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86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维权人士看守所猝死, 妻子哭诉“中国太黑暗”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24日 转载)
    
    
    

    维权人士王美余
    
    北京时间星期一(9月23日)凌晨4点多,曹曙霞被一通电话铃声惊醒。
    
    “王美余去世了,”电话那头说。
    
    来电者是湖南衡阳县关市乡茶场组的张书记。他是曹曙霞的丈夫王美余所在村的村书记。
    
    “为什么呀?”曹曙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赶紧打的来趟医院吧,”对方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个多月前,丈夫被关进了衡阳看守所。8月底,律师去会见时,人还好好的,才20多天的工夫,人怎么就没了?
    
    “我不相信。因为我老公是一个高高大大的人,突然间被他们整死了。三个月都不到,就被整死了,” 当地时间星期二凌晨,电话中曹曙霞几度泣不成声。
    
    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 (CHRD)星期一发布了王美余死亡的消息。该组织说,维权人士王美余因为举牌要求习近平、李克强下台,于 2019年 7月 8日在长沙火车站被抓捕, 7月 10日被送往衡阳市看守所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
    
    互联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 ,戴着眼镜、留着小平头的王美余孤身一人站在湖南省公安厅门前、衢州大道等地,手中举的标语上写着“强烈要求习近平、李克强等立即下台,让位全民选举”。
    
    对于丈夫的举牌行动,曹曙霞表示并不知情。临走时,他只说要去长沙“散散心”。王美余被抓两天后,警方来抄家,并向曹曙霞出示了拘捕通知书。
    
    曹曙霞告诉美国之音,王美余1981年生于湖南衡阳。他们2006年结婚,丈夫“性格好,为人好,特别孝顺父母”。他是大专学历,以前做过外贸。
    
    她说,2013年前后,一家选矿厂在当地违规建厂,污染环境。王美余和当局交涉,希望能让工厂迁址。一家人从此惹上了麻烦。夫妻双双丢了工作,并开始受到当局严密监控。
    
    尽管经常受到国保骚扰,曹曙霞说,他们其实就是很普通的公民,只要有口饭吃,有个工作,孩子能上学就可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丈夫竟这样就死在了看守所里。
    
    “我当时简直要崩溃了,我到现在都没法相信,他就走了,” 曹曙霞哽咽着说,“中国这个社会太黑暗了。好狠毒啊。连一个平民百姓都不放过。”
    
    星期一,曹曙霞赶到医院时,十多位警察已经守在那里。他们不让她靠近那具被纱布包裹的尸体。她远远望着死者的面容,觉得那不像是自己的丈夫。但是王美余年近70岁的母亲认出了儿子手上的一块疤痕。
    
    “他们没有跟我们说怎么回事,是怎么死的,都没有说。现场还有人威胁我们,如果你拍了照,要承担责任什么的,” 曹曙霞说。
    
    曹曙霞说,她不知道自己这一整天是怎么过来。脑子里一直在想王美余没有走。她说,一定要为丈夫的死讨个说法。
    
    星期一,王美余之死在海外中文社交媒体平台上引发震动。 大多数人倾向认为,他是非正常死亡。
    
    “湖南警方看守所草菅人命的案子比比皆是,2012知名民主人士李旺阳先生就是在湖南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神秘自杀,” 前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者吴乐宝在推特上说。
    
    “王美余的死亡令人悲愤,”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对美国之音说,“他上街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事情是合理合法的,他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说,王美余在看守所羁押的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国政府必须要有个交代,必须要有人对他的死负责。
    
    王亚秋说,过去几年中,有好几位人权活动人士在羁押期间或释放后不久死亡,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著名维权人士纪斯尊、曹顺利等,“但是直到现在,外界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任何人为此付出代价”。
    
    截至星期一发稿时止,美国之音无法立即联络到湖南当局对王美余的死亡事件置评。
    
    来源:VOA
    
    ` _(博讯记者:WIND)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22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维权人士看守所猝死 妻子哭诉“中国太黑暗” (图)
·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在看守所猝死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图)
·对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看守所 强迫在押人员劳动、虐待在押人员的举报信
·在乌鲁木齐看守所被性侵 (图)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和维权情况通报 (图)
·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不寻找常将乞丐当饭人收留?/朱金娣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为了生存被警察1天送3次进看守所 (图)
·桓台看守所于光庆给熟人特殊照顾 (图)
·广西凤山县看守所罗继标死亡 满身伤痕从何而来 (图)
·视频:河北迁安梁书霞因上访被送女子监狱、看守所、戒毒所
·2015: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下)
·2015: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上)
·紧急呼救:石新红现被刑拘蚌埠市第二看守所无手续 (图)
·救救两会冤民:石新红被截访带回拘留8天又转到看守所 (图)
·宝丰县公安局刑警队刑讯逼供 看守所监管失职致人死亡 (图)
·滞泰维权人士吁看守所监管改革 (图)
·被捕律师谢阳妻子状告长沙看守所及检察院人员
·潍坊市看守所会见张婉荷、刘星(老道)情况通报
·上海访民与唐荆凌太太广州看守所门前呼吁唐荆凌无罪 (图)
·湖南维权人士举牌要求全民选举 刑拘两月后看守所内死亡 (图)
·通缉嫌犯进看守所探亲 登记时被识破抓获
·辽宁丹东访民宋玉洁中秋节前遭拘留,拒受维稳补助费的夫妇俩被关入看守所 (图)
·关注戈觉平,: 看守所遭受迫害
·彭永和律师:关于在淮安区看守所会见王默被强行终止又遭暴徒殴打事件的通报
·彭永和律师:在江苏淮安淮安区看守所会见王默被强行终止 又遭暴徒殴打
·陕西咸阳渭城区看守所 强迫在押人员劳动虐待在押人员
·看守所所长夫妇打人?警方:对方先动手 已立案 (图)
·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转到北京另一看守所 已被起诉
·郑州抗强拆自卫杀人者曹春生看守所报案信“非正常渠道流出” 期盼得到公正处理 (图)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图)
·“王默案”辩护律师被迫退出 曾在看守所外遭殴打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图)
·上海律师彭永和会见王默 出看守所即遭殴打
·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鲍乃刚在看守所内遭殴打
·郑志鹏: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 (图)
·法院故意刁难,女儿再次给看守所中的母亲黎容好邮寄委托手续
·罗汉娥: 律师到看守所要会见鲍乃刚再遭拒绝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