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627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东省单县人喝风饮露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共“两会”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即,是地方官员职务调整的关键时节,新官还没上岗述职,旧官削尖脑袋往上蹭,投机钻营,地方贪官污吏借此新旧官员交替的空档,贪婪本性大暴露,猖獗跋扈恶魔来袭之势不可当!
    

    八卦教又称五荤道或收元教、清水教,自康熙年间起源于山东单县,八卦教在创教时并没有明显的政治色彩,目的只在于传教敛钱,至清朝成为产生社会动乱的重要根源,朝野对其采用严厉镇压手段,致使八卦教会道门处于地下秘密传布状态,某些农民起义利用八卦教作为组织纽带,1774年山东清水教起义,1813年天理教起义,都是八卦教派组织的造反行动,近代义和团运动与八卦教有着密切关系,民间以“拜把子”形式广泛存在,山东省单县是中国“白莲教”“八卦教”400年历史的中心地区,是全国黑社会的“恐怖之都”有民谣:“八卦教打东湍,支撑中国半边天”,中国的地下黑社会规律是“北教南会”,长江以南是天地会的地盘,长江以北是白莲教的地盘,白莲教义和团的理念十分荒谬,主张在北方由白莲教建国、主张新疆独立,单县八卦教多次祸乱新疆(查百度历史资料)。
    
    单县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匪患横行,贪官横行,天高皇帝远,虽地处平原却经济落后,思想落后,道德落后,建设落后。八十年代刮起下海经商之风,单县政府部分权贵高官沿袭会道门遗风,官员“拜把子”搞小团体贪污敛财,打起了“拆迁建设”的鬼主意,将广大民众的私有财产,借助国家“政策”之力倒腾成拜把子小团体占有、私分,逐步形成规模化、产业化,小团体也发展壮大成集团化、公司化,保护伞背景一级级延伸至中共高层,王三运山东单县人,曾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甘肃省委书记;李建国山东鄄城人(彭丽媛山东鄄城人),2004年任陕西省委书记,2007年任山东省委书记,后任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李建国、王三运互惠互利,暗箱操作李建国连襟朱培吉仕途设计铺路,2004年朱培吉顺利跳板成功任单县县委书记,任职不足三年完成镀金飞黄腾达,杨兴富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杨兴富的侄子杨勇打着“承包”单县棉纺织厂的幌子敛财;李育才山东单县人中共林业部副部长,王浩的干爹,与王浩的生母李彩华长期保持暧昧情妇关系至李彩华病逝;王浩山东单县人,一人三个爹:生身爹、亲爹、干爹,其干爹李育才步步为营,为其铺设金光大道阔步高升至唐山市委书记;王浩单县起家,团伙结拜“把兄弟”成员(人们知道的):王浩(原单县城关镇党委书记,唐山市党委书记)、王永江(原单县县委书记,判刑11年)、张福龙(原单县县委副书记,牡丹区党委书记)、王忠想(原单县县长,曹县县委书记)、穆杰(原单县县长,单县县委书记)、王占华(原单县北城党委书记,单县人大主任)、
    程振宇(原单县北城党委书记,人大副主任)、张关锋(原单县北城党委书记,单县财政局局长)、许金友(原单县民政局局长,单县土管局局长)、时针(原单县城管局局长,单县中心医院院长)、石松(原单县纪委书记)、魏荣超(原单县经贸局局长,单县人社局局长)、王青山(原单县麻纺厂厂长,单县造纸厂厂长)、李峰志(原单县麻纺厂厂长,单县棉纺织厂厂长)等等,太多了!太多了!
    
    以上利益关系团伙,结党营私,祸国殃民,朱培吉任职单县县委书记镀金期间,绣花枕头,昏庸无能,引发了单县“占田制”各城区乡镇大搞“以租代征”倒卖土地牟利买官卖官!更将单县两大支柱产业:单县棉纺织厂和单县麻纺厂,转手倒卖。
    
    单县麻纺厂被单县政府500万卖给了王青山,王青山倒手开发,建起“天成帝景”牟利,据粗略计算不少于20多亿,其牟利集团结党营私,祸国殃民,单县麻纺厂职工十几年投诉无门,王青山依仗结拜权势为所欲为,生活奢侈糜烂,小老婆比他的女儿还小,六个登记结婚的“合法”老婆,二老婆的妹妹姊妹俩一起侍奉王青山,他的情妇无数,上述牟利犯罪团伙分子,哪一个不是女人缠绕,荒淫无道,挥金如土,这才是单县政府的官!
    单县棉纺织厂是国营大型二级企业,2004年资产保守评估4.2亿,上述利益集团借鸡生蛋,借壳敛财,胆大妄为,打着“摆脱银行贷款轻装经营”“改制重组”的幌子,不公开、不公示,偷偷摸摸以0.21亿盗卖给皮包公司“菏泽奇峰纺织有限公司”,成功转移资产4亿多,原厂长李峰志在捞足个人资本之后,移居澳大利亚过上丰衣足食的“桃园”生活,真能在“世外桃源”长久逍遥吗?可能要看中共“反腐”的趋势、还要看中共党派的发展,单县棉纺织厂3000多职工至今蒙在鼓里,维权15年仍原地踏步,3000多职工怎么会想到:单县并非天高皇帝远,而是朝廷命官青睐的肥肉,在如此强硬保护伞的庇护下,单县乃至单县棉纺织厂这块晶莹的肥肉、香甜的蛋糕自会引无数英雄尽折腰!中共党书记、国主席习近平和娇妻彭丽媛不一定能想到,李建国对彭丽媛父亲彭龙坤的阿谀奉承巴结关照,实际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垂涎的是权位、是利益,在借力支撑仕途,更在背靠大树好乘凉!
    
    已经被牟利集团咬在嘴里的单县棉纺织厂,能够创造的价值保守估计在50亿之上,这是参照单县麻纺厂商住改造结果缩小后的估值,吃惊吗?这只是小菜一碟,越吃越馋,吃足甜头的官将个个挺着滚圆的肥肚招摇撞骗飞黄腾达!张庆国(菏泽市菏建集团总舵头,单县县长)接盘胃口更大,没有资质的建筑商只要出钱挂靠在菏建集团就是工程师,单县工地唯菏建集团承包,奸商出身的猪头小队长张庆国除了认钱、洗钱,就是奸商!
    王浩高升了!王永江高升了!王忠想高升了!张福龙高升了!穆杰高升了!王占华高升了!拜把子兄弟都高升了!拜把子兄弟义和团培养的接班人,谁人能输给凶狠?!单县仍匪患横行、黑恶横行,黑即官、官即黑!
    2019年单县政府仍是上述牟利犯罪集团的天下,振臂一挥开始了“圈地运动”,单县城东、南、西、北想圈就圈,想占就占,我有权我任性!于是,2019年1月单县百姓的灾难呈爆炸式扩散,住在城东的张三家房屋被偷扒了、住在城南的李四家房屋被毁坏了、住在城西的刘五家房屋被砸毁了、住在城北的王六家房屋被捣歪了,谁干的?没人知道。单县没警察吗?单县的公检法司、人大、政协、民政等,政府各机构各部门统统都去“拆迁指挥部”搞拆迁、搞占地了,拆迁指挥部是程振宇的,程振宇说的就是最高指示,就是“土皇帝”,在单县范围内比皇帝还皇帝的土皇帝,于是乎,程振宇沿袭胞哥程建华法论功的力道,搞起了野蛮又残忍的“圈地运动”!不拆迁工资怎么发?不拆迁当官的干什么?不拆迁吃什么?
    
    于是乎:张庆国、穆杰一伙,就像1979年春天邓小平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单县城东画了一个圈、城南画了一个圈、城西画了一个圈、城北画了一个圈,一个圈就是几千亩甚至上万亩土地,老百姓跑的跑、逃的逃、被撵的落花流水,弃田舍地,丢盔卸甲,土地都成了上述贪官污吏的财富,买官卖官卖土地,贪官们成了亿万富豪!村匪村霸成了亿万富翁!黑社会成了亿万富翁!黑恶势力不仅发横财还有了带保险把手的保护伞!
    
    于是关乎圈地运动的雷语雷言横空出世:“拆迁还有不死人的?”!
    
    “把人抬出去,把人架出去,只要不砸死在屋里就不是事。”!
    
    “今年姓党,下一年姓啥谁知道?有党不如有地。”!
    
    “谁当官都离不了土地,官越大占地越多。”!
    
    “习近平家爹一个墓地占地几百亩,咱占点地算个屁?”!
    
    “有意见找李克强算账去,他让搞的棚户区改造,李克强缺钱让卖的地。”“去上访就是想死,把他们都关起来,死一个少一个,我不信打不改。”
    被上述暴徒看成“屁”的万亩土地良田倒手变成了几十亿赃款,这个赃款是象征飞黄腾达的敲门砖,没有这些赃款就别想高升,这是中共特色!
    
    公安是政府的公安,法院是政府的法院,公安法院是政府的“武媚娘”!
    
    中共最高机构人大常委会就像巨大吃血的狰狞黑洞,这个黑洞大到半径划过鲁西南最边角旮旯的单县1702平方公里,恶魔般吞噬抢占倒卖!
    
    比毒品成瘾更可怕的是权力垃圾快乐成瘾、贪腐权力统治单县
    
    山东省单县出了一个吕雉后再无小乔,山东省单县却走出了无数个“徐才厚”!“徐才厚”!“需拆后”发财!“需拆后”暴富!
    
    李建国、李育才、王浩、王永江、王忠想、张福龙、穆杰、张庆国、王占华、程振宇、张存河、张关锋、周再宇、刘军、王青山、李峰志等人,北京开两会,你们出来走两步,介绍一下单县被你们倒卖了多少土地?你们敢说自己是清官吗?你们的财产敢公示吗?敢承认行贿多少换来的用地审批吗?行贿摄取的倒卖了多少审批用地指标?敢让老百姓网上实话实说吗?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607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毕汝谐
  • 才女美屄赋
  • 中共与民主法治是敌我矛盾评毛泽东的“三论”16
  •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 11天1038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直言不讳:台湾再怎么民主也是中国的一个省
  •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 窝里斗无底线评毛泽东的“三论”15
  •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耶稣就是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7-16圣
  • 邱国权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秒杀杜甫、李贺、白居易!
  • 生命禅院生命绿洲(第二家园)无与伦比的八大财富
  • 璋㈤夐獜鏂囬泦绂诲哺淇℃墭鑳藉鎶靛尽涓ュ垜鎷锋墦閫间緵璐骇鍚
  • 祷告中国为了科学与信仰请来参与脑科学研究
  • 谢选骏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 生命禅院生命绿洲(第二家园)优越于传统家庭的地方
  • 谢选骏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毕汝谐
  • 李芳敏144000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 谢选骏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 徐文立贺信彤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 谢选骏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滕彪中共用校園“七不講”窒息年輕人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的话绝不可听,绝不可信
  • 谢选骏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渔船趁黑在韩海域游击式捕捞 数量增六成
  • 华为监视系统即将进入菲律宾 中方提供贷款
  • 洪水来了:中国近400条河超预警线 多地被淹
  • 美国韩国将进行联合军演 朝鲜警告
  • 伊确认捕法伊双国籍学者 巴黎政治学院抗议
  • 小兵新书《培养女儿成为世界公民》
  • 三次颤抖:默克尔能否坚持到2021任期期满?
  • 中国担忧经济大幅放缓 PSA拟降在华产能
  • 经济增长放缓可能迫使北京推进贸易磋商
  • 湘江水位使三峡大坝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质疑
  • 欧洲议会投票表决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
  • 工业七国集团会议将讨论数字服务税问题
  • 美俄控武谈判 中国拒绝参与
  • 纽时:习近平统治下中国调查记者“快要绝种”
  • 文在寅警告日本制裁韩将使日经济遭受大损害
  • 港建制派削株掘根建议禁止示威考虑地区性戒严
  • 百威亚太母公司取消到港上市因“市场状况”不佳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