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朝鲜炮艇多次越界抓扣中国渔民 丹东公司帮收赎金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7日 转载)
    
    朝鲜炮艇多次越界抓扣中国渔民 丹东公司帮收赎金


    5月23日,在丹东东港附近的鸭绿江支流处,不少渔船都悬挂了中国与朝鲜的两国国旗。京华时报记者王苡萱摄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邻近东经124度的黄海海域频繁发生中国渔船被朝鲜方面扣押的事件。中国渔民广泛认为,该经度是中朝在黄海海域的边界线,但却无法在公开文件中查到。
    
      在这片“灰色”的海域上,每年春、秋两季的捕捞季节,中国渔民撒网捕鱼之时,又面临被架着机枪的朝鲜巡逻艇“劫持”的危险。
    
      结局不都那么美好
    
      5月21日凌晨,大连渔船“辽普渔25222”驶离朝鲜海域,16名船员结束超过15天的扣押,重回海上作业。而恰好在一年前,也就是去年5月21日的下午,在大连市大李家军港,3艘被朝鲜扣押的渔船停靠码头,28名船员带着伤痛和屈辱登岸。
    
      这两起事件均通过微博披露得以解决,往事似乎是在重演。
    
      但据京华时报记者调查,仅发生在今年的中国渔船被朝方扣押事件就至少还有两起,最后均以交“罚金”了结,事主虽有报警,但官方并未公开案件的经过和调查结果。
    
      未公开的海上劫案
    
      这是一起未公开的海上“绑架案”。时间是5月2日,地点在东经123度54分,北纬38度15分的黄海海域。
    
      早上7点左右,木船“辽丹渔25395”正在起网,船主兼船长于明龙突然吃惊地看到,一艘开足马力的“高丽艇”(当地渔民对朝鲜巡逻艇的称谓)劈波斩浪,直奔他的船而来。
    
      附近还有五六条结伴作业的渔船,见状都向西疾驰。于明龙的船只有300马力,跑不过巡逻艇。在123度53分的位置,尾部架着两挺机枪的“高丽艇”逼停了木船。巡逻艇上共有13人,两名手持半自动步枪的军人率先登船,另一些人手持一米长的大棒紧随。
    
      “朝鲜人上来就是拳打脚踢,他们把6名船员赶进小舱,把盖子盖上。”怕挨打的于明龙跳了海,后被朝鲜人拎上了巡逻艇。
    
      当中国海警的巡逻艇赶到事发海域时,已是在4个多小时后。于明龙的船过了东经124度,后来停靠在朝鲜的椒岛。
    
      接下来的几天,于明龙被逼着写口供。“他们让我写,是在东经124度00分抓到的我。我没写,我说‘我根本没越界,是你错了’。他们就打我的头。”最后,于明龙同意签在123度59分被抓。
    
      签字之后,朝方翻译告诉于明龙,要罚款20万元人民币,于明龙拒绝出钱,对方讨价还价,从18万元谈到16万元和15万元。
    
      5月5日下午2点左右,一条中国渔船带着于明龙家委托的15万元“罚金”来到朝鲜海域。收到赎金之后,朝方释放了于明龙和他的船员。
    
    被劫事件密集上演
    
      在邻近东经124度的黄海海域,于明龙的遭遇在中国船主身上密集上演。
    
      去年5月8日凌晨,大连船主张德昌、孙财辉等人的3艘渔船在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捕鱼时被不明身份的朝鲜武装人员控制,3艘船连同船上的28名船员被扣,朝方索要每艘船40万元的赎金,并威胁限期不交就把船“处理掉”。
    
      张德昌不肯吃哑巴亏。他连同其他两位船主,先后联系大连和沈阳的媒体,但“没人敢管。”扣船后第九天的上午,张德昌在微博上披露此事,舆论哗然。此后,中国官方向朝方交涉。5月21日,3艘船脱险归国。
    
      在于明龙遭劫前10天,即今年4月22日早上5点,丹东的渔船“丹渔捕3059”在北纬38度24分、东经123度53分作业时,也遭遇朝鲜巡逻艇。
    
      “丹渔捕3059”船主柳福春说,他的船被带到朝鲜的席岛上,此地距设有朝鲜西海舰队司令部的南浦市不远。他的船上存有卖蟹的21.5万元现金,被朝方搜刮一空。4月23日,一名朝方官员告知柳福春,因越界要罚他12万。最终,柳福春被迫在越界承认书上签字,朝方拒绝归还多“罚”的9.5万元。
    
      于明龙获释的5月5日当天晚上11点多,大连船主于学君和他的“辽普渔25222”失去联系。消失之前一个小时,这艘船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3分、北纬38度18分。
    
      事后,“辽普渔25222”被证实遭朝方扣押。对方起初索取120万赎金,后降到60万元。
    
      □揭秘
    
      赎船引出的神秘公司
    
      在同一片海域上生存,这些倒霉的船主命运原本就有交集。在成为难友之前,他们有的相互磕碰过,有的则是熟识的好友。
    
      于明龙记得,5月1日,他遭遇“高丽艇”的前一天,于学君的船用拖网捕鱼时,挂起他下在海底捕蟹的钉子网,他开船追赶对方,没追上。
    
      而于学君则与大连船主张德昌、孙财辉等人是老朋友。发微博之举,即是后者的建议。他效仿张德昌,将扣船的遭遇披露在微博上,最终引发中国外交部门向朝方交涉。3天后的5月21日凌晨,朝方释放“辽普渔25222”,一船16人脱险。
    
      利用社交媒体影响舆论,张德昌、于学君等人在拒交赎金的前提下,人船安全获释。这一结果令于明龙艳羡,但对亲历者而言,却是万般无奈的选择。
    
      张德昌回忆,去年,朝方向3位船主提供了一个手机号,要求将赎金打给对方。这个手机号是丹东的,但到后来,张德昌等人未能联系上对方,号码也变成空号。
    
      对于其中详情,张德昌三缄其口,知情者却道出一些曲折。据透露,张德昌等人当时赶到丹东,寻找与朝鲜军方相熟者做中间人调解,但对方并不肯帮忙。知情者指出,对方的身份即是“帮艇”公司老板。
    
    劫案背后的帮艇江湖
    
      “帮艇”,系丹东境内的俗语:帮的本意是傍,艇则指的是朝鲜的巡逻艇。从事渔业30多年的于明龙告诉记者,20多年前,丹东渔民会去朝鲜海域偷渔。到了10多年前,为朝方代理“帮艇”生意的中间人出现,去朝鲜海域打一天渔,要向“帮艇”老板交两三百元。
    
      随着中国海域渔业资源的枯竭,到朝鲜海域打鱼的“帮艇”渔民渐多。按月、按季度代理已成为主流,其价格也水涨船高,捕一次为2500元左右,一张月票价格为5万至6万元,一张季票则高达25万元左右。“有年春季,一个老板搞竞争,价格杠到了28万元。”于明龙说,如果运气好,一个月能赚二三十万。
    
      东港当地人介绍,目前成规模的帮艇公司有3家,分别为朝方代理不同的海域。其中两家独大,一个叫宋老六,另一人叫杨传革,各代理数百条渔船。据介绍,一个叫老森保的人曾是帮艇老板,颇有势力,但去年收钱之后,意外无法获得代理,不但遭讨债者追逐,其旗下的客户也流向宋、杨二人。
    
      “帮艇”虽有风险,但也不是想“帮”就能“帮”的。“名额有限,想帮还得托关系打点,”于明龙说,他今年就没帮上。
    
      5月23日,京华时报记者在东港市的多个码头看到,有的渔船只挂中国国旗,有的则同时插上朝鲜国旗。据介绍,挂朝鲜旗的即属“帮艇”,船主持有专门的许可证,可以跨越东经124度,进入朝鲜海域的特定区域作业,在遇到巡逻艇盘查时出示证件即过关。
    
      帮艇公司获官方认可
    
      实际上,“帮艇”公司早被官方认可。2010年4月,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与朝鲜共同捕捞协会签署《朝鲜东部海域捕捞合作协议》。“帮艇”公司实为“中朝海上联合捕捞项目”的参与者。
    
      环球时报的报道称,此次船只被扣的椒岛,是朝鲜西部较大的岛屿,岛上的驻军“在朝鲜有相当的分量”。多名遭过劫的船主讲述,编号为189的朝鲜巡逻艇,曾多次扣押中国渔船。坊间传闻,189艇是中国的退役艇,系帮艇公司向扣船者提供。
    
      于明龙告诉记者,其船只被朝方扣押后,家属托人找过“帮艇”公司,试图私下和解,但遭到“帮艇”老板的拒绝,理由是他们“报了官”。
    
      于学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朝方曾要求他联系丹东一家公司,向其支付费用,才能释放船只和船员。但他强调,他不清楚该公司的名字,因为拒绝交钱,对方也没有给出账号。
    
      于明龙告诉记者,他交赎金的方式,即是委托认识的“帮艇”船主,带钱进入朝鲜海域,交给接头的朝鲜人。
    
    □聚焦
    
      海上边界到底在哪
    
      悬在船主们心头难解的是海界线问题。大连船主孙财辉的办公室里,墙上悬挂着一张渔业作业地图。孙财辉说,他每次出海前,他都要向船长强调,东经124度以东是禁区。
    
      然而,这条分界线的存在却疑云重重。据南方周末报道,多名研究中朝关系的学者表示,在目前公开的官方文件中,找不到中国与朝鲜海上的边界,在以往公开的边界谈判记录中,也有部分边界坐标点没有公开。哪里是朝鲜的专属经济区,哪里是中朝渔民共同分享海洋资源的海域,这些都不为民间所知。
    
      柳福春向记者回忆,他参加过1990年代丹东官方组织的渔民教育大会,边防人员强调:中朝海洋边界线在东经124度00分。但此次被扣期间,柳福春以“东经124度是中朝海洋分界线”为由反驳朝鲜官员时,对方居然称,“东经123度22分”才是分界线。
    
      频繁发生的扣船事件显示出朝方咄咄逼人的态势:扣船地点从东经123度59分,逐渐向53分甚至离中国更近的海域“进逼”。
    
      柳福春告诉京华时报记者,船被扣时,他的GPS定位仪一直没关过,脱险回国后,他把定位仪交给边防派出所。“但直到现在调查结果也没出来。希望官方尽快出一个说法,我到底有没有越界。”
    
      在吃过大亏之后,孙财辉的渔船最远行驶到东经123度40分,再也不敢向东前行。“政府应该管管这件事,阻止朝鲜的巡逻艇过界。不加大力度,这个事永远不会结束,每年重演一次。”他说。 (博讯 boxun.com)
352288017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为朝鲜战争付出的代价
·汉武帝平定朝鲜叛乱惨胜 最终导致领土变属国 (图)
·中越战争内情:惨烈度直逼朝鲜战争
·真实的朝鲜:人均GDP曾超过中国和韩国
·毛岸英请缨赴朝鲜参战 毛泽东:他不去谁去! (图)
·朝鲜战争的真相:谁挑起的?后果如何?
·文革期间中朝危机:朝鲜曾向中国索要大半个东北 (图)
·傅作义所部开赴朝鲜后主要工作是什么?并非作战 (图)
·毛泽东的无奈:苏联朝鲜非打韩国 有什么办法 (图)
·图说历史 牛X朝鲜 (图)
·志愿军排长污辱朝鲜妇女险被枪毙 金日成为其求情 (图)
·林彪:为救朝鲜打烂五亿人口的中国不值得 (图)
·台湾学者:中共派傅作义的部队到朝鲜 等于当炮灰
·真实的历史:中国是朝鲜战争最大的失败者
·朝鲜战争中毛泽东设想的最坏局面是什么?
·彭德怀质疑金日成:朝鲜战争究竟是谁发动的?
·金正日1978年派人将韩国女影星迷晕后绑架至朝鲜
·朝鲜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苏联要一个出海口 (图)
·朝鲜战争中38军最神秘军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图)
·中国渔民被朝鲜扣押事件:统统打啦!
·朝鲜谴责美国将朝鲜定为宗教自由特别忧虑国
·中方要求朝鲜就扣船事件作出说明 确保不再发生
·1艘大连渔船5日被朝鲜抓扣 中方促尽快放人 (图)
·朝鲜饥荒蔓延至平壤 军队被迫开仓放粮
·快没事了 中国恢复陆路赴朝鲜旅游线路
·中国银行宣布断绝与朝鲜外贸银行业务往来
·国防部拒回应战时是否军事援助朝鲜
·中国国防部拒绝回应若发生战争是否会军援朝鲜 (图)
·中国在3月份已经恢复向朝鲜出口原油 (图)
·韩媒:中国人开始把朝鲜挤出城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朝鲜、南海问题等问答
·视频:沈志华揭秘“朝鲜战争的起源--毛泽东、斯大林与金日成之间的是是非非” (图)
·英媒:中国违反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
·朝鲜溃败 解放军要再次越过鸭绿江? (图)
·李克强:在朝鲜半岛挑事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脚
·中美同意共同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 (图)
·朝鲜半岛局势恶化 39集团军部署丹东 二炮出动 四大军区警报拉响 (图)
·纽约时报:中国内忧禽流感,外患是朝鲜
·维权网”声明:广州当局应立即释放抗议朝鲜核爆污染的维权公民
·姜力钧:要求朝鲜无条件取消核试爆的公开抗议书
·看了朝鲜挂历上的法定节假日,我惊呆了
·汉奸家庭组合:儿装作亲朝鲜,媳孙移民美国!
·朝鲜另觅强势保护的弦外之音/上海闸北区寃民杜阳明
·朝鲜战争”:从“谎言”走向“谎言”
·朝鲜进入恐怖时代
·就应该将朝鲜逼到墙角
·不得不说,朝鲜真不要脸
·揭穿朝鲜所谓免费医疗的天大笑话
·唾弃朝鲜,我们会失去什么?
·如果韩国一夜之间干掉朝鲜,我鼓掌庆贺/周丕东
·只能这样比喻,金氏三代的朝鲜
·站在朝鲜强盛的门槛上,小金真牛
·东西邻国 朝鲜不丹
· 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朝鲜射杀中国居民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巩胜利 (图)
·中国网络发出激烈批评 逼政府对朝鲜强硬
·中国给了朝鲜多少经济援助?
·朝鲜连续试射导弹 针对目标恐是中国
·朝鲜局势是可预测的/毕研韬
·朝鲜半岛无核化,如梦幻泡影/何岸泉
·朝鲜困坐愁城 中国苦口婆心
·朝鲜激进行为的另一种解释/大宗师
·每当朝鲜惹出麻烦 美国就开始责备中国 (图)
·朝鲜现在的局面是中共和朝鲜合演的心理战
·解龙将军:北朝鲜正在充当远东的塞尔维亚
· 西诺新唱:金三胖恐吓不成,朝鲜《鸡飞蛋消》/视频
·专家: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的几率是70%-80%
·世界上最蔑视中共的是朝鲜/纽约新闻评论员
·中国网民呼吁B-2轰炸机尽快摧毁朝鲜核设施
·朝鲜篮球外交?一个巴掌拍不响
·中共党校学者:中国应该放弃朝鲜
·朝鲜核爆1000公里污染圈生存工程
·中共在朝鲜核试上卖什么葫芦药?/黄鹤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