅基地,接待人员给他调解至一万五千元。实际他老人家一分钱也没有拿到。他还和我说,这一夏天,他顶着烈日走着去政府二十五趟了。这次回去又不知道什么结果?更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他还和我说,小叔婆多次告诫他,出门晚点走,回来早一点,免得让人暗害了。我当时还安慰老人几句,让老人不要想得过多。我怎么也想不到,二位老人这么几天就命丧黄泉了。
    
    这么一桩两条人命大案,被相关部门拖成了悬案。我为小叔公、小叔婆的不幸遇难,奔走了多年。事情没有个结果,却听到不少官员们诬陷我的言语。把他们自己不作为的行为,说成是我想得到小叔公、小叔婆的财产。为此,我这里郑重声明:我出资五万就是想把小叔公的事情搞个水落石出。不管哪位,只要能提供证据,使凶手绳之以法,我马上付款五万予以奖励。决不食言。关于我小叔公、小叔婆的遗产问题,我不要分文。请那些贪官污吏收回那些诬陷我的言语。
    
    最后,恳请中国清官、各界正义人士,帮我这个七旬老太婆早已完成心愿。让我小叔公、小叔婆的冤案尽快浮出水面,大白于天下。
    
    受害人:潘玉贞。
    联系电话;15314986833、15988549757
    户籍;浙江省永康市花街镇金丰村。
    现住:永康市下园朱水果批发市场9-10号。
    
    2019年1月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702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糊涂官判糊涂案:谁还我公道 (图)
·无法生存,请求各级政府部门为农民工主持公道
·北京法院在无效合同中挑捡裁判依据三方面有失公道!
·退伍军人命丧洒水车轮下 谁人为我们主持公道? (图)
·公道自在人心:林应强解除囚禁刑满释放 (图)
·医疗竞价排名受害者空鼻症患者代表找百度讨公道
·刑事案件作交通事故处理,谁能为我主持公道 (图)
·将反腐进行到底公道自在人心 (图)
·郝柏村:中共自称是抗战“中流砥柱”有欠公道 (图)
·陕西西安曹秀琴为讨公道被送疯人院 (图)
·被虐待被强奸被精神病——李小燕只为讨取丈夫的公道 (图)
·上海被精神病者徐建明手拿《精神卫生法》难讨公道 (图)
·山东访民房泽江为妻子讨公道被送精神病院 (图)
·请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还我外来妹公道! (图)
·我儿肝脏在那里---为冤死的儿子讨公道
·严惩暴徒,还我公道/李选帆
·徐祥方伟向抓捕过二人的苏荣家丁们讨要公道
·五一前 司法受害者吴鑫发再次到肇事单位讨公道/视频 (图)
·贵州威宁60多岁老人蒙冤入狱三年谁来主持公道
·聂丽娜家人去中南海西门喊冤讨公道 (图)
·长春市百余教师不满职称评聘集体上访维权讨公道 (图)
·山西省600多位“民代幼”教师到省政府上访维权讨公道
·山西600多位“民代幼”教师到省政府上访维权讨公道 (图)
·多名疫苗受害者家属被拘公道难寻
·“讨个公道” 数十名家长抗议疫苗丑闻 (图)
·假疫苗至今无监管部门致歉 公道何在
·全国金融受害者望政府介入讨还公道
·【六四29】李旺阳胞妹突破监控 拍片谢港人坚持讨回公道吁加油 (图)
·为女儿讨公道 冉崇碧“寻衅滋事”案下月1日开审 (图)
·黑龙江数千被下岗民代幼教师在省教育厅上访讨公道
·视频:江歌母哭喊:法律不会还我公道
·全国“民代幼”教师1000余人进京上访维权讨公道 (图)
·西藏炉霍县多人无故遭公安毒打吁政府秉持公道 (图)
·江苏南通企业家徐丽艳致信习近平讨公道
·山东李淑涟被非法关押死亡案:女儿蓄发求公道
·陕十建拖欠农民工工资,还打人!谁来主持公道 (图)
·警察与商人勾结陷害 请纪委还我公道 (图)
·王毅谈南海问题:是非自有曲直 公道自在人心
·川师大受害者生母发声:学校欠我说法 芦家欠公道 (图)
·川师大受害者生母:学校欠我说法 芦家欠我公道 (图)
·庆阳女孩自杀反思:我们这个社会,最缺的是一颗保护公道之心!/占豪 (图)
·高洪明:为缅甸昂山素季女士说句公道话!
·祝圣武:历史终将还隋牧青律师一个公道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陈维健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曾节明
·任建峰:对新闻工作者公道一点吧!
·高新:为乔石说句公道话
·程翔:鲁平先生欠香港一个公道 (图)
·朝云:有共识才行动,对参与运动的群众才公道
·徐琳:为被称为舔菊派的人说点公道话
·彭惠:为赵本山说句公道话
·为丁关根说句公道话/屁民
·不还我公道:李凤华决不息诉罢访 (图)
·杨建利:为了亏欠的公道和正义
·死与不死,公道一定要在那里
·公道自在人心,民主宪政思想是禁锢不住的 /张辉杰
·贵州:恳请新任领导尽快为遵义老区人民主持公道
·我要为三千万下岗职工说句公道话/孔德友
·社会生病,媒体吃药不公道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