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5177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甘肃某地的人吃人的记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6日 转载)
    风中乱发(@GjfQVUntkFFGLIn)
    偶然从故纸堆中翻出了一份当年闹粮荒时甘肃某地的人吃人记录🙁很难想象这种大规模,群体性的失序行为居然离我们只有区区的五十几年左右
    甘肃某地的人吃人的记录

(博讯 boxun.com)
5914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于广西文革中的杀人吃人事件 (图)
·不反思文革,中国又要人吃人
·不反思文革,中国又要人吃人——宋永毅再谈文革广西人吃人 (图)
·人变成了兽——宋永毅谈文革期间广西人吃人 (图)
·刘少奇对毛泽东说的话:依娃用书应验——明鏡出版《寻找人吃人见证》
·1936年饥荒“人吃人”活人肉比死人贵两倍多 (图)
·依娃:大饥荒三部曲之三《寻找人吃人见证》自序 (图)
·1936年四川大饥荒人吃人:有人家中发现63具头骨 (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墓碑》下的人吃人 (图)
·为了毛主席的理想人吃人 川东三年“灾害”纪实
·小平头:广西文革人吃人事件揭密-文革秘档揭密之五
·“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我母亲所亲历的河南信阳大饥荒/张大军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图)
·在人吃人的岁月里/ 张宗銘
·补发 在人吃人的岁月里/ 张宗銘
·张宗銘:《在人吃人的岁月里》
·赵晓/遗憾:中国,如何摆脱“人吃人”的历史恶运?
·现今中国是人吃人的社会(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 四川官员自缢身亡,所患的为何不是“抑郁症”?
  • 姚谷六仙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 姚谷六仙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 续写被腰斩的伤痕文学
  •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 「曹長青現象」給自由台灣造成傷害的第一點
  •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 生命禅院人类遏制气候恶化的唯一途径/雪峰
  • 藏人主张「世界上哪有不涉及到政治的經濟?
  • 谢选骏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 陈泱潮儘管2018年僅只才有40天,警醒者還是殷切期待!
  • 谢选骏“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 李芳敏144000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 中国战略分析吴思:文革——超极权体制的建构(转载文章)
  • 邱国权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 谢选骏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 金光鸿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
  • 独往独来董狐:喜贱评的19个伟大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0)--刷新吏治,變法圖
  • 曾节明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 不才“核弹爆料”炸了谁?
  • 陈泱潮《末世宣言》之16:習核心的頑固性與可變性
  • 谢选骏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论坛最新文章:
  • 写《攻占》同性爱遭判10年 网呼太重了
  • 俞敏洪道歉了 中国女性仍可能不会原谅
  • 勃艮第伯恩救济院的葡萄酒慈善拍卖会
  • 美媒: 习近平外交攻势受挫骑虎难下
  • 分析指贸易战可休兵但知识产权与国安中美要斗到底
  • 十字架报:北京在香港扼杀言论自由
  • 活在新德里雾霾减寿10年 北京呢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 诺奖改革拟延请外部文学专家参与评审
  • 中美口水战凸显两国全方位争霸竟斗
  • 温家宝看望阎明复网照引高层六四脱敏猜测
  • 强奸案阴影刘强东隐释放权退意
  • 澳指控中国新一波网攻来势汹汹锁定高科技
  • 习近平出席二十国峰会前夕走访西班牙
  • 中共政治局常委罕见全体调研经济示警讯
  • 杜特尔特大力笼络习近平 舆情警告别打错了算盘
  • 习近平首访菲 菲人多忧总统售权美航母疑周边震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