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情局公布两岸关系密档:两岸暗通款曲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8日 转载)
    
    亚洲周刊陈之岳/中情局近日公布秘密档案显示,美国五十年代就极关注并怀疑两岸很可能暗通款曲。冷战时代,美方也密切注意中国内部动态,中情局和台湾情报机构曾多次研判毛泽东失势或死亡,但每次皆错。
     (博讯 boxun.com)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六月二十六日公布的一批秘密档案显示,该局自五十年代开始不仅密切注意中国大陆内部动态,同时亦极为关切两岸关系,特别是台湾当局有无与北京政府秘密来往或暗通款曲。中情局怀疑台北与北京很可能有接触,但在公布的密档中并未提出任何细节与证据。香港是当时中情局特工搜集大陆情报的中心,也是中情局海外工作站的大站之一,而台湾亦为中情局的重要据点。
    
    中情局密档指出,与国民党政府和蒋家有“旧关系”的人,如报人曹聚仁和桂系程思远等人皆曾向台北传话,但台湾当局并不领情。除了曹、程,以第三者身份自动向台北传话或接受北京委托向台北“暗送秋波”的举动,似乎都未奏效。蒋介石父子和副总统陈诚皆拒绝来自北京的和平讯息。
    
    中情局密档亦指出,台湾特务头子蒋经国每次都会透过中情局台北站向美方“交心”,表示他严拒了中共的统战。中情局说,蒋家非常清楚美国是台湾的“保护国”,而台湾又是西太平洋防共、堵共的一个重要基地,但台湾的安全则需美国军力来维护。蒋经国向美方转达绝不与中共接触的决心,显然是要表明其反共立场,俾让华府放心,继续援助台湾。
    
    但中情局密档透露说,蒋经国掌权以后,该局即未再接获香港第三势力人士向蒋传话或赴台活动的消息,而小蒋亦未再向美方报备台湾是否和第三势力或中共代表接触。中情局怀疑小蒋对美中(共)华沙会谈不悦,而拒绝再转告美方有关两岸接触活动。中情局表示,台湾当局“很可能与北京有接触”,但这次公布的密档未提出任何事实与证据,也许中情局在港台的活动能力已受限或退化,故未能掌握两岸接触资料。
    
    事实上,过去五十多年,海外一直盛传两岸进行过多次秘密接触,但从未获得证实。据名记者陆铿说,蒋介石于一九五六年获悉周恩来提出的两岸和谈建议后,曾指示国民党党营报纸《香港时报》社长许孝炎派人到大陆实地了解中共的意图。许氏提出三名驻港人士:前立法院长童冠贤、前立法院秘书长陈克文和立委宋宜山。蒋认可,但童冠贤婉拒,陈、宋皆同意,蒋最后挑选宋宜山。宋为湖南人(蒋的文胆皆全为湖南人),其弟宋希濂为黄埔一期,国共内战战败被俘,当时正关押在战犯管理所。
    
    蒋派宋宜山晤周恩来
    
    宋宜山于一九五七年四月自香港赴北京,抵京第二天即在东兴楼饭店与周恩来会晤,具体事项则由统战部长李维汉(亦为湖南人)负责商谈。中共提出的要点为:国共两党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台湾成为自治区,实行高度自治;台湾政务由蒋介石领导,北京不派人干涉,而国民党可派人到北京参加内阁;外国军事力量(指美军)一定要撤离台湾海峡。
    
    宋宜山返港后写了一篇一万五千字报告由许孝炎转呈蒋介石。这篇报告的最大败笔是,宋宜山过度歌颂中共,而使蒋极不高兴,大起反感,并下令宋从此不可到台湾。一九七二年,宋遭台湾以“附匪”之名撤销其立委资格。
    
    曾担任香港新华社台湾事务部长的黄文放亦认为两岸“一直有联系”,并举出三则事例:一、一九五八年八二三炮战前,毛泽东曾通过四个管道通知蒋介石,并找曹聚仁在炮战前四天通知蒋。二、八十年代北京盛传蒋经国病危,中共派人到台北打听并会晤高层人士,这位秘密“特使”亲自从台北打电话至北京报告小蒋身体欠佳,但未病危。三、八十年代中共修葺溪口蒋宅,拍成纪录片托人带给小蒋;邓小平看了纪录片后表示旁白(介绍词)太多,应予删减。小蒋看了,托人向北京表示“心领了”。
    
    一九九六年三月,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报道,一九六三年年底,周恩来曾搭乘军舰至大陆沿海一个小岛,秘密会晤蒋家父子和陈诚。陪同周恩来赴会的是当年蒋介石爱将张治中、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主任罗青长。但台湾方面认为这项说法的可信度不高,蒋身边的文武幕僚(秦孝仪、孔令晟等)皆否认此事,而陈诚于一九六三年已罹患肝癌,不可能坐船出海。
    
    中情局六月二十六日公布的密档中,显示该局曾于一九六二年四月根据情报研判毛泽东“健康情况恶化,可能很快死亡、退休或被推翻”。实际上,毛只是因“大跃进”失败而暂时销声匿迹。一九六六年,毛发动文革,使中国大陆陷入疯狂。在冷战时代,中情局和台湾情报机构曾多次预测或研判毛已死,每次皆错。
    
    中情局这次公布的密档,有关中共部分,涵盖甚广,其中包括中苏共关系、中苏共在北朝鲜的争斗、中苏共与越共、日共、缅共和印度共产党的关系;以及毛与历史唯物论、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的中共领导层、毛势力下跌(一九六二年四月,即研判毛可能很快会死)、中印边界战争、毛与文革、解放军与文革、红卫兵与造反派、毛与林彪关系等分析性的档案。全球读者皆可从中情局网络下载这批资料,中情局网址为:http://www.foia.cia.gov/cpe.asp。
    
    其实,中情局在过去二三十年已陆陆续续解密公开不少有关中国大陆、台湾内部和两岸关系的情报与分析性密档,任何人都可到马里兰大学校园附近的“国家档案与纪录馆”(NARA)去寻找、阅读和影印。这批已公开多年的档案,包括大陆变色、国府迁台、韩战、孙立人与美国关系、国府侦测大陆以及对台湾和北京政局的分析。
    
    设在华府乔治.华盛顿大学内的“国家安全档案”研究所,是一个专门研究国安的非营利民间机构,自一九九二年起,就以《资讯流通法》(FOIA)向中情局要求解密一批六、七十年代的档案,遭中情局拖延至今始予公布。不过,美国媒体注意的是号称中情局“传家珠宝”(family jewels)的一些非法活动的密档,这些档案包括中情局收买黑手党企图暗杀(以毒药)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窃听和跟踪记者、搜集反越战分子资料等。在字典上,传家珠宝的另一定义是指中情局所从事的一些非法勾当的“家丑”。
    
    前中情局局长杰姆斯.施勒辛格于一九七三年获悉中情局退休特工参与尼克逊白宫的一些非法活动(即水门事件先声)后,极为愤怒,即下令中情局调查内部过去所作的一些脏事和坏事。而由该局高干(后升局长)威廉.柯比负责起草这些脏事和坏事的文件,这批文件即是六月二十六日公布的密档中的一部分。
    
    就在中情局公布密档前,联邦调查局(FBI)亦公布了一批多达四十万页的密档,这批档案是联调局从一九四零至一九七五年侦查纽约“全国律师工会”的纪录,这个自由派倾向的工会与劳工组织关系密切。患严重恐共病的前联调局局长胡佛(J. Edgar Hoover)认为该工会可能是共党外围组织,故下令加以严密监视。
    
    今年七月四日,恰逢美国二百三十一年国庆,在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上签字的开国先贤绝不会想到日后的美国竟会变成一个特工横行、蹂躏人权以及不断在海外进行颠覆与暗杀的末流国家!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