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1790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西安王劲松投诉地方政府抢夺百姓资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29日 转载)
    西安王劲松:西安市新城区幸福林带项目,地方政府乘机恶意套用不当政策,动用黑恶势力非法逼迁、强拆、抢夺百姓资产
    
    

    在唐都小区孤守4年抵制违法、守护家园,我家有人因此致残几乎送命,两代人积蓄的家当、藏品,在数年对峙、拆迁建设单位严密包围下被突然“当作垃圾”连房屋一起被摧毁失踪,无人出面负责,警方“拒绝”立案,政府以”工作中失误”推卸责任至今。我等百姓呼天不应,诉冤却被国法制裁,谁来告诉我,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中国如何能依法维权获得公平正义?
    
    我叫王劲松,家住在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幸福路唐都小区2号楼一楼2号,建筑面积92平方米,属西安北方秦川集团有限公司个人全产权集资房,母亲杨招娣是户主,我们一家老少五口人常年生活在此。
    

    2014年4月,我所在幸福林带唐都小区被纳入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程范围,被告知按规范与拆迁办商议拆迁事宜,具体拆迁中一切事宜由西安市新城区副区长王晓辉(2017年因涉嫌严重职务犯罪被撤职查办),幸福林带综合改造建设局局长杨明波(2018年起纽约被调离此项目)、副局长田军(目前接替杨明波升任局长主管本项目拆迁事宜)组成领导小组,下设幸福林带综合改造项目拆迁组组长杨淑莲、该项目拆迁公司经理丁娟等人联合主持实施。期间,所有住户均对该“项目办”对持有合法产权的城市居民住宅房套用“城中村、棚户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条例”产生异议,质疑他们借强推市政工程之机,利用政策空间侵夺平民百姓应得合法补偿非法谋私套利,绝大多数居民集合在一起依法逐级上访,反映其中明显的违法犯纪问题,拆迁因此一度陷入僵局。至今未做房屋评估审核终审协议。
    
    2014年5月开始,该指挥部征收工作组改变策略,在社会上召集了一批身份不明的青壮年,采用半夜砸门扔砖、断水、断电、堵塞道路等极端恶劣的黑社会流氓手段,对居民的人身和家庭财产安全构成全天候赤裸裸的犯罪威胁,尽管居民们多次报警,警方却只走形式,不肯立案拖延了之,在种种高压淫威以国家、法律名义强压下,大部分住户被迫签下不公正协议搬迁走人。
    

    

    这群不明身份的暴徒,闯进小区,打砸门窗,威胁住户,非法破坏自来水、天然气等公共设施。
    

    到7月,拆迁办突然升级逼迁手段,在未与所有住户签订协议的情况下,违法彻底切断了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居民基本生活设施的连接,动用消防、公安 等强力机构为后盾,以街道办和社会不明身份闲散人员为先锋,以联合执法为名,冲进被他们早已围闭的小区,暴力砸坏住户门窗、破坏屋内财产物品,把居民驱逐出小区,挂出建筑工地的标示锁上大门。余下包括我在内的几户反复向市长热线、市信访局、政府、人大、公安等机关上访或电话求救;向包括新华社,华商报在内的新闻媒体投诉,但问题总会被踢回项目执行基层单位,而他们依然会采用说好听话和各种威胁并用的方法,拖延问提推进施工。媒体单位也回避社会焦点矛盾新闻,私下告诉我们各级市政府有令:不得参与报道当地相关政府土地项目中的问题和纠纷。
    

    

    

    我们的小区和我的家被这伙人摧残至此,接警后来到现场的警察也只是走个过场,从不立案侦查,从来没有过回复。
    
    我的家在这段混乱动荡的日子里,数次遭到夜晚无人时的非法破门入侵,我们知道是谁在指使纵容犯罪,警方也装模做样出警采证一番,然后就再无下文。图中背摄影包者为市局刑侦科技术刑警在取证录像。
    
    时至2016年11月1日,中建公司突然集结机械设施闯进小区,在没有司法授权更没有对我们预先告知的情况下开始动用大型设备强拆。期间我们全家出动在现场阻挡,到主管政府单位紧急申诉未见任何实际作用,到11月4号,挖掘机已开到我家楼门前,我们一家豁出性命的阻挡,群情激愤却又孤立无援,常年经历的各种精神折磨、四处奔走身体极致再加上这几日高度紧绷的愤怒、恐惧、绝望、申诉无门,与他们已经拼命抗争多日的妻子当天傍晚,终因身心崩溃无法支撑突发大面积脑淤血倒在地上,家人把她急送本地最好的四医大唐都医院开颅急救,虽然保全了性命,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丧失意识偏瘫在床,她时年尚不满40,在大夫们高超的救治和她顽强的求生欲共同作用下,逐渐恢复了大部分行动能力,但时至今天体机能受损,留有残疾,期间一家人的身心付出和她自己无时不有的病痛煎熬是巨额的医疗费用也无法与之平衡计量的。全家人的生活和心态、健康都因此无法再回到之前正常状态了。
    

    后经我们投诉到西安市拆迁办法规处、西安市拆迁补偿办,经过会议做出指导意见:首先对我家的房屋进行评估;其次对室内家产损失作价赔偿;最后,关于我爱人的救治医疗、康复、精神损伤应该予以合理补偿。但造成这一切恶果的所有相关区一级政府部门、拆迁施工单位,至今无一人哪怕有一次登门的到访慰问,反而纷纷推卸己身权责,更遑论致歉并讨论赔偿医药康复费用了。
    
    经此重创,我们的房子和里面未能来得及搬出的全部家当竟得以孤存于幸福林带项目浩瀚的拆迁工地废墟尘嚣中,被当作重点特殊项目敷以绿网遮罩封存,长达两年多。
    
    2018年,新城区副区长邓晓东接手主管幸福林带项目,就是在他任内,更恶略的情况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至今没有人能告诉我具体是哪一天?接到谁的命令后,由哪个基层施工单位强行将绿网封罩下,还未来得及搬出的我家,用机械工具完全摧毁并将遗骸运往何地如何处置的?我们是在2018年的11月初,隔着工地的隔离围挡还见到那个孤立在巨大工地里的仅剩一层残存,被绿网覆盖的土包下我的家。
    

    谷歌地球历史地图显示2014年5月,尚未强拆的我们唐都小区
    
    2016年11月至2018年12月两年间,这个土堆就是我的家,它的幸存是我妻子拿命换来的
    右侧谷歌地球历史地图是2018年11月,依然被压在废墟下绿网封盖我的单元房
    
    然后诺大的废墟中的房子就没了——这里突然被夷为平地,不知已过了多少日子,然而竟没有任何的通知,电话、书面、保持联系的主管人的传话,统统没有!好像这里出现了一个事实空洞,尽管那个土丘在工地上已经与施工队共存两年多了,尽管所有的领导都接待过我们答应尽快处理之前遗留的问题。彷佛过去没有过多次的上访、报警、抗议和差点丢掉一个女人的性命。只是在我们自己发现这离奇的建筑物失踪后,愤怒的上门咆哮质问时,才纷纷摆出抱歉同情的姿态的告诉我们:那是一个比较严重的误会,施工人员失误的事故,而包括主管杨明波在内的政府官员,无一人知情。
    
    2019年年初,原来土堆下封存的家神秘的被消失了,家中两代人积累的家当,被官方事后称为垃圾,不知所踪。
    
    和之前发生过的拆迁中的罪恶一样,我们报警,警方有他的理由不予立案调查,而这次更正规,还下达了“告知书”,更有一份“垃圾清运告知书”一并附赠。早在爱人突发脑溢血后,目睹本地司法行政当局欺上瞒下,以权谋私,以势压人,不作为乱作为各种恶行彻底绝望后,我们一家就开始踏上进京边求医治病边上访告状的艰难旅程。但到北京的遭遇更是我们受到人格屈辱直至非法迫害全面升级的开始:从2017年初两会期间的严寒料峭里我推着轮椅上的妻子上天安门广场喊冤,直到今年两会期间为止,前后三次赴京上访,每次都会被本地政府主管信访办高局长等官员带队成功截获,今年更是撞到了新政的枪口下,被定为“违反两会禁访令”,勒令带回本地,严加处罚。由此我竟破了一辈子守法的清白之身,第一次进了看守所。
    
    2019年兩会期间先后到陕西省信访办、北京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均未得到具体经办单位正面回应,无奈只好到天安门广场展示冤情
    
    2019年兩会期间3月13日在天安门广场展示被强拆的资料,被天安门派出所控违反相关条令拘捕带离,交地方信访办押解回西安
    
    2019年3月15日,我被李兴为首6个本地国宝伪装成普通乘客,乘高铁秘密押回西安。交我所在社区韩森寨派出所,当晚即宣布拘留7天,并明言这是按北京公安方面命令行事,送雁塔区看守所执行。
    
    多年来我们一直依法力图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积极配合信赖基层国家单位争取合法合理协商解决问题,指挥征收工作组他们不但屡屡升级矛盾,给我家造成毁灭性的灾难更有甚西安市新城区幸福林带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管理混乱,暗箱操纵,,谋取拆迁项目在不同情况下巨大的私人利益空间,中饱私囊,以致领导亲信跳楼畏罪自杀最终副区长王晓辉被处理相关负责人被撤换调离。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和负面影响而我们家的悲惨遭遇依然继续无人问津。
    
    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破坏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和谐。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安置赔偿过程中暗箱操作、欺上瞒下,用违法方式对小区住户的家园和生活进行残害,对幸福林带建设不负责任,加大国家和政府的损失。我爱人至今无法正常生活,这对我的家庭来说也是致命的伤害。作为中国公民,个人财产和生命健康权遭到侵害时,希望法律可以有效维护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根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物权法》的规定,在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过程中,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及其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具有依法强制拆除的职权,而幸福林带指挥部在既对我房屋未进行评估的情况下,违法对我房屋进行强制非法拆除,是知法犯法的行为。最大限度保障被征收人获得国家赔偿权益,符合国家赔偿法法规。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附有监管职能责任的政府单位,司法监察,公安机关发挥他们应尽的作用,相反他们总是沦为地方、部门利益的保护伞、共谋犯甚至是幕后黑手,对平民百姓来说,这些违法乱纪行为对家庭和心理伤害之深无法衡量和弥补的,由此带来更深远的社会影响,则是动摇了国家、政府在百姓心目中的信赖基础,割裂彼此依存的共生关系,而这种损伤已经造成无可挽回的事实。
    
    维权人:王劲松
    2019-9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506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谢选骏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胡志伟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陈泱潮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
  • 谢选骏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生命禅院【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 谢选骏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曾节明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陈泱潮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李芳敏144000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大选在即 各政党竭力造势拉票
  • 退休改革僵持不下 法国大罢工进入第五天 交通继续严重受阻
  • 国际人权日80万人游行 惊曝港高法与终审法遭纵火 事态不明
  • 甘肃镇原图书馆焚书 引来怒声指责
  • 爱国港星台北演唱遭轰 传防弹衣登台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