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我应该苟且偷生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应该苟且偷生吗?
    我应该苟且偷生吗?
    我应该苟且偷生吗?
    我应该苟且偷生吗?
    1999年4月30日上海曙光医院的一场医疗事故造成我家破人残,司法鉴定:三级伤残医院负全责。
    
    可是由于卫生局王家军这个恶棍的破坏,我至今没得到应有的赔偿,我维权的路上还衍生了我被拘留被坐牢,这医疗事故已经使我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今年2月25日和3月6日我分别写信给市卫生局(卫计委)和上海市长,请求他们依法公正解决我的赔偿,让我安静的回家休息,争取多活一年半载。如果再不解决我的问题,我准备用生命最后的火花向全世界控诉他们的罪行。
    
    3月9日我接到徐汇区卫生局(卫计委)一位女士的电话,她说她们收到了市卫计委的来信,她告诉我曙光医院不在本区,徐汇区卫生局无权处理。我对她说不是我找你的,是市卫生局找你的,你应该有权处理,希望他们不要互相推脱。
    
    3月12日上午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叫我到派出所去一次,当时我很高兴,以为有解决我问题的消息了。到所后,接待我的不是片警而是刑事警察,给我做询问笔录,询问我网上发帖与准备自焚的事情。
    
    我回答警察我也不想死,只要有关方面作出应有的赔偿,这自焚完全不会发生,如果一直到我死也不解决我的问题,难道我要把这委屈带进火葬场?我为什么不能用这种方式控诉他们的罪行?
    
    网友们,我们的人民医院对中国人民没有免费医疗,我们要治病必须任由他们宰割,他们说要做什么检查,要做什么手术要付多少钱,我们必须听他们的。可是他们在我身上发生了医疗事故就不应该赔偿?他们对人民只能抽筋扒皮,任何情况下哪怕医疗事故了都不能吐点出来,这样的道理公平吗?
    
    现在绝大多数网友们都劝我诊爱自己的生命无论如何不要自杀,昨天有几位朋友登门安慰我劝告我不要去死。也有少数网友表示我既然不怕死,就应该拉几个垫背的。可是我不是杨佳,我手无缚鸡之力。
    
    全世界的网友们,我想对你们说:蝼蚁尚且偷生,为人何不惜命,我同你们一样是血淋淋的人,也知道自焚时的痛苦,更何况我上有89岁的老母,下有在读大学的儿子。
    
    可是他们不给我个说法我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个说法?他们为什么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都不愿意对我进行赔偿?难道我就不能进行最后的抗争?
    
    更何况他们已经明白了我的决心,他们宁愿惨剧发生,也不肯作出应有的赔偿,这不是故意逼我死吗?
    
    我最后短暂的生命死不足惜,但是我能像他们一样言而无信苟且偷生吗?
    
    虽然我仅是个普通的老百姓,但是为了我个人的荣誉,绝不能像他们一样靠欺骗生存······
    
    所以现在不管哪一位朋友劝告我,我也不能改变初衷。
    现在只有政府有能力避免潜在的自焚,依法公正的赔偿我的医疗事故,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如果不愿意,我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那时候全世界是遣责我不珍爱自己的生命还是谴责他人把我逼上了死路?我相信是非自有公论。
    
    徐佩玲
    2019.3.13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607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王健民刑满获释,携家人抵达纽约
  • “寄情山林”的闻归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毕汝谐(作家纽约)
  •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 “七叔”的“问候”与悲伤
  • 「五四」給毛澤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
  •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 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博客最新文章:
  • 新年“洋雾运动”
  • 造假路上魔鬼注定的结局
  • 小丑云集耍花腔黄粱美梦终成空
  • 造假路上魔鬼注定的结局
  • 张雪忠:告别改革开放——论当今中国的危局和前路
  • 于表象处见内情
  • 码蚁众心向背,战神跌落云端
  • “负豪”的自救之路
  • “三十六计”兵行险招弄巧成拙
  •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 羽谈飞:中国未来转型的几种可能方式
  •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 “飞驰(讽刺)人生
  • 春节打脸三部曲
  • 锅瘟龟的“飞驰(讽刺)人生
  • 暗藏蹊跷的募捐大戏
  • “锦囊留卦”背后的故事
    论坛最新文章:
  • 国际能源署:2018年碳排放继续攀升
  • 挽救多边主义 中欧领袖勾勒共同阵线
  • 国际特赦:去年香港人权状况“严重恶化”
  • 何志平在美行贿判入狱三年 美斥厚颜无耻
  • 香港澳洲签自贸协议 开放行业数量高于世贸
  • 逃离歧视 沙特姊妹花滞港半年获第三国收容
  • 港前高官何志平因贪污洗钱罪被判3年徒刑
  • 马克龙邀默克尔、容克与习近平一起谈
  • 欧盟今天面对中国如此被动:责任在拉米?
  • 德媒:意国拥抱中国投资是欧洲无能的证明
  • 中俄报告称已遣返超半数朝鲜劳务人员
  • 美、朝高官周二现身北京 或有互动
  • 2019年法国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
  • 梅首相失去脱欧控制权 英议会明将投票
  • 应对习近平到访 欧盟重要领袖齐聚巴黎
  • 韩国瑜晤王志民 蔡英文上紧发条
  • 马克龙担忧北京的霸权主义企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